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名家对话
张夫也:器以载美——日本日用器具的审美特征
2016年03月17日 14:48 来源:《装饰》杂志 作者:张夫也 字号

内容摘要:日本日用器具最为显著也是最为独具的审美特质是“佗寂之美”。日本的几乎所有的艺术无不在向人们展示着其清寂、寡欢、纯粹、涩甘的精彩,这被认为是日本审美的最高境界。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日本民族是一个善于吸收外来文化并最终可以形成自己鲜明文化特征的民族。同时,在世界文化艺术的舞台上,日本又是一个百花竞艳、万象并存的艺术王国。这不仅是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日本艺术的风格特征具有多元化的倾向,还因为在这个列岛上诞生了不少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引领风骚的艺术巨匠。作为中国人,我们似乎更多地是认为日本文化几乎是中国大陆文化的一个派生体,往往易于忽略其独特的文化艺术风貌。

  作为日本艺术突出特征的装饰性,充分表明日本民族是一个善于“修饰”、喜欢“雕琢”的民族。在日本艺术中,屏风画、轴画等绘画似乎都是以装饰为目的的。反映在绘画手段上,其构成因素也充满着装饰特点,即色彩纯度高,造型趋于平面化处理,具有一定的“归纳性”和“秩序性”。在雕刻、建筑以及工艺美术作品以及日用器具的设计中,也都反映出了这一浓郁的特征。

  与装饰性密切相关的“制作性”,也可以称为“工艺性”,是日本艺术的另一显著特征。也就是说,日本人在绘画、雕刻等方面的制作,都像做工艺品那样,善于精雕细刻、反复琢磨,重于“雕琢之功”,因而较少追求“挥毫性”。这种制作性很强的绘画、雕刻和工艺作品,耐看且经得起推敲,具有高度的“完整性”和“严谨性”。但另一方面,在一些自然属性较强的工艺美术或日用器具设计作品中,我们又可以感受到他们独有的“非完整性”和“残缺美”的风格特征。日本人在善于手工制作并注重技艺表现的同时,也注意强调“设计性”和“意匠性”。

  与此相关的则是日本艺术的“含蓄性”,或者说是“朦胧性”,即其艺术语言不讲究直接表现,而是注重朦胧虚幻的效果。不论是材料,还是表现内容和技法都明显地体现了这一特性。与一些地区或民族的强烈奔放的艺术风格相比,日本艺术的风格显得格外幽雅、含蓄。这种幽玄宁静的艺术风格,表现出以静取胜、以静感人的无穷魅力,这种静穆的气质与日本的花道、茶道、书道等都是一脉相承的。

  当然,上述几点只是就日本艺术的主体风貌而言。日本艺术不仅仅局限于精工细作、含蓄幽雅的“小手笔”,大刀阔斧、强烈狂放的作品也时有出现,这一点在他们的传统民艺作品和现代艺术作品中都可以领略到。日本的艺术都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因为日本是一个人善于借鉴、消化并吸收外来养分,而且能做到更胜一筹的民族。日本的文化艺术发展至今,且始终保有旺盛的生命力,实际上就是它不断吸取外来文化并迅速使之转换为自身能量的结果。

  日本日用器具以其独特的审美理念和良好的实用功能享誉全球。在保持传统文化元素的基础之上,赋予日用器具以现代的审美情趣,不仅具有浓重的文化品格,也具备了相当前卫的造型意识和创新理念。

  一、 赋予日用器具以人文情怀

  日本的日用器具设计反映了这个民族高涨的创造热情。与其它国家和地区相比,日本的日用器具设计充满着感性的认知和艺术的气质。自古以来,他们就一直在追求:在满足使用者的基本功能需求的同时,使得日用器具更具观赏性和由此引发的深层意义。在他们的器具设计中,已经摆脱了功能主义设计带来的冷漠、呆板、缺乏人情味的气质,这似乎已形成了日本特有的器具设计风格。

  赋予器具设计以人文情怀这一特质,早在远古的绳纹文化时代就有了。绳纹式陶器的造型和装饰即充分体现了日本人的追求。他们热衷用施纹器具精心加工,使陶器口缘部分呈波形等各种有变化的形态。到了绳纹中期,这种倾向达到高潮,表现用粘土做的“绳子”隆起的纹,而且器皿厚而大,口缘的波形纹也变得像大型的把手一样,充满着力度和量感。有人认为它有雄劲的感觉。又有人认为它繁杂而奇异。可见当时的人们在陶器上寄托和表现着自己内心的世界。然而,对今天的人们来说,它究竟表现的是什么,这很难理解。绳纹陶器的魅力就在于其强势的艺术性和神秘感。通过它,我们不难感受和理解日本器具所呈现出来的独特韵致和风格。同时,也可以领略到日本器具充分发挥了优异的手工技能和艺术造型的作用,使得这些器具富于人情味和亲和力。除了功能性,令人感受到更多的是美的视觉和触觉。这一特质和优势一直保持到今天。

  日本茶道专用的“茶釜”,用(Chagama,亦称“鉄瓶”Tetubin)生铁以传统工艺铸成,不仅能够体现深厚的文化传统,也因富含人体所需微量元素,有益健康而深受人们的青睐。尽管当代日本人在使用过程中已经很少用炭火烧水,但即使是用电,也依然保留了这种极为传统的器具和仪式,赋予了饮茶品茗以浓郁的文化内涵。

  对于日本的匠师而言,设计感性的认知和艺术感知力显得尤为重要。他们将本来应为理性的认知和技术成功的设计,视为彰显个性、揭示匠师内心情感的艺术创作,从而形成了日本日用器具设计的一个重要特征。

  在这个传统艺术根基十分深厚的国度里,赋予日用器具设计以艺术气质,或者是将器具的设计艺术化,已成为日本日用器具设计的特质。甚至,一些纯粹的艺术家,也将自己的设计才能展现得淋漓尽致。

  二、与众不同的“佗寂之美”

  日本日用器具最为显著也是最为独具的审美特质是“佗寂之美”。日本的几乎所有的艺术无不在向人们展示着其清寂、寡欢、纯粹、涩甘的精彩,这被认为是日本审美的最高境界。有四个准则是他们追寻了两千年之久的:第一是“侘”(Wabi),第二是“寂”(sabi ),虽然是两个分开的汉字,但在日本经常是连在一起用的,故有“佗寂之美”之说。“佗”和“寂”都是指艺术表现中的“残缺之美”或者说是“不完整之美”,这一独特的审美思想几乎贯穿于日本所有的艺术与设计之中。所谓“残缺之美”,可以是不完善、不圆满、不恒久……不过,这两个词也可以转义指本真、素朴、寂静、谦逊、自然……因此,有些日本学者认为可以用“禅寂”来代替。日本独特审美理念的第三个准则便是 “粹”(iki),日文汉字写成“粋”,对中国人而言,这个字易于理解,即“纯粹之美”;第四个准则是“涩”,日文汉字写成“渋”,意为“苦涩之美”,进而有更为复杂的含义。上述四点不仅充分体现了日本艺术与设计的精神境界之高度,也反映了东方哲学思想与审美理念的深邃和独特。的确,朴实、寂静、不完美、纯粹、涩中品味苦尽甘来的美……这种审美思想,西方人是难以理解的。如果要感知和理解日本这种与众不同的审美思想,只有走进东瀛,感受日本列岛的大自然、参拜神社、品尝日本料理、日本清酒、泡温泉……他们的生活行为中,他们的日用器具中,无时不刻、无处不在地折射着日本独有的审美理念和人生价值观。

  竹制日本料理器具,是最能代表日本日用器具风格特质的制品。这种天然材料制成的餐具,不仅具有强势的自然属性,而且颇具日本文化特色。不论是材质、色彩和造型,都充分彰显了日本特有的“佗寂之美”的审美理念。

  小小的牙签盒,是日本日用器具设计的典范。在他身上,我们清楚地看到了日本匠师们的精心与意匠。它是日本日用器具设计守护传统和拓进发展的一个缩影,耐人寻味。牙签盒盖控制着牙签筒从倒卧至直立的全过程,不仅符合卫生标准,同时,也赋予牙签容器以艺术气质,令人耳目一新,为之一振。

  纵观日本日用器具的现代设计,这种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所带来的气质和风采不乏其中。似乎,在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设计能够具备这种特质。在日本的日用器具设计中,我们可以透过其巧妙的经营和刻画,深深感受到其文化艺术所蕴含的丰富内容和多元化倾向,可以看到传统的文化精神和表现形式在现代设计中的体现。同时,也能够体味到日本日用器具设计中所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民族气节和传统文化艺术的精神。这种出自传统的现代精神,是值得我们今日的设计去借鉴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名家对话 标题模板.jpg
QQ图片20160317145234.pn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