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热点透视
小品究竟是戏剧还是曲艺?专家认为—— “跨界”是小品的重要内涵和属性
2020年01月08日 09:34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赵志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自上世纪80年代初小品在电视荧屏亮相,便获得广大观众的喜爱。特别是经由一年一度的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广泛传播,在数十年的发展过程中,诞生了《昨天今天明天》 《超生游击队》 《打工奇遇》 《过河》 《如此包装》 《钟点工》等众多广为人知的经典作品,小品成为深受人民群众欢迎和认可的艺术形式之一。然而,“小品”这种独特的艺术形式,究竟是什么?属于“戏剧”还是“曲艺” ?小品如何获得更宽阔的发展空间?日前,中国曲协在京举办关于小品艺术属性的学术研讨会,围绕这些问题,崔伟、崔凯、黄宏、向云驹、傅谨、鲍震培等专家学者畅所欲言。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董耀鹏等出席研讨会。

  “我们今天广泛认知的小品艺术,已不同于学术意义上小品的概念。从当下小品现状看,此小品已非彼小品! ”中国剧协分党组成员、秘书长崔伟认为,若实在要给其寻找定位和总结特性,可以说它是一种源于戏剧创作和表演小品基础上,融入曲艺和其他热点表演手段、具有喜剧效果和较广泛社会接受度的短小表演品种。

  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傅谨认为,戏剧戏曲和曲艺之间的界限是非常清晰的,现代意义上的小品就是短剧,是有叙事的完整性的,在古代也叫戏弄,从学理上讲,小品是戏剧不是曲艺。“戏弄的特点跟现代意义上的小品几乎一样。 ”在傅谨看来,小品就是改革开放后机缘巧合“戏弄”的重新出现。然而,关于小品艺术属性的争论,他觉得重点不在艺术形态的理论描述上,而在实践上。“当代小品的兴盛主要是由曲艺界推动的,曲艺界对小品艺术发展作出的贡献居多。 ”傅谨说。

  “曲艺是以我者的身份表演故事;戏剧是以他者的身份搬演故事。我者与他者是曲艺与戏剧的最大区别。从这个意义上看,小品应该在艺术分类学上归于戏剧。但是,问题的复杂性在于曲艺的某些二人或多人表演样式,会将曲艺惯用的跳进跳出式表演发挥到极致,不断在我者与他者之间转换,使整个表演既像语言类曲艺,又像表演性小品。这就呈现出归类的模糊性和表演的跨界性。更为复杂的情形是,如果从当下小品的艺术品质、艺术趣味、表演方式、表演队伍、人才特质上看,都是以曲艺为依托的。不仅是话剧性小品、相声性小品、说话类曲艺性小品、说唱与小戏性小品,构成了当今小品的表演主流,而且,没有中国曲艺、没有曲艺样式的丰富性、没有曲艺突出的喜剧追求、没有曲艺人才的庞大队伍、没有曲艺界的倾情投入,就不会有今天小品艺术的繁荣。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也是小品具有鲜明曲艺性的一个重要表现。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向云驹表示,中国当代小品艺术与中国曲艺、戏曲、戏剧有着深厚的渊源。“从中国戏曲发生学史和中国历史悠久的民间小戏史中,就可见出鲜明的曲艺性。当代小品的艺术源头一是古代的俳优、参军戏;二是近现代的相声艺术;三是近现代的二人转(台)艺术;四是当代的话剧小品(包括小哑剧) ;五是当代的民间小戏。这五大源头里,有五分之三是曲艺,五分之一是曲艺、戏曲复合体,剩下五分之一才是话剧。也就是说,从艺术源头或艺术起源看,曲艺是小品的真正的母体。 ”向云驹说。

  南开大学教授鲍震培认为,对于当代流行的喜剧小品目前学术界的认识很不一致,一般有“教学小品说”“教学小品渐变说”“喜剧艺术回归说”“原生态喜剧小品说”“融合说”等说法。她表示,当代喜剧小品是我国喜剧艺术传统在电视媒介引发下的回归,借用教学小品的理念,融合相声、二人转等民间喜剧艺术的形式,汲取话剧、影视、戏曲等姊妹艺术的营养而形成的短小而隽永的表演艺术形式。“ ‘跨界’是小品的重要内涵和属性。 ”鲍震培说。

  向云驹在回顾与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有关的小品发展简史中也发现,小品的发展愈来愈呈现出戏剧与曲艺的杂糅倾向,跨界性、综合性趋势日益凸显。“尤其是,各个阶段表演小品的演员都是以喜剧性演员为主体,他们来自话剧、影视剧演员中的喜剧或擅长喜剧的演员,或者曲艺演员中的相声、二人转、滑稽表演演员。其中,尤以曲艺界演员居多。曲艺演员与话剧、影视剧、歌舞演员联合表演,曲艺演员与其中某类演员合作成为常态,曲艺演员基本在小品中不可或缺。 ”向云驹说。“小品以曲艺演员为主、以曲艺作品为主、以曲艺结构方式为主、以曲艺的活动活跃为主。 ”表演艺术家黄宏结合自身的实践经历也认为,小品跟曲艺之间确实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崔伟看来,最初源于电视晚会的小品30多年走来,艺术路径和风格的变化是巨大的,但总的趋势其实很鲜明,即表演主体的明星化、艺术表现的喜剧化、表演方式的效果化、故事题材的平民化。因此,在这样的艺术特色走向与强化中,小品已越来越离开了传统意义戏剧文化概念下小品的文学追求和艺术要求。“这种走向是否对?很难评价,它决定于发展的社会和文化基础,包括创作和表演主体的文化与审美气质。 ”崔伟坦言。未来,小品如何获得更宽阔的发展空间?中国曲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曲华江认为,随着时代的变迁、文艺事业的大繁荣,人们的精神生活和娱乐方式日趋丰富,如今小品与以往辉煌时期相比,光彩略有黯淡。然而,一个艺术门类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会暴露出其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小品也是如此。“比如,专业从事曲艺小品创作的人才与团队力量不足;过于注重搞笑和包袱,缺失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依赖网络笑话、短信、网络段子来替代在生活中的体验和发现进行创作;承担了过多宣传和教育的社会功能,自身艺术趣味下降;创作主观禁忌过多,远离人民群众关心的社会热点等。 ”曲华江表示,曲协工作并不讳疾忌医,今后的小品要想获得更宽阔的发展空间,需要业界有志之士积极面对和解决这些问题,助力其走出困境。

作者简介

姓名:赵志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