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非物质文化遗产
布朗族弹唱的历史源流及文化内涵
2020年09月13日 07:47 来源:《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作者:王舫 杨镜松 字号
2020年09月13日 07:47
来源:《青海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作者:王舫 杨镜松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布朗族弹唱”是一种口传艺术形式,承载着其族源记忆、民间信仰、生产生活知识等,赕佛、上新房、“串姑娘”及结婚仪式等过程中,都离不开其参与。由于布朗族没有本民族文字,社会生产、生活知识等主要以弹唱的形式一代代口耳相传,历经长时间的发展,已构成其代代相传承的意义模式,通过“布朗族弹唱”这一文化符号,我们不难窥视出其对人、对自然的认知和对生命的态度。

  关键词:布朗族弹唱;历史源流;文化内涵

  作者简介:王舫(1990-),女,河南商丘人,云南民族大学云南省民族研究所教师,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学会秘书,西南民族大学西南民族研究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地区社会发展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杨镜松(1980-),女,云南大理人,云南勐海县文化馆副研究馆员。研究方向:民族文化遗产。

  基金项目:本文系西南民族大学研究生创新型科研项目“‘一带一路’背景下中缅边境非物质文化遗产布朗族弹唱传承与文化互动研究”(项目编号:CX2019BS11);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民族艺术消费符号与文化传承研究”(项目编号:15CSH035)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布朗族弹唱”主要流行于西双版纳州勐海县的打洛镇、布朗山乡、西定乡和普洱市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惠民哈尼族乡等地,同时还有与打洛镇一江之隔的缅甸掸邦第四特区布朗族聚居地。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它经历了初期自在地发展、“文革”期间发展严重受限,以及近年来国家对民族文化重视后繁荣发展等几个主要发展阶段。尤其是现阶段,“布朗族弹唱”在歌词内容、曲调风格等方面有了很大的丰富和创新。同时,在地方精英、社区民众和政府力量等的推动下,其已成为布朗族身份表达与彰显的文化象征符号。

  关于布朗族弹唱的定义,不同的著作有不同的说明和解释。其中《云南省志·文化艺术志》中,分别对布朗族民歌“巴逋”和“布朗弹唱”做了详细阐述。“巴逋”是一种说唱艺术形式,曲调主要有“甩”(拽)“宰”“索”“笙”(森);“布朗弹唱”,是布朗族新兴起的民族曲艺曲种。20世纪50年代初,布朗族不满足用傣语演唱的曲艺格局,希望完全用本民族语言来说唱,以充分表现社会主义新生活、新事物,用“玎四赛”(布朗语,意为布朗族四弦琴)伴奏,演唱主要以布朗族的现实生活为题材,称之为“布朗弹唱”。[1]《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名录简介》把布朗族民歌直接称为“布朗族弹唱”。“布朗山乡、勐满镇、西定乡、打洛镇等地的布朗族民歌都称为‘布朗调',即是“弹唱”。[2]笔者认为两种对其的定义都有其依据,但根据论文的需要,笔者采用后者对其的定义。此外,根据以上两种不同的解释与定义,也可以认为其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之意为“布朗族民歌”,狭义之意即为20世纪50年代后,用布朗话演唱、用“布朗玎”弹奏的民歌曲目。

  此外,布朗族弹唱主要的伴奏乐器是布朗玎。一般演唱索调和笙调时需要用布朗玎伴奏。根据曼夕下寨岩勐(西双版纳州民宗局副局长)以及曼夕下寨布朗族弹唱省级传承人岩赛站(新)介绍,“三弦”容易和彝族大三弦混淆,现在布朗玎有四根弦,但是上面两根弦是一样的,意为其发音是一样的。下面两根弦也是一样的,发音也是一样,之所以用两根弦是为了加强声音或者说带来层次不同的韵律。即同一个音,同时拨动两根弦比一根弦的声音更大、更加层次丰富动听。岩赛站(新)听其舅舅讲:布朗玎20世纪初从缅甸传入中国,传统的布朗玎是两根弦,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民间艺人对其进行改造和创新,改编成了有四根弦的布朗玎。布朗玎属于弹拨类乐器,由琴头、琴杆和音箱组成,三个部分由同一块木板经由画尺寸、挖空、打磨、喷漆、安装琴弦和琴柄等步骤制作而成。各地布朗玎形状和规格不同,但差异不大,以打洛镇曼夕下寨为例,布朗玎全长96~97厘米,音箱31厘米,品区39~39.5厘米,一般琴杆修长,音箱呈柔和的长方形。一般做布朗玎要选好木料,如香椿树等。

  一、布朗族弹唱的分布及特征

  布朗族弹唱演唱形式有独唱、对唱、合唱等,即兴而唱是其重要特色。其演唱场合、场景没太多限制:赕佛、结婚、上新房、节日等均可,但是丧葬仪式上不唱。

  (一)布朗族弹唱的源流及流传地区

  “布朗族弹唱”主要分布在我国西南边境地区,勐海县的布朗族聚居地,以及缅甸三岛布朗族聚居区。[3]1949年后,随着傣族土司制度的终止,布朗族认为用傣族语言、曲调来演唱本民族歌不能更好地表达本民族的思想感情,经过布朗族民间艺人的长期精心探索,打破用傣语演唱的格局。原来布朗族民间音乐是用傣族的乐器伴奏,到20世纪50年代引入布朗族的“玎四赛”伴奏,为布朗族弹唱的形成创造了条件。

  此外,2014年布朗族弹唱传承人岩三公向笔者讲述了其起源和有关布朗族先人传说故事:“曾经,我和岩宝请教我们的老师,布朗族的曲调宰、拽、索和笙是从哪里来的,他就给我们讲个故事。我们布朗族的祖先召兄马地,他要去缅甸,骑着金马鹿,在一个色拉房休息的时候,召兄马地睡着了,等他醒来了,发现金马鹿不见了。他就大喊路人过来帮忙找金马鹿,“宰”就是大喊的意思;“拽”就是找人帮忙;“索”就是找金马鹿;“笙”就是藏起来的意思。他请四个人帮忙找,但是四个人回来都说没找到。其实有个人找到了,只是他把金马鹿藏起来了,但不知道是谁藏起来的。这就是布朗族弹唱的来历。筒玛是槟榔情歌,和这四个调没在一起。”由此看来,弹唱的曲调来源和布朗族祖先有着紧密的联系,从而可知其历史久远。此外,在传说中,宰、拽、索和笙有具体的含义,代表着是四个人,而在现在的布朗族弹唱的分类中,宰、拽、索和笙则被定位为其曲调的分类与命名。由于布朗族没有文字,主要依靠口头传承,老人们对这些曲调的源头已记忆模糊,至于现在的曲调分类和传说中的“四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或者象征,暂不可考。

  (二)布朗族弹唱的分类及特征

  布朗族音乐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曲调旋律优美。“拽”是通常在喜庆时唱的曲调;“宰”常在孤寂忧伤时为抒发感情而唱;“索”音韵激越嘹亮,用小四弦伴奏,多用于歌唱爱情;“笙”是在隆重的场面下对唱的曲调,多用于仪式环节中的颂歌。布朗族有对歌的习俗,逢节日、喜庆的日子,往往对答应唱,歌词也多即兴而作。布朗族民歌内容丰富,一般将之分为劳动歌、习俗礼仪歌、情歌、颂歌等。[4]

  “索”,是布朗族民歌中旋律性较欢快、优美的歌种,需要用“布朗玎”伴奏,是布朗族男女青年所喜爱的类别。色排宰也是索调的一种,主要是没结婚的小伙子和姑娘火塘边的对歌曲调。

  布朗族语称“宰”为唱歌之意,多是一人独唱或两人对唱。“宰”具有山歌的特点,演唱场合较自由,演唱内容广泛。儿歌、风俗歌、宗教歌、劳动歌等都可以用宰调来演唱。宰又有内部的分类,如宰目(赕佛歌)、宰目列目然(童谣)、色排宰(“串姑娘”时男女对歌)等,但是在寺庙赕佛时可以演唱的只有宰目和宰叮,主要是欣赏和赞美赕的那些物品的丰富和赕的主人家的品德。歌词可以即兴发挥。

  “拽”,传统叙事性民歌,现多为老年人演唱。拽的歌词可长可短,较长的歌词可以唱几个小时,甚至唱几天几夜才能唱完。“拽”在村寨内部演唱时多是叙事性民歌,而在室外演唱时,多为情歌等。演唱拽的主要场合是结婚或者上新房时,新人结婚时,唱拽调主要是起到教育新人的功能,比如教育一对新人,以后的路该怎么走,要互相包容对方、勤劳持家等。

  “笙”由缅甸三岛布朗族聚居地传入打洛。笙,可以用布朗玎伴奏,多用来表达男女青年之间的爱情。笙调多在结婚时演唱。

  “筒玛”,又称“槟榔情歌”,寄爱情于槟榔之上,借助歌唱槟榔表达男女之情。因为传统的布朗族青年男女若要谈恋爱,小伙子需要去姑娘家,姑娘家一般都会为他们准备槟榔。其主要是男女青年互相赞美的歌,在歌唱时也会表露彼此的爱慕之情。

  布朗族弹唱是其长期的社会生产生活中形成的一种文化形式。它不仅有一套系统的分类,也有着艺术风格鲜明的特征。

  第一,布朗族弹唱曲调种类多样,题材内容丰富。按照打洛镇布朗族弹唱传承人对其的分类,主要有宰、拽、索、笙、筒玛五大类。宰调包括宰、宰目、宰崩、宰瓦、色排宰、宰咪、宰目列目然(童谣);索调分为佧甜、佧顶、佧约、佧景迈(高低)、佧帮朵、佧景德、佧三岛(缅甸三岛调)、佧西美(西美调)等。拽、笙和筒玛没有更多的分类。索调一般年轻人唱的比较多,常用来歌唱爱情,是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表达。笙调一般用以讲故事和摆家常的内容。按照演唱布朗族弹唱的不同年龄结构群体划分,又可以划分为儿童歌、情歌(青年未婚男女)、风俗歌(所有人)等;在过去由于布朗族村寨居住分散,加之大山的阻隔、交通不便、信息交流困难等因素造成村寨之间文化交流较少,因此,形成了布朗族“各守各的山、各唱各的歌”的局面,本民族风格基本相同,但各村寨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因此,在其本原曲调的基础上,各个布朗族村寨又派生出本村寨特色的“曲调”。在打洛镇布朗族村寨中,有“曼夕调”“曼芽调”“曼山调”等,而在整个西双版纳布朗族中,又有“打洛调”“西定调”“曼迈调”和“布朗山调”等。

  布朗族弹唱题材丰富,歌词内容涵盖了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宰调《布朗族迁徙歌》讲述了布朗族由于遭遇战乱,其头人岩冷带领着部落成员从昆明滇池附近先迁徙到德宏、缅甸、打洛和澜沧的过程;宰文《拉木料》唱出大家喊着拍子拉木料时的团结一致;么里么然调《相遇黄牛》唱出了布朗族儿童遇到一头大黄牛时的欣喜,表现出儿童的天真可爱;索调《情歌对唱》表现出青年男女对爱情的赞美和向往。宰目《赕佛歌》歌唱的是赕佛时,每个人所赕的物品以及将会受到祈福保佑等。

  此外,布朗族弹唱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创新。传统的曲调多是综合运用傣话和布朗话的民歌形式,而其中,运用傣话演唱的布朗族民歌所占比例很高。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其曲调和歌词有了丰富和创新。如在“文革”期间以曼夕调为基础编创了《歌唱党的政策好》《歌唱大好形势》,适合当时社会形势的唱法;改革开放后的曼夕民间艺人岩保又编创了至今仍被当地人爱唱的“西美调”,是第一首完全用布朗话演唱的曲调。从此,布朗族弹唱既可以用传统的傣语演唱,又可以用布朗话和汉语演唱。在布朗族弹唱的众多曲调中,尤其以索调的改编和创新是最多的,民间歌手通常都能分辨出来。布朗族弹唱曲调内容丰富多彩,与生活紧密融合,遇到上新房、婚礼仪式和民间信仰仪式等都会用其来表达情感,成为布朗族世代相传的演唱方式。

  第二,布朗族弹唱歌唱形式多样,可一人独唱、二人对唱、多人合唱等。其中,即兴而唱是其重要特征之一。一般情况下,二人对唱多为情歌对唱;多人合唱多为节日期间,村民们一起庆祝节日时,众人一起合唱,营造节日氛围。2015年4月9日,布朗族桑康节期间,布朗族文艺汇演节目曼永村民小组的布朗族舞蹈《布朗花开》、曼山村委会歌伴舞《美丽的布朗姑娘》、曼夕村委会布朗弹唱《情如一家亲》等节目均是采用多人合唱的形式。

  第三,布朗族弹唱节奏感较强,曲调多欢快流畅,其歌词擅用比喻,形象生动。布朗玎是布朗族弹唱伴奏的常用和重要乐器,其标志性声音就是“叮当叮当”的弹拨声响。在音阶和调式方面,布朗族民间音乐作品多采用五声音阶,以徵、羽,商三种调式较为多见。[5]在歌词写作方面,擅用比喻。而尤以在情歌中擅用比喻,且多把爱情、思念等比喻为山花、飞鸟、游鱼等大自然中美好的事物。如宰咩调的《思念之歌》[6]:“我的情郎啊,每当思念你的时候,我多么想变成一只小鸟,飞到你的身边。我的情郎啊,每当思念你的时候,我多么想变成一条鱼儿,游到你的身边。假若我得不到你的爱,我将终身不嫁人。假若我得不到你的爱,我愿意变成芋头腐烂在土里。假若我得不到你的爱,我愿意变成山药干枯在藤上。假若我得不到你的爱,我愿意变成山花衰败在山顶。小鸟不如雄鹰飞得高,人们不如你的见识多。”再如笙调《我爱你》:“我爱你,就像谷子离不开袋子。我爱你,就像粮食离不开谷仓。我进了香蕉园,香蕉已经有主人了。我进了花园,美丽的花朵已经有主人了。”两首情歌中,均运用形象生动的喻体,鸟、粮食和谷仓的关系、花朵和主人的关系,巧妙生动地表达对纯洁美好爱情的向往,同时也表达了布朗族对生活的无限热爱。

  第四,布朗族弹唱创作的即兴性、本土性和集体性。布朗族弹唱多是即兴创作。由于布朗族没有文字,即兴口头创作后,再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唱给他人。本土性主要体现在布朗族弹唱是其在长期的社会生活实践中对生活的总结和感受,对特有文化的表达与歌唱。集体性体现在其在创作和口传过程中需要很多人的参与。例如在《拉木料歌》中,许多人为了协调动作、统一步伐,一起扛起木头,一人领唱,众人和唱。

  二、布朗族弹唱的历时性发展

  “巴逋”,布朗语,意为“唱本”。巴逋说唱,曲调主要有“甩”(拽)“宰”“索”“笙”(森)。 其产生年代据说是与傣族赞哈同时产生或稍晚一段时间产生的。[7]这里的“巴逋”即是发展到现在的“布朗族弹唱”。由于布朗族没有文字,其历史已不可考,但是从其分类和文化内涵可知,巴逋是布朗族在其社会生活中,探索出来的一种文化表达方式。其发展在1949年前后由于政治环境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时代特征。

  (一)1950年前:受傣族文化影响的布朗族弹唱

  打洛镇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边境小镇,长期以来生活着傣族、爱伲人和布朗族、拉祜族等。1950年前,由于受傣族土司的长期统治,其文化受到傣族文化的巨大影响。布朗族没有文字,民间曲艺受傣族文化影响较大。[8]佛教传入布朗地区后,布朗族男孩十一二岁都要进佛寺当小和尚,学习傣文、读经书。傣文为布朗族记录保存本民族的文化、吸收外来文化创造了条件。由于大量傣文文献被布朗族吸收、应用,布朗族文化因而得到充实和发展。因此,布朗族弹唱中多是傣语,后来才有了布朗语的歌本。此外,受傣族文化影响较大的村寨,当地人称他们为“傣布朗”,“傣布朗”的最大特征是平时交流用傣话,依然唱布朗歌。曼夕下寨传承人在2010年布朗族弹唱培训班时遇到来自勐海县西定乡大白塔附近的布朗族村寨,他们讲傣话,会唱布朗歌。

  (二)1950年至2000年:布朗族弹唱的曲折发展与复兴

  1949后,随着傣族土司制度的终止,布朗族村寨办起了学校,傣族对布朗族的影响逐渐减弱,布朗族音乐在不断变化和发展。[9]布朗族开始打破用傣语演唱民歌的格局。原来布朗族民歌是用傣族的乐器伴奏,20世纪50年代加入了布朗玎作为伴奏乐器。20世纪80年代,西双版纳州歌舞团吸收了一名专业从事布朗族弹唱的演员。后来,布朗族弹唱不断出现在西双版纳州的大型文艺演出和外事演出活动中。[10]1950年后,主要经历三个大的发展阶段:

  一是“文革”前布朗族弹唱的“抢救”。20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在“百花齐放”“推陈出新”文艺方针的指引下,国家提出抢救民族民间音乐遗产的政策,并在1958年开展了采风运动,对民间音乐、传统民歌、少数民族民间乐种、民族乐器等进行了挖掘整理。1965年布朗族女歌手南罕甩在全国少数民族群众业余艺术观摩演出中展露布朗族民歌的优美旋律。

  20世纪50年代初,布朗族不满足用傣语演唱曲艺格局,希望完全用本民族语言说唱,充分表现社会主义社会新生活、新事物,经过民间艺人“章逋”长期精心探索,对民间巴逋说唱中使用的民间音乐曲调进行改编,创作了不少新曲本。[11]布朗族弹唱现代曲目《家乡的变化》,1965年参加云南省曲艺现代曲目观摩演出大会并获奖。民主改革很大程度上尊重民族文化,其音乐文化得到保留与发展。[12]

  二是“文革”期间布朗族弹唱的“失声”。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各种宗教信仰和民俗有关的活动均遭禁止,寺庙改为学校、仓库,和尚被迫还俗,经书被烧,无论是宗教音乐还是民间音乐均遭禁唱,使中国的音乐事业受到严重影响,除了唱革命样板戏和毛主席语录的等政治功利性的作品,音乐创作基本停止,之前的民间音乐收集工作也陷入停顿。

  三是改革开放后布朗族弹唱的“复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的政策使中国的音乐从僵硬的“为政治服务”、“反阶级斗争”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传统的音乐民俗也重新恢复和发展起来。改革开放以后,作为一种表演艺术,布朗族弹唱登上文艺舞台。20世纪80年代初,《欢乐的布朗》在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中,获评优秀节目奖。[13]

  (三)2000年至今:布朗族弹唱的繁荣发展

  进入21世纪后,布朗族弹唱于2006年被列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伴随着其被列为省级非遗,传承人的认定工作也在进行,打洛镇曼芽村小组的岩瓦洛和玉喃坎分别于2007年、2009年被评为省级传承人。2009年,岩瓦洛晋升为国家级传承人。2015年,曼夕下寨玉坎拉被命名为省级布朗族弹唱传承人,2019年曼夕下寨岩赛站(新)被列为省级传承人。

  此外,为了布朗族弹唱的繁荣发展,政府相关部门在打洛镇相继成立了布朗族弹唱曼芽村寨传习所和曼夕下寨“儿童之家”传习点。每年举行布朗族弹唱培训班、桑康节布朗族弹唱邀请赛等,使其呈现出较好的发展态势。根据2014年国家级传承人岩瓦洛说:“我们一年举行一次大型的培训班,第一批有58人,在曼夕村委会举办……每次培训班的时间一般在一个星期左右。第二次在我们寨子举行的培训班,我们寨子有46人参加,40岁以上的占多数,30岁左右的有10多个,二十七八岁的有七八个,总体来说是女的多,男的有七八个。举办这些培训班,让我们布朗族知道了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文化。”

  自从建立了传习所,每年都要举行一次规模较大的培训班。培训班学员覆盖勐海县所有的布朗族村寨成员代表,地域影响范围大。培训班学员数量大,且多是村寨的文艺骨干,对促进布朗族弹唱的繁荣发展至关重要。一系列实践证明,通过建立传习所,开展布朗族弹唱培训班,举行布朗族弹唱邀请赛等,不仅促进了布朗族弹唱的繁荣发展,也培养了布朗族民众的文化自觉意识和文化自信心。2000年后,打洛镇布朗族弹唱逐渐在省、市、州歌唱比赛中获得奖项。2015年,曼夕下寨“布朗族弹唱三弦队”代表布朗族参加北京音乐节,向全国各族人民展示了具有“天籁之音”之称的布朗族弹唱。

  三、布朗族弹唱的文化内涵

  布朗族弹唱历史悠久,其歌词蕴含了深厚的文化内涵。由于布朗族没有本民族的文字,布朗族的迁徙历史、社会生活教化知识等都以说唱的形式一代代口耳相传。布朗族弹唱的文化内涵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布朗族弹唱(宗教祭祀歌)蕴含了“万物有灵”的信仰观与尊重自然的生态观。“万物有灵”产生的自然崇拜观念体现在布朗族生活的各个方面,布朗族弹唱也不例外。布朗族节日期间献祭寨心、房心时唱的祝福歌,平日里到山上劳作时为了避免冒犯周边的神灵,希望神灵包容和保佑而唱的歌,都反映了布朗族万物有灵的宗教观。根据曼夕下寨岩赛站(新)说:“以前,我们在山上收谷子,晚上回不来,就唱给山神听,希望我们晚上在那里睡觉不会打扰到他,会保护我们。小时候我们在地里住,在森林里吃饭的时候,我们不能先吃,选取一点裹在芭蕉叶里,在棚棚外面击鼓祭神,保佑我们在外面不要发生自然灾害,祈福我们种庄稼一年四季要丰收。以前,我们去外面,每天晚上我爹都要搞这些,要是他不搞的话,真的有些鬼过来闹。搞过后,我们睡觉也安宁踏实了。我感觉这样首先是表示对神灵的尊重。”万物有灵的信仰观认为,万物都有自己的灵魂。寨子的灵魂是寨心,寨心保佑着村民的平安和稻谷丰收;房子也有房心,房心就是房子的灵魂。上新房仪式上,必须要请村寨的佛爷和布章念经、村寨的歌手唱歌庆祝后,把污秽的鬼魂赶走后,主人家才能入住。万物有灵的信仰观植根于布朗族社会,也建构和形塑着其尊重自然的生态观。承载神灵的树木多是高大茂盛的树木,不可以随意乱砍乱伐,这对保护森林和自然环境至关重要。布朗族在森林中拉木料唱《拉木料之歌》前,要先举行仪式,表示对神灵的尊重。曼夕下寨岩温伦说:“我们布朗族不仅互相尊重,也尊重大自然,我们去砍树,第一棵树倒的时候,我们就要去祈祷,我们就抬个石头摆在上面。天神巡逻的时候,看到树桩边有石头,他就知道了。我们用的时候就很安心了。”

  二是布朗族弹唱体现了布朗族青年男女对纯洁、美好爱情的追求与向往。同时,亦体现了他们看重个人内在修养的婚恋观。布朗族“以歌为媒”,在对歌中可以看出对方的语言表达、知识积累、看待问题的方式以及性格等,通过这些来认识和了解对方。布朗青年男女孩提时就学唱歌,情歌主要是布朗族未婚男女在“串姑娘”(“串姑娘”是当地布朗族对青年男女谈恋爱的指称,多是几个布朗族青年围坐在火塘边聊天)时所唱。一般“串姑娘”时,小伙子会带着三弦,然后小伙子、小姑娘就在火塘边上弹琴唱歌。倘若不会弹琴唱歌,那么难寻配偶,故此有了“歌为媒”的说法。曼山小学教师玉新莉说:“以前我们布朗族小伙子不当和尚就不算是真正的布朗族,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不当和尚,就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姑娘都是从小学习唱歌,谁唱歌好听就越受欢迎。”曼夕下寨传承人岩赛站新说:“以前,布朗族年轻人都不去上学,男的去寺庙当小和尚,女孩子在家里帮家人干劳动。傍晚后,也没有什么事了,就开始学唱歌。现在缅甸很多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由于没有去上学,在家里学对歌,唱的非常好,我们都对不过她们。对歌,特别考验一个人的见识和积累。没有那么多积累,你就对不上对方唱的内容。”从布朗族青年男女在恋爱时对对方是否擅长唱歌,更加重视个人知识积累、内在品质和修养等方面看,这也是其传统婚恋价值观念的体现。其次是婚恋自由。布朗族男女青年在火塘边谈恋爱,找到合适和心仪的恋人,很少受到来自家庭的婚恋限制,父母多是给一些经验和建议。

  三是伴随着布朗族弹唱近年来逐步受到重视,其作为布朗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拥有了新的文化内涵。它不仅是布朗族身份表达与彰显的文化象征符号,也是加强和促进不同地域、中缅两国布朗族文化交流与互动的文化载体。布朗族弹唱培训班、桑康节期间邀请赛的举办促进了境内外不同地域布朗族文化的交流和互动。2015年西双版纳州布朗族桑康节在勐海县打洛镇曼永村寨举行,主办方和布朗族协会邀请了景洪市大渡岗乡布朗族代表团、勐腊县克木人代表团以及缅甸掸邦布朗族代表团一起庆祝桑康节,且境内布朗族代表团参与了布朗族弹唱邀请赛节目表演。桑康节结束后,景洪市大渡岗乡邀请曼芽村布朗族弹唱“朗芽乐队”(朗芽乐队是曼芽村自发组织的布朗族弹唱乐队,主创是岩的,兼唱现代流行歌)到其乡镇参加其节日表演。

  布朗族弹唱历史悠久,歌词意蕴深厚。勐海县从2007年开始,每年在庆祝布朗族桑康节期间举行“布朗族弹唱邀请赛”。如今的布朗族弹唱已经成为布朗族社会一张文化名片,在其社会生活、文化交流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文化是一种凭借符号在历史上代代相传的意义模式,它将传承的观念表现于象征形式之中。[14]布朗族社会中,其社会生产、生活知识等主要以布朗族弹唱的形式一代代口耳相传,历经长时间的发展,已构成其代代相传的途径模式,通过这一文化符号,他们得以情感的表达和加强对生活的认知。

  伴随着近年来布朗族地方精英、社区民众族群意识的觉醒和提高,在各种力量相互作用和推动下,其不仅成为布朗族身份表达与彰显的文化象征符号,也在维系和加强境内不同地域间布朗族的关系,布朗族与其他周边民族,以及加强中国和缅甸边境地区布朗族间的文化交流做出了贡献。布朗族弹唱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发挥作用时,亦使得自身得到有效的传承与保护。

  参考文献

  [1][11]高登智,主编.云南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总纂.云南省文化厅,编撰.云南省志·卷73 文化艺术志[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436.435.

  [2][3]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名录简介.布朗族民歌(布朗族弹唱)[J].民族音乐,2011,(6).

  [4]杨圣敏,丁宏.中国民族志[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3:370.

  [5]杜亚雄,著.中国各少数民族民间音乐概述[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1993:380.

  [6]勐海县文化馆,编.勐海县四大主体民族(傣、哈尼、拉祜、布朗)民间音乐集[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14:73.

  [7][8][9][10]中国曲艺志全国编辑委员会,编.中国曲艺志·云南卷编辑委员会,编.中国曲艺志云南卷[M].北京:中国ISBN中心.2009:118-119.

  [12][13]袁炳昌,冯光钰.中国少数民族音乐史上册[M].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8:475.475.

  [14]王铭铭.西方人类学思潮十讲[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117.

作者简介

姓名:王舫 杨镜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