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非物质文化遗产
探寻彝医文化翻译传播之路
2018年10月19日 15:0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孔令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包括中医药文化在内的中华文化“走出去”工作。一些中医药文化典籍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并在国外出版,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对中医药典籍翻译的研究,并扩大了中医药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

  中国民族医药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少数民族医药文化发展与传播对于中华文化“走出去”具有重要意义,也应该受到更多重视。本文着重关注“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华文化“走出去”背景下彝医文化走出去的意义、内涵、问题与思路等。

  传播彝医文化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中国第六大少数民族,彝族主要分布在滇、川、黔、桂四省(区)的高原与沿海丘陵之间。彝族先民的生活环境较为独特、艰苦,但是他们在与自然、疾病和猛兽的斗争中慢慢地积累和发展了医药知识,形成了独具特色和自成体系的彝医文化。在一代又一代热爱并献身于彝族医药事业的先贤与后学的奋斗下,彝医文化不仅得以产生、延续和发展,还产生了许多重要的彝医典籍,其中《双柏彝医书》成书时间比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还要早,而曾经广泛流传于云、贵、川三省的《供牲献药经》则能够反映出彝族的古代医学思想。彝医也比较重视与其他民族医药文化的交流,曾通过吸收汉族医药文化的营养,逐渐摆脱了过去只凭经验的单方单药格局。通过相关人士不断地努力继承与创新以及和其他医药文化的交流,彝医文化已经发展成为与藏药、蒙药、苗药等齐名的民族医药文化,成为中华医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植根于彝族地区的彝医文化有其自身的文化特色和医疗优势,对人类的健康医疗具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价值,彝医药(“彝医水膏药疗法”)已经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彝医文化的翻译与传播,可以助推中国医药文化海外传播话语体系的构建。

  彝医文化“走出去”曾有多重障碍

  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彝医文化的对外传播并不充分,这主要是由以下因素造成的。

  第一,自信不够。由于长期局限于西南山区,与外界接触不多,彝医文化受先进的医学和药学科学与工艺影响相对较少。与国内外先进的医疗水平与药品生产工艺相比有一定差距。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人们对彝医文化的信心不足。

  第二,传播乏力。有关彝医文化的推广活动在国内国际传播平台上基本处于空白,甚至在彝医文化的发源地,也较少开展彝医文化的挖掘整理活动。除了生活在彝族居住区域的人以外,国内其他地区的人们对彝医药的认知度不高,而在国际上了解彝医药的人更是凤毛麟角。有些药物尽管许多人都曾经使用过,但是知道它们属于彝医药物的人却不多。

  第三,人才匮乏。众所周知,少数民族文化“走出去”的一大瓶颈是语言问题,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能够翻译彝医药相关作品的人才都是屈指可数的。而如果没有这样的人才,彝医文化“走出去”只能是奢望和空谈。

  第四,成果不足。以彝族医药典籍为核心的彝医文化发掘、整理和出版,是彝医文化“走出去”的前提,但这方面的工作进展不足,彝医文化“走出去”长期面临“仓中有粮锅中无米”的尴尬局面。

  受上述因素的影响,目前还没有一部彝医文化典籍翻译传播出去,彝医彝药过去在国内外的知名度和文化影响力都较低,与其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地位并不相称。

  彝医文化“走出去”的时机已成熟

  随着“走出去”战略的提出,人们对支持文化“走出去”已经达成高度共识。各级政府、与彝医文化有关的行业和个人,都充分认识到彝医文化“走出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并认为彝医文化是中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医药文化的一大瑰宝,是属于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从而增强了对彝医文化的自信。

  彝医文化“走出去”必备的医药典籍挖掘、整理与编辑出版取得重大突破,一批标志性的彝医文化典籍已经陆续出版,《彝药志》《彝族医药史》《彝族医药学》《彝药本草》《中国彝族药学》等相继出版,成为彝医药宝库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今,彝医药在坚持传统的同时积极主动拥抱最新科技,在研究、实验和临床应用方面增强科学性,增强在国内外的公信力和吸引力。一些效果独特的药物经过系统深入的实验室工作,已研制成新药投入生产,并在临床应用中获得令人满意的疗效。

  此外,一批彝医文化翻译必需的工具书已经出版,其中包括《彝汉英常用词词汇》《彝汉英日常用语》等三语工具书。第一部以汉、英文翻译彝文的大词典——《彝汉英大词典》的编写工作正顺利推进。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尤其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语料库技术的发展,为彝医文化“走出去”所必需的大规模、标准化翻译创造了条件。此外,彝医文化“走出去”的传播手段日益丰富,方法日益多样,而且随着中国文化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的稳步提高,彝医文化能够更快捷、更有效也更生动地向世界各地传播。

  推广传播彝医文化的思路

  第一,重视规划。彝医文化“走出去”不能一窝蜂,需要精心设计、科学规划、稳步推进。需要在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形成科学合理的短期、中期和长期规划。

  第二,加强管理。要注重对彝医文化“走出去”效果的研究、考察和评估,确保彝医文化能够健康有序地“走出去”,确保“走出去”的彝医文化取得预期的传播效果。

  第三,写好故事。彝医文化“走出去”的前提条件之一是写得精彩,因此我们需要收集好、整理好特别是创作好彝医文化故事,从源头上解决彝医文化魅力问题。创作彝医文化故事时应瞄准不同的受众,区分面向专业人员的科学彝医文化故事与面向普罗大众的通俗彝医文化故事,让不同的受众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选择。

  第四,研究先行。要重视对拟传播地区的读者及其专业背景、文化背景的研究,确保传播工作有的放矢。

  第五,合理使用多种方法做好彝医文化翻译。彝医文化翻译需要考虑多种因素,比如文本的性质与类型、翻译的目的以及受众的情况,采取不同的翻译策略、方法与传播手段。在翻译专业性强的文献时,如彝族医药典籍的翻译,可主要采取异化策略和直译方法,必要时进行补充解释和说明。这样翻译的好处是既能保证完整准确地再现原作的精髓,又能克服跨文化理解方面的障碍,确保专业性与可理解性的统一。而对故事性、情节性很强的非专业性或专业性不强的文献的翻译,由于这些文本讲述的是彝族医药文化故事,需要以感人的故事情节打动读者和感染读者,因此翻译时可以按照国外读者的接受心理和阅读习惯,采取改写与编译相结合的办法,坚持忠实性与可读性相结合的原则,最大限度增强故事的可读性与感染力,力争做到形式多样、图文并茂、听看并举,努力激发信息时代读者的兴趣和好奇心,满足其阅读习惯和阅读心理。为了追求最佳传播效果,在翻译过程中需要语言学家、医药专家、翻译家和传播领域的专家通力合作。“信、达、雅”的翻译是彝医文化“走出去”的基础,因此无论多么强调翻译在彝医文化“走出去”中的地位和作用都不为过。

  第六,传播手段多样化。除纸质传播外,还应该辅之以其他传播方式,如网络、广播、电视等多媒体传播手段。

  第七,内外兼顾。推广传播彝医文化需要提高彝医文化的认知度,让更多的人参与到传播彝医文化的工作中来。这就需要将彝医文化典籍、故事等翻译成汉语及其他少数民族语言,使国内各民族人民有机会了解彝医文化。彝医文化要走出中国、走向世界,则不仅要进行与彝医文化相关的英译工作,考虑到世界各国语言文化的多样性,也需要进行英语以外其他语言的翻译工作,包括国际医药界普遍使用的拉丁语,以便更好地体现彝医药的国际性,增加彝医药在国际医药界的知名度、认可度和接受度,从而使彝医药不但成为中医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世界医药文化大家庭中的一员。

  第八,技术保障。彝医文化要实现大规模“走出去”,就必须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比如大数据、语料库和各种辅助翻译技术,以保证术语翻译的准确性和规范性,提高彝医药文献翻译的效率。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孔令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