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非物质文化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的商业活动探究 ---以我国传统木版年画为核心个案
2018年05月07日 14:48 来源:《艺术百家》 作者:张兆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方式有很多种,商业活动就是其中之一,但学术界对其相关研究较少。本文以我国传统木版年画为核心个案,围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商业活动的溯源、现状及应给予的理性态度等开展研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与商业活动的关系予以梳理,力求为实现商业活动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预期效能最大化提供理论参考。

  [关键词] 非物质文化遗产  商业活动  木版年画

  [作者简介] 张兆林,山东济宁人,1980-,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博士研究生,聊城大学美术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民俗学、文化遗产研究。

  [基金项目]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研究重点项目“东昌府木版年画研究”(17BWYJ02)阶段性研究成果;山东省艺术科学重点课题项目“区域社会与东昌府木版年画研究”(201706517);山东省艺术科学重点学科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学资助项目。

  商业活动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一种方式,而且是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赖以延续的保障,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其只是我们诸多保护方式中的一种。当然,学术界已经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商业活动有所研究,而且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就现有的成果而言,对商业活动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的作用关注不够,未能将其与产业化区分开来,甚至存在一些片面的认识,因而围绕其开展系统研究更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本文以我国传统木版年画为核心个案开展专题研究,其中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商业活动的溯源、历史与现状、如何理性认知商业活动的积极作用等是本研究的重点。

  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商业活动的溯源

  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的商业活动,首先需要探讨的就是该实践中商业活动的概念。参照学术界对其他领域商业活动的研究,并在充分考虑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商业活动现状的基础上,我们可以用以下三条标准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中的商业活动加以界定:第一,围绕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开展且为各级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所监管的合法性商业行为及其相关的活动;第二,围绕某一个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具体成品,由交易双方自愿完成并获得政府某种程度认可的商业行为,且参与该商业行为的双方都能获得各自精神或物质的需求;第三,该商业活动在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实践中有独特且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成为该项目传承发展的必要环节或组成部分。鉴于上述提及的三条标准,本文认为凡是能够促进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健康发展,并为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主体及相关方认可的商业行为及其延伸的活动,都可以纳入本研究中商业活动的范畴。依据上述标准,笔者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商业活动界定为:在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遵守我国相关法律制度并发挥积极作用的交易双方自发性商业行为及其相关活动,该活动与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相伴生,并成为其传承发展的必要环节或组成部分。当然,商业活动也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并通过多种形式发挥不同的作用。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文所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的商业活动仅为其项目本身所伴生的商业活动,而不涉及由于现代资本的介入所带来非物质文化遗产领域的生产性保护或产业化保护。

  非此即彼的判断对于本研究并不适用,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商业活动并不是水火不两立,相反商业活动是我们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一个重要环节,甚至是部分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存续的必要条件。如本文选作核心研究对象的木版年画,其之所以散布我国各地并得以传承千余年就是依赖普遍存在于乡土民间的商业活动,也正是由于这种广泛性的商业活动才得以满足交易双方的物质与审美需求,从而使得木版年画获得自身的存在空间。梳理我国年画发展史可知,正是由于商业活动及相应利润的存在,才使得我国年画在唐宋之际借助雕版及套色印刷技术发展为木版年画,从而使得年画从小众的手绘祭祀信仰用品发展成为大众的木版刻印祭祀信仰与年节装饰的民俗物品。在木版年画的生产中,商业活动是维系其生产过程的助推剂,因为只有借助一定的商业活动才能使得木版年画的刻制与印刷所需的各种原材料能够源源不断地输入到年画作坊,同时又通过商业活动把年画成品流通到乡村市场或者农家,把年画艺人的刻印技艺物化为相关人员生存与发展必需的物质资料,也满足了参与交易双方的不同需求。“那时‘赶场子’本钱少、利润少,当时家家过年都贴年画,需求量也比较大,赶一年场下来,虽然赚钱不多也够一家人口粮了。”[[1]]同时,木版年画生产过程中的商业行为活跃了一定地域范围内的社会经济,促进了不同文化的传播和影响,也培育了一些实力雄厚的民间商业主体,这在我国多个年画产地都有相关记录,如“当时源茂祥、鲁兴聚画店资本雄厚,各有门头五间,雇印工、查货、发货人员多达八十余人。仅源茂永一家用画纸就达一千四百多令”[[2]]。“大概是1938年,……那时的朱仙镇年画销路就很广,影响也很大,年画销往周围十几个省市”[[3]]。明清时期,“张秋年画除销往本省西部和泰安、济南等地外,还远销山西、河南、河北、东北等地。”[[4]]

  当然,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商业活动的作用并不仅限于此,我们更应该认识到商业活动在帮助具体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实现自身经济价值的同时,还依靠相应的人员流动,促进了一定区域内物质资料的交流和文化的沟通融合。如沿京杭大运河分布着海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吸引了南来北往的众多客商,并因之带来了大量的商机。如异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成品随着商人的逐利在运河两岸不断出现,本地的商品也沿水路远销各地,这在客观上促进了运河城镇与其他各地经济、文化的交流,尤其是更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繁荣。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相对集中的苏州,“控三江,跨五湖而通海,阎门内外,居货山积,行人流水,列肆招牌,灿若云锦”[[5]],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商人来此经营。大量外来的多民族的河工、船户、水手、手工业者、商人等与当地居民短期或长期杂居共处于运河沿线的一些城镇,无形中促成了跨地域商贸经济带的形成,从而为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创造了良好条件[[6]]。如运河沿线的通州、天津、沧州、德州、临清、扬州等运河沿岸城市都成为少数民族从事商业活动的重要商埠,也逐渐形成了少数民族聚居的城市[[7]]。

  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商业活动的现状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完善,我们整个国家已经进入快速发展的工业社会及后工业社会,这对产生并主要传承于农耕社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而言是一个极大的冲击。在我国相对封闭落后的农耕社会,社会整体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相对匮乏,人民的精神与物质需求获得满足的水准相对较低。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或者一定范围内满足民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得到了民众的广泛喜爱,所以其在当时的社会中拥有较大的生存发展空间。时过境迁,当今全世界的文化资源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全球的自由流动和全面的再分配,为我国广大民众带来了全新的文化享受和更多的文化选择,即使是再偏远乡村的民众,也拥有了较之以往更多的途径和方式能够接触到更多的精神文化资源,作为曾经是传统文化讯息主要载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1.随着新的文化表现形式和载体的出现,民众有了更多的精神文化娱乐选择,而仅为其中之一选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有被动淡出人们视野的危险。由于受各种条件的限制,生活在农耕社会中的民众较少能够接触到千里之外的文化物象,故其地域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就成为该区域内民众甚至相邻区域民众最重要而直接的精神文化来源,客观上也就利于该文化遗产项目的发展传承。随着社会的发展,跨地区、跨民族、跨国界的文化交流日益频繁,民众现在面临的是数以千万计的文化资源,在享用文化资源时突然有了千万种文化选择,而且选择权甚至就在每一个人手中。面对形式多样、绚烂多姿的文化形式,民众的目光逐渐游离了原本被视为生活重要组成部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是把多种全新的文化形式纳入到日常生活中,这样就挤压了原本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所拥有的生存空间,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在人们生活中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少。如人们的居住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炊烟渺渺的村庄变成了整齐划一的小区,原本宽敞的农家院变成了钢筋水泥构筑的高层楼房。区域民众整体生活空间的缩小,严重挤压了重要传统文化物象的生存空间,一些传承千百年的传统仪式也就无法得以进行,即使原本为年节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木版年画也逐渐淡出了民众的额日常生活。因为生活居住条件的改善和环境的美观,民众不再往窗户、房门上张贴各式年画,而是仅仅在房门上改贴鲜艳好看的胶版年画,甚至很多家庭连胶版年画也不再张贴,这直接造成以木版年画为代表的一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生存空间的日益衰减。

  2.民众需求减少,导致相关商业活动的收益越来越低,愿意从事此类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的人员越来越少,只有少数老艺人还在“艰守”。当今民众有了更多庆贺新年的方式,并对所谓的巫鬼有了更为科学的认识,木版年画的承继空间愈加狭小,导致从事木版年画技艺的民间艺人收益越来越低。目前从事木版年画技艺的民众多是老艺人,即使是多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也是在艰守这门技艺,之所以用“艰守”一词,而非“坚守”,就是因为老艺人多因生活所迫,而其既没有其他一技之长,又没有年龄和力气优势从事其他劳作,所以不得不艰难守候,而并不是发自内心地坚决守护。虽然部分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依然承继良好,如杨家埠年画,“过去农历的十月下旬开始到腊月初十,是农闲印年画的时间,家家户户都在那时候印年画。现在是常年生产,因为有些不是用来过年贴的,所以不受限制了”。 “当地人对这些传统的东西也可热爱,……,毕竟它是产生在咱们这个地方的,人们都很热爱自己的家乡和文化的”。 但是,多数地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还是面临生存的窘境,“他们……都去干别的去了,现在没几家真正印这个画,不赚钱还操心,一般家庭都不搞这个。”[[8]]如2016年春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东昌府木版年画每张印制的成本为0.13元,而其一张的批发价为0.2元,一张的零售价位0.4元,一个老艺人在冬季大约印5000张左右,若其全部批发,所得不过350元左右。若全部由其本人零售,所得大约1350元左右,均摊到每月尚不到该省月最低工资标准1200元的50%。如此低的收益很难让年画艺人以此为生,如东昌府木版年画传承人栾喜魁老人已经80岁高龄,其儿子栾占海、侄儿栾占宽、孙子栾旭峰都会木版年画刻印技艺,但是因为收益太低,都不愿从事这一行当,而是去从事养殖和激光雕刻等工作。

作者简介

姓名:张兆林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