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现代文学
弥足珍贵的研究史料 一一读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
2016年10月31日 09:43 来源:文汇报 作者:唐宝民 字号

内容摘要:许寿裳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教育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鲁迅的朋友,自日本留学时起,两人有过长达三十五年的友谊,“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情同骨肉。鲁迅去世后,许寿裳撰写了多篇回忆鲁迅的文章,因为对鲁迅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和感情。这本《亡友鲁迅印象记》就是由许寿裳的部分回忆文章结集而成的。”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出,许寿裳是最能理解鲁迅的朋友之一,他对鲁迅的评价,往往能深入到精神层面:“鲁迅是大仁,他最能够感到别人的精神上的痛苦,尤其能够感到暗暗的死者的惨苦”。”在本书中,许寿裳用很多笔墨记述了他与鲁迅的友谊:1909年 4月,许寿裳归国,到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担任了教务长,在他临回国前,鲁迅托他在国内帮着介绍一份工作,说是因为周作人结了婚、生活费用增多,不得不停止研究回国工作以资助。

关键词:鲁迅;寿裳;章太炎;文学;回忆;辫子;印象;日本留学;去世;研究

作者简介:

  许寿裳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教育家,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鲁迅的朋友,自日本留学时起,两人有过长达三十五年的友谊,“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情同骨肉。鲁迅去世后,许寿裳撰写了多篇回忆鲁迅的文章,因为对鲁迅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和感情,所以,这些文章资料翔实、文笔生动,成为珍贵的鲁迅研究史料。这本《亡友鲁迅印象记》 就是由许寿裳的部分回忆文章结集而成的。

  许寿裳是1902年秋到日本留学的,那个时候,鲁迅也在日本留学,两人在同一所学校,因此便相识了。鲁迅给许寿裳留下的第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就是剪辫子。据许寿裳回忆,鲁迅是江南班中第一个剪辫子的人。那一天,鲁迅把辫子剪掉后,就来到许寿裳的自修室,脸上现出喜悦的表情,许寿裳说:“啊,壁垒一新!”两人便相对大笑。许寿裳评论说:“鲁迅对于辫子,受尽痛苦,真是深恶痛绝之,他的著作里可以引证的地方很多,记得《呐喊》便有一篇《头发的故事》,说头发是我们中国人的宝贝和冤家……”对于鲁迅,许寿裳很早就开始欣赏和敬佩。有一段时期,许寿裳接编《浙江潮》杂志,便向鲁迅约稿,鲁迅一口答应,隔了一天,就把稿件送来了,就是那篇著名的 《斯巴达之魂》。许寿裳因此感慨道:“他的这种不谦让,不躲懒的态度,与众不同,诺言之讯和撰文之讯,真使我佩服!这篇文章是少年作,借斯巴达的故事,来鼓励我们民族的尚武精神。后来他虽自惭幼稚,其实天才没有不从幼稚生长来的。”许寿裳曾和鲁迅一同聆听国学大师章太炎讲学,在许寿裳的印象中,鲁迅对章太炎虽然敬爱有加,但在学问方面绝不盲从。有一回,章太炎问及文学的定义,鲁迅回答说:“文学和学说不同,学说所以启人思,文学所以增人感。”章太炎听了说:这样分法虽较胜于前人,然仍有不当……“鲁迅默然不服,退而和我说:先生诠释文学,范围过于宽泛,把有句读的和无句读的悉数归入文学……这可见鲁迅治学‘爱吾师尤爱真理’的态度!”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看出,许寿裳是最能理解鲁迅的朋友之一,他对鲁迅的评价,往往能深入到精神层面:“鲁迅是大仁,他最能够感到别人的精神上的痛苦,尤其能够感到暗暗的死者的惨苦”;“鲁迅作品的精神,一句话说,便是战斗精神,这是为大众而战,是有计划的韧战,一口咬住不放的。”在本书中,许寿裳用很多笔墨记述了他与鲁迅的友谊:1909年4月,许寿裳归国,到浙江两级师范学堂担任了教务长,在他临回国前,鲁迅托他在国内帮着介绍一份工作,说是因为周作人结了婚、生活费用增多,不得不停止研究回国工作以资助;许寿裳立刻答应下来,到任后,便向监督沈衡山推荐了鲁迅,于是,鲁迅便在6月间回国,成为了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的教师;鲁迅到中山大学时,许寿裳赋闲在家,鲁迅便介绍他到中山大学工作,“他为我谋中山大学教书事,备极周到……”;鲁迅著译的书出版后,大抵都会题名相赠与许寿裳;许寿裳的长子世瑛上学时,鲁迅做了他的开蒙先生;世瑛入清华大学国文系读书时,鲁迅还精心为他开了一份书单;许寿裳夫人去世后,鲁迅致函深切悼念……许寿裳因此感慨地说:“我和鲁迅生平有三十五年的友谊,彼此关怀,无异昆弟。”鲁迅去世时,许寿裳因身在外地,所以没能参加鲁迅的葬礼,但无疑的,他的心情是极其悲痛的,“鲁迅之丧,我虽挂名为治丧委员之一,却是未能实际赶到参加。景宋曾寄给我一大套丧仪的照片,大约有三四十张,我看了下泪。”翌年1月,许寿裳到上海时,特地到万国公墓鲁迅墓前献花凭吊,并于归途中作《哭鲁迅墓诗》一首以寄托怀念之情:“身后万民同雪涕,生前孤剑独冲锋。丹心浩气终黄土,长夜凭谁叩晓钟。”

  《亡友鲁迅印象记》最早是于1947年10月由峨嵋出版社出版的。在出版前,许寿裳写信给许广平,让她给作一篇序,许广平便写了《读后记》,在后记中,她这样写道:“回忆是不轻的沉痛。幸而许先生能在沉痛中淘净出一些真材实料,为我辈后生小子所不知不见,值得珍贵,而也给热心研究这一时代一个文化巨人的一点真相。就是吉光片羽罢,也弥足珍视的了。除了许先生,我们还能找到第二个人肯如此写出吗? 这不是我私人的感幸。”许广平对这本书的评价,是对这本书价值的肯定,也代表了公众的心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