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名家对话
关于绘画的一次哲学旅程
2016年11月14日 13:5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彭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字号
2016年11月14日 13:55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 作者:彭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关键词:绘画;主义;蒙娜丽莎;哲学;艺术

内容摘要:绘画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少触及的问题。它既不涉及绘画的定义,也不涉及绘画的评价,而是涉及绘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属于绘画本体论,只适合做哲学探讨。

关键词:绘画;主义;蒙娜丽莎;哲学;艺术

作者简介:

  绘画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少触及的问题。人们更感兴趣的问题可能是什么是绘画,尤其是什么是一幅好的绘画。什么是绘画,是关于绘画的定义问题。它的答案可以作为标准,凭借它我们来判断某物是否是绘画。比如,雅丝米娜·雷扎(Yasmina Reza)的剧本《艺术》中,皮肤科大夫塞尔吉买的那幅上面什么也没画的绘画,究竟算不算绘画。根据某些绘画的定义,它不算绘画。根据另一些绘画的定义,它算绘画。于是,形成了剧中人塞尔吉、伊万和马克围绕它是绘画还是狗屁的争吵。什么是好的绘画,是关于绘画的评价问题。我们在业已知道某物是绘画的情况下,去判断它的优劣。比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被认为是一幅好画。美院某学生画的某张习作,被老师给出差评。它们都是绘画,区别在于好坏。价值判断有时候也会转变成是非判断。比如,被老师给出差评的那幅画,可能会被剥夺绘画的资格或身份,被说成不像画或者不是画。我们可以从美学、史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等角度,来回答这里的问题。但是,绘画是什么?是一个不同的问题。它既不涉及绘画的定义,也不涉及绘画的评价,而是涉及绘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属于绘画本体论,只适合做哲学探讨。[ 本章对绘画进行理论梳理,参考了洛佩斯的框架。见Dominic M. Lopes, “Painting,” in The Routledge Companion to Aesthetics, edited by Berys Gaut and Dominic Lopes, third edition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13), pp.596-605. ]

  一、幻觉主义

  关于绘画的朴素理解,就是象形,即制造与绘画对象相似的形象。《释名·释书契》:“画,绘也。以五色绘物象也。”《尔雅·释言》:“画,形也。”荆浩《笔法记》:“画者华也,但贵似得真。”“画者画也,度物象而取其真。”从这些关于绘画的定义性说明中可以看出,绘画就是制造与某物在形象上相似的匹配物。对绘画的这种看法,在其他文化中也可以找到,因此可以说它具有跨文化的效力。比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记载苏格拉底(简称苏)和格罗康(简称格)之间一段对话,就涉及对绘画本质的认识:

  苏那并不是难事,而是一种常用的而且容易办到的创造方法。你马上就可以试一试,拿一面镜子四面八方地旋转,你就会马上造出太阳,星辰,大地,你自己,其他动物,器具,草木,以及我们刚才所提到的一切东西。

  格不错,在外形上可以制造它们,但不是实体。

  苏你说得顶好,恰合我们讨论的思路,我想画家也是这样一个制造外形者,是不是?

  格当然是。

  苏但是我想你会这样说,一个画家在一种意义上虽然也是在制造床,却不是真正在制造床的实体,是不是?

  格是,象旋转镜子的人一样,他也只是在外形上制造床。[ 柏拉图:《文艺对话录》,朱光潜译,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3年,69页。]

  柏拉图用镜像做比喻,说明绘画不仅制造某物在外形上的相似者,而且能够产生以假乱真的幻觉效果。对于绘画引起的幻觉效果,柏拉图没有看到它的任何好处,而是予以严厉批判,因为它容易造成心理混乱,影响理想国战士的人格培养。“同一件东西在水里看起来是弯的,从水里抽出来看起来是直的;凸的有时看成凹的,由于颜色对于视官所产生的错觉。很显然地,这种错觉在我们的心里常造成很大的混乱。使用远近光影的图画就利用人心的这个弱点,来产生它的魔力,幻术之类玩艺也是如此。”[ 柏拉图:《文艺对话集》,80页。]

  柏拉图强调,绘画只是制造某物在外形上的相似物,而不是复制某物。绘画与绘画对象或题材之间的这种本体论上的区分,不是所有人都有清醒认识。在某些巫术活动中,绘画就被直接等同于绘画对象。这种将符号和符号所代表的对象混为一谈的思维方式,被梅勒(Hans-Georg Möller)概括为具有存有性符号学结构的思维方式。另外两种思维方式,分别具有代表性符号学结构和标记性符号学结构。[ 有关这三种结构的更详细的分析,见Hans-Georg Moeller, “Before and After Representation,” Semiotica, Vol.143 (2003), pp. 69-77。] 只有在极端意义上,绘画会被视为事物的复制,不仅是形象的复制,而且是实体的复制。在某些宗教信仰中,可以看到这种极端情形。如果是实体意义上的复制,绘画与绘画对象之间的再现关系就是对称的。也就是说,绘画再现它的对象,反过来也可以说绘画对象再现了绘画。但是,这种极端情况并不会发生。就像古德曼(Nelson Goodman, 1906-1998)敏锐地指出的那样,绘画中的再现是非对称的。我们可说达芬奇的绘画《蒙娜丽莎》再现了蒙娜丽莎女士,但不能说蒙娜丽莎女士再现了达芬奇的绘画《蒙娜丽莎》。[ Nelson Goodman, Languages of Art: An Approach to a Theory of Symbols (Indianapolis & New York: Bobbs Merrill, 1968), pp.3-6.]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我们才能看到对称的再现或相似。比如,在双胞胎或者克隆人那里,我们可以看到对称的再现或相似。在电影《致命魔术》中,魔术师波登和双胞胎兄弟法隆合作,演绎了一个单凭个人无法完成的魔术。另一位魔术师安吉尔用科学家特斯拉发明的机器,复制出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在完成魔术过程中把他杀死。波登和安吉尔之所以能够完成常人无法完成的魔术,原因就在于他们分别找到了跟自己相似的搭档。这里的相似或者再现是对称的。绘画中的相似或再现是不对称的。也许在某种巫术气氛中,或者凭借巫术的魔力,绘画中非对称的相似能够转变成对称的相似,绘画可以等同于绘画对象。

  即使排除双胞胎或者克隆人中的实体相似,仅就形状相似来说,绘画与镜像也不一样。某物与其镜像相似,体现在所有细节上。绘画与其对象的相似关系则没有这么严格。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 1928-1987)制作了许多梦露的丝网版画,这些版画尺寸不同,颜色各异,但不妨碍我们从中看出画的是梦露。绘画中的相似性,不仅容许颜色和尺寸的变化,而且不受增删某些细节的影响。比如,达利(Salvador Dalí, 1904-1989)在《蒙娜丽莎》的图片上给她加了两撇胡子,似乎并不妨碍我们把它看作蒙娜丽莎。在意大利ANT抗癌基金会的宣传海报上,蒙娜丽莎被剃成了光头,但我们仍然能够看出她是蒙娜丽莎。显然,绘画中的相似比镜像中的相似要宽松得多。事实上,绘画只需用某些暗示,就可以再现它的对象,或者让我们似乎看见它的对象。人类之所以需要绘画,一个重要的原因恐怕就在于,绘画可以代表缺席的事物在场,从而扩大我们的经验范围。绘画再现它的对象,可以有强弱两种版本。我们可以将绘画不管以什么方式指向它的对象称之为弱再现论,以区别于将绘画与绘画对象等同起来的强再现论。

作者简介

姓名:彭锋(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名家对话 标题模板.jpg
ST20161114497414182150.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