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项目成果
明清江南民俗中的泛戏剧现象
2017年12月05日 09: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孟明娟 字号

内容摘要:泛戏剧是包含纯戏剧中某些元素的一种“戏剧”形态,可以分为歌舞、假面表演、说唱等类型,其各形态之间相互影响和融合,渐渐产生纯戏剧的艺术形式。戏剧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泛戏剧先于戏剧产生,且在戏剧产生之中和之后仍然广泛存在,具有丰富多彩的艺术样态,反映了百姓民俗生活一个重要侧面。泛戏剧不仅承应了人们特定的民俗诉求,同时还为戏剧生长提供了温床,江南诸多戏剧都孕育产生于泛戏剧之中。江南民俗中的泛戏剧现象长期存在于民间,它不仅是江南民俗中特殊的戏剧形态,还对传承民俗文化、丰富戏剧形式、促进戏剧成长具有深远的意义。有学者认为,当今世界已经步入了泛戏剧时代,在各个领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泛戏剧现象,泛戏剧在戏剧之前、之中、之后都不会因为纯戏剧衰落而逊色。

关键词:戏剧;民俗;江南;童子;演出;礼俗;艺术;表演;孕育;道士

作者简介:

  艺术产生于民间,戏剧艺术也是如此。在戏剧产生之前存在泛戏剧样态。“泛戏剧”是相对于“纯戏剧”而言的一个概念。纯戏剧是对泛戏剧的复合和提纯,是一种融唱、念、做、打等诸般技艺于一体的成熟艺术形态,即王国维所谓的“谓以歌舞演故事也”。泛戏剧是包含纯戏剧中某些元素的一种“戏剧”形态,可以分为歌舞、假面表演、说唱等类型,其各形态之间相互影响和融合,渐渐产生纯戏剧的艺术形式。戏剧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泛戏剧先于戏剧产生,且在戏剧产生之中和之后仍然广泛存在,具有丰富多彩的艺术样态,反映了百姓民俗生活一个重要侧面。

  泛戏剧根植于民间,是民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演进中,民俗与泛戏剧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同根同源,互动互进。江南民俗丰富多彩,涉及经济、社会、信仰、游艺等各个方面,在各种民俗活动中普遍存在泛戏剧现象,有以表演、装扮见长的驱傩、台阁、童子做会等,有以偏重说唱的弄参军、落地神书、门叹词等,有以舞蹈为主的跳灶王、跳乌龟、舞狮子、跑旱船等,泛戏剧现象在民俗活动中具有旺盛的生命力。

  江南节日习俗名目繁多,其中也融入了多种泛戏剧样态。杭州地区春祈秋报民俗由来已久,明代张瀚在《松窗梦语》记载:“杭人增设迎春之仪,集优俳诸人,饰以冠带,被服乘马,效古人云台诸将、瀛州学士之类,多至数十队。又令倡妓绚装环佩,童子衣被锦绮,令坐台阁中。又制彩亭数十,罗列市肆诸物,备极繁华。……至秋,霜降祀五纛之神,先期亦罗列将卒,盛陈兵器,如行师队伍,旗帜剑戟,精光蔽天,而金鼓铙角,喧填盈耳。杭人亦聚观之,以为盛事。”其中俳优、倡妓、童子装扮绮丽,整个场景富丽堂皇、热闹繁华。类似的情形在江南很多地区的端午、中秋、元宵、春节等各个节日里也同样异彩纷呈。按月演剧也是一种习俗。在浙江余姚地区,正月有灯头戏,二月有芦城庙庙会观音戏,三月有东岳巡游庙会戏,四月演出“甲戏”,五月是关帝神庙会戏,六月是龙王戏,七月演昏戏(即《目莲戏》),八月潮汛之时,搭河台演戏祭海神,九月迎城隍演出,十月山庙演庙会戏。冬至以后,天气寒冷,演剧活动移至室内,故而名曰堂戏,这些演出中都融入了各种泛戏剧样态。

  江南地区重视人生礼俗,在生辰、结婚、丧葬等礼俗中,伴随着丰富多彩的泛戏剧现象。在孩子出生三天有“洗三”仪式,唱《洗三歌》,满月要办满月酒,还会演戏庆贺,给孩子剃胎发要唱《孩子满月理发歌》。尤为盛大的是所谓“关煞”,有百日关、四季关、阎王关、五鬼关等三十六关,各关都有煞神镇守,所以要给孩子“度关”,度关仪式一般由道士主持,分为“文做”和“武做”。在寿辰、丧葬习俗中,往往要请童子做会。童子可为病人“审替”、为老人“添寿”、为死者“度关”,其间融合了说、唱、演等技艺。在结婚礼俗中,除了伴随锣鼓、舞蹈、祝歌等形式,在江南吴方言区还有宣卷“做会”,其间有磐铃、木鱼等乐器伴奏,演唱卷本为《观音得道》《目莲报母》等,宣卷将说唱和宗教故事融入民间礼俗。此外,人们在种植、建房、畜牧、经商、宴集等重要活动中,也常常伴有泛戏剧形态。

  江南民俗中广泛存在着形式多样的泛戏剧现象,民俗的传承和泛戏剧现象相得益彰。民俗为泛戏剧提供了生长的土壤,泛戏剧根植于民俗中,承载着人们各种民俗事项的诉求。民俗事象与泛戏剧形态形影相随。泛戏剧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与其特性有关。

  其一,简便易行,具有高度的灵活性。泛戏剧演出空间随意,无需固定程式,它可以打破时间、空间、演员、道具、装扮、台本等的束缚。从时间上看,泛戏剧的演出频繁、随意,不受时间长短的限制,其开始和结束都无统一的标准;从地点上看,泛戏剧演出场地非常宽阔,神庙草台、街道、船头、河滩、打谷场、民宅等都是“舞台”;从“演员”看,农民、道士、巫觋、乞丐、童子、神歌手等都在其中,表演者服装、装扮也没有固定规制;从道具看,没有固定要求,除了锣鼓、磐铃、木鱼等外,竹节、瓦块、瓮罐等随手拈来,都可以作为伴奏乐器。

  其二,关切现实,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神灵信仰、岁时节日、人生礼俗、社会生产等都是百姓日常之事,泛戏剧的表演内容就地取材,都是身边的社会万象,剧中人物也是你、我、他,故事所处的环境都是无人不知的寺庙观庵、老街古巷、园林茶馆。比如苏州滩簧“马上膏”的开场唱词“一条长街数千家,两旁店铺作生涯。三鲜大面汤鲜洁,四时小菜酱姜瓜。五香腊味酱蹄肉,六陈行内粜小麦。七星炉,烹好茶,八鲜摊上卖鱼虾。九制半夏能润气,十全大补膏子药”,涉及了百姓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鲜活生动。滩簧作为泛戏剧的一种艺术形态,将人们的日常生活融于其中,观众倍感亲切。

  其三,丰富精彩,符合群众审美情趣。泛戏剧的特性与大众审美情趣完美契合,其形制粗糙的“演出”中容纳了五花八门、繁复奇巧的诸多技艺,符合群众的审美情趣和道德立场,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如“上童子”仪式中的上刀山、捞油锅、走钢丝、钻火圈、接飞铙、石碌压身、接圣刀等惊心动魄的表演,以及童子时而挥刀高叫,时而清唱细语,时而欢腾打闹、手舞足蹈,其情状亦癫亦狂,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感染力。有的泛戏剧常常能引起轰动,如目莲戏的《男吊》《女吊》《招五方恶鬼》《刘氏逃棚》等,其赶鬼、打鬼的驱傩仪式几乎让人们为之“疯狂”。不仅如此,人们还常常自编自演,在村与村之间进行娱乐竞技,如江苏太仓的荡湖船、龙灯、高跷、舞狮等表演。

  泛戏剧不仅承应了人们特定的民俗诉求,同时还为戏剧生长提供了温床,江南诸多戏剧都孕育产生于泛戏剧之中。比如“落地神书”孕育了越剧,“门叹词”孕育了淮剧,驱傩活动孕育了傩戏,“童子会”孕育了童子戏、通剧,滩簧更是如此,孕育了锡剧、苏剧、沪剧、杭剧、姚剧、甬剧等,为江南多种戏剧剧种的衍生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江南民俗中的泛戏剧现象长期存在于民间,它不仅是江南民俗中特殊的戏剧形态,还对传承民俗文化、丰富戏剧形式、促进戏剧成长具有深远的意义。有学者认为,当今世界已经步入了泛戏剧时代,在各个领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泛戏剧现象,泛戏剧在戏剧之前、之中、之后都不会因为纯戏剧衰落而逊色,相反,它会因为时代的发展呈现出异样的光彩。

 

  (本文系江苏省普通高校研究生科研创新计划项目“江南民俗与戏曲”(KYLX16_0082)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苏州大学文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