首页 >> 社科评论
市场在升级,创作力量准备好了吗? ——戏剧2017年大盘点
2018年01月04日 10:28 来源:北京日报 2018年01月04日 作者:奚牧凉 字号

内容摘要:2017年,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这一年的中国戏剧作品中,诚然还有令人感觉索然无味不忍卒睹者行走于世,但也有若干仿若拨云见日出类拔萃者,给中国戏剧带来希望。

关键词:戏剧;盘点;市场

作者简介:

  在“新陈代谢”的十字路口

  2017年,是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这一年的中国戏剧作品中,诚然还有令人感觉索然无味不忍卒睹者行走于世,但也有若干仿若拨云见日出类拔萃者,给中国戏剧带来希望。

  李六乙、田沁鑫、孟京辉等几位中国戏剧的资深导演,虽然偏好、追求各异,他们的创作于2017年并未裹足不前。两部李六乙导演作品《李尔王》《茶馆》北京演出后虽褒贬不一,但李六乙将其近年具有当代艺术气息的舞台审美再次带入两剧中,尤其是四川话版《茶馆》于体制内戏剧院团别开生面地实现了排演这部经典的现代尝试,相当值得肯定。先后在北京上演的田沁鑫导演作品《聆听弘一》《狂飙》,皆以民国时期风云人物为主题,跳入跳出的文献剧色彩浓郁,不仅新媒体手段运用自如,而且情感立意表达诚恳,为田沁鑫继《北京法源寺》后奠定了成熟的个人风格。完成北京首演的孟京辉导演作品《九又二分之一爱情》《蛋》虽然并未企及他的既往代表作,其2016年底、2017年初于国话首演的《临川四梦》也遭遇两极评价,但该剧的迷幻风格既扣合了“临川四梦”的内里主旨,又突破了孟京辉的风格边界,仍是一次不容小觑的创作。虽然中国戏剧的这些“名导”近年的创作进步不乏曲折,但至少在2017年,他们仍走在中国戏剧界融合中外戏剧传统、创建个人戏剧美学的征程前列。

  “中生代”戏剧导演们不少脱颖而出于本世纪初年,经过十余年的创作成长,如今已要面对是否当得起“中国戏剧中坚一代”的挑战。聚焦他们2017年的新作,可见两种发展方向:或是获得了走向更大平台的机会,如赵淼于国话导演了大剧场音乐剧《你若离开,我便浪迹天涯……》,黄盈导演的《断金》由张国立、王刚、张铁林主演,导演顾雷则操刀了商业爱情轻喜剧《结伴关系》……上述作品,笔者感觉差强人意;或是继续前行在自己近年的戏剧实验道路之上,如王翀以中学生为主的非职业演员阵容于校园排演了《茶馆2.0》,陈明昊导演了“后戏剧剧场”式的新作《卡拉OK猪》,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教授李亦男于中戏宏福校区导演了文献剧《水浒》(彭涛教授任编剧指导)……上述作品,或观众极为有限,或在观众中引发了争议。但恰是后者这种发展方向的作品,可喜地展现出“中生代”导演在长期或主动或被动浸淫于外国戏剧思潮与作品后,“外功”化为“内功”,已具备了自己创作一部表达、手法皆相对独立完整的作品的能力。《茶馆2.0》将老舍的经典原著、北京人艺对原著的经典排演与中学生对原作的学习模仿、中学生活对原作的戏仿解构熔于一炉,制造出一个意指复杂的“后戏剧剧场”表意体系,既别开生面又耐人寻味。《卡拉OK猪》采用演员自白、即兴游戏、象征性舞美等一系列“后戏剧剧场”创作方法,恣肆而率性地破拆舞台幻觉、重构戏剧真实,以此带领观众直面与重审个人价值、生老病死等人生的严肃议题。李亦男导演以近年致力的文献剧创作方法将《水浒传》作为文献进行大胆重组与诠释,时古时今的文献构作成果引人遐思,而中戏本科生在其校园演出,又将校园的“拙”与社会的“精”呈现出发人深省的互照。

  北京人艺排演了《大讼师》《关汉卿》《结婚进行曲》《家丑外扬》,国话排演了《人民的名义》《青春禁忌游戏》(复排)、《兰陵王》《陶里街二十三号》,度过了表现温吞的2017年。北京人艺该年最引发媒体关注的新闻,倒是明星出演的《茶馆》《窝头会馆》引发长队购票。艺术性值得记录一笔的,有罗怀臻编剧、王晓鹰导演的《兰陵王》——将戏曲与傩戏表演引入现代舞台,对中国传统性别伦理进行现代重审,延续了王晓鹰近年“中国式舞台意象的现代表达”的探索。相比之下,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改编自曹文轩同名小说的新作《山羊不吃天堂草》(冯俐编剧、查明哲总导演、毛尔南导演),将社会反思的目光投向进城务工少年的成长问题,堪称戏剧院团2017年的一例难得惊喜。先后携《商鞅》《大清相国》《家客》等共13部作品赴京演出的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让北京戏剧观众一览其22年来戏剧生产风格各异、雅俗共赏的面貌,给北京戏剧市场吹来难得的清新之风,展现出同为体制内戏剧院团的别样“生境”。

  2017年,蒋雯丽主演的《明年此时》、陈数主演的《海上夫人》、赵立新导演并与金星共同主演的《父亲》、易中天编剧的《模范监狱》、张艺谋导演的《对话·寓言2047》等作品,因其中明星的加盟而受到行业内外的特别关注。虽然这类“跨界创作”的专业水准有些可再做精进,但至少皆可窥见创作者的认真态度。可以盼望2018年乃至未来的明星加盟剧目能进一步减少“偶发性”,与中国戏剧既有的成熟创作脉络接轨。

  中国戏剧2017年的最大隐忧,仍是“新生代”导演梯队补位乏力。诚然,他们之中如导演丁一滕、庄一等人,也奉上了《醉梦诗仙》《风尘三侠》等新作,其不拘一格的手法、敢想敢言的态度宣告了青年戏剧创作者的诚恳与锐气;本届乌镇戏剧节的青年竞演单元,青年戏剧创作者的《花吃了那女孩》《月潮》《徐娘梦》《离家出走》等作品,也闪现出或独辟蹊径或精雕细琢的亮眼之处。但整体而言,无论形式还是内容,依旧未见可谓“石破天惊”的推陈出新,青年戏剧创作者如何能比“见怪不怪”的中国戏剧观众“先行一步”,用青春的自由来创造可能,而非因年少稚嫩而屈身保守,是中国戏剧在2018年乃至未来仍需面对的重大挑战。

  一直被论者高度关注的中国戏剧文本原创乏力问题,在2017年倒是亦悲亦喜。李静编剧、易立明导演的《秦国喜剧》延续了李静前作《大先生》借古思今的一度创作定位,剧中秦国人物的现代词句充满思辨,而易立明以三段戏中戏为亮点的二度创作又承接了他前作《帝国专列》的荒诞不经,使整部作品好玩好看。李宝群编剧、王垠导演的《两只蚂蚁在路上》则通过聚焦一对离异后的出租车司机夫妇的酸甜苦辣,品评世间之冷暖,赞颂凡人之可亲,有生活、明是非,看罢令人起敬。

  历经跌宕的中国戏剧行至2017年,已经走到了“新陈代谢”的十字路口。面对东西、新老戏剧观念的纷繁碰撞,中国戏剧创作者需要在吸纳、反思、取舍、创造后,从陈陈相因或照猫画虎的窠臼中跳出,确立自我的戏剧创作观念与方法。上述的一些作品,为我们提供了喜人的可能性,它们展现出独到而强烈的“作者”意识,可以感到创作者对于未来的创作有清晰而进取的目标,其作品有望为中国戏剧更专业、多元、创新的未来添砖加瓦。那些品质粗糙、风格雷同的中国戏剧作品,那些在创作上缺乏自我控制与规划的中国戏剧创作者,在2018年乃至未来,会越来越在日趋激烈的中国戏剧市场竞争中难以立足,最终被观众抛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杨美虹)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