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设计学
“腹地智慧:站在西部看中国设计”学术论坛综述
2016年11月16日 10:34 来源:《装饰》 作者:周志 王小茉 刘晶晶 张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11 月28 日上午,由中国装饰杂志社与四川美术学院共同主办的“腹地智慧:站在西部看中国设计”学术论坛在四川美术学院虎溪校区多功能厅拉开序幕,有来自28 个省、市、区、150 所高校的约400 人参加。论坛邀请了国内外知名设计研究者和设计师、优秀的政策智囊、企业管理者、投资专家、知名媒体人。本论坛发起人之一、《装饰》杂志主编、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方晓风担任学术主持。论坛从社会、经济、文化、高校责任与任务等不同角度切入,以九个主题发言共同完成了一场“跨界”的学术交流。本文即为嘉宾发言的整理,有删节。

  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是中央深化扩大对外开放的全新布局和重大举措。而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西部地区在我国经济发展、文化崛起的过程中也将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西部的设计拥有自身显著而独到的特点。西部地区幅员辽阔,民族众多,加上大资本的介入、时尚的冲击相对东部而言相对较少,原生文化形态得以更好地延续下来。当东部发达地区频现设计被资本与时尚裹胁的尴尬之时,西部出现的那些具有明显的地域性、民族性、多元性的淳朴的设计案例,似乎更能体现出设计的初心与智慧,也更值得我们关注与思考。由此,中国装饰杂志社与四川美术学院合作召开了“腹地智慧:站在西部看中国设计”学术论坛,正是意在以西部设计的实践与经验为引子,思考未来西部设计,乃至中国设计发展的路向。

  论坛发言嘉宾为(以发言先后为序):《装饰》杂志主编方晓风、四川美术学院副院长郝大鹏、西线工作室建筑设计师魏浩波、中国美术学院城乡统筹研究院院长曹增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教授马泉、长安汽车欧洲设计中心总经理陈政、央视财经频道直播评论员陆新之、四川美术学院副教授谢亚平、德国奥芬巴赫造型学院院长贝恩德·柯睿格(Bernd Kracke)。

  方晓风:《西部:一个设计反思的视点》

  “腹地”和“资源”,是关于西部的两个概念。回顾中国历史,西部在其中承担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和战略意义。以抗战时期为例,如果没有大西南作为后方,八年抗战难以坚持。世界发展到今天,文化之间的竞争残酷。所以,西部又是一个文化腹地。今天在东部地区很多已经沦丧的东西,在西部可能仍然保留着。

  以往谈西部,经常将它作为落后的代名词;讲“西部开发”,意思是东部地区要帮助西部地区。但是其实,东部地区时髦的设计很多来自对西方的模仿复制。从文化溯源的角度讲,西部是非常值得重视的资源,这其中有很多鲜活、有生命力的东西。我希望东部地区的人更多地关注西部地区,不是要帮助,而是从中学习。

  成都和重庆这两个相邻不远的城市,原本性格差异非常大,但是如今,它们的面貌却已经趋同。在这样的背景下,有人提出了“山水城市”的概念。但它太表面化,根本不能解决问题,更多是商业上的宣传手段。真正的山水城市绝不是把建筑做得像山一样,而是强调城市与山、水之间和谐、依存的关系。就像阆中,它保存至今的风水格局,所呈现的是古代城市对风水的关注,以及在城市建设中的体现:瓮城与主城门之间呈一定角度,是为了防止“泄气”;城中道路基本没有完全贯通的,也是为了气的控制;传统上认为水能带来生气,作为沿水发展的城市,阆中有很多的水口建筑。以上这些形成了中国特有的景观手法,是我们国家“山水相依”思想的体现。这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真正的山水城市——人的尺度与自然尺度之间关系适宜。

  再例如贵州的西江苗寨。苗族人在并不富庶的土地上建造出如此大规模的聚居建筑,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延续了那么多代人,是什么维持了如此大的人群在这么一块贫瘠的土地上高质量地生存下来,并且最终形成壮观的聚落景象?如果只从建造能力考察它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现在的建造能力已经远远超越了过去,而仅从审美上看待也会有偏差。西部地区环境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多山,自然资源与生态基础相对薄弱,所以对西部的开发需非常慎重。以西部模仿东部的发展模式,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最后一点是关于文化立场。文化立场最关键的作用是“定义自身”。对文化立场的遗忘或者忽略,会导致一系列问题的产生。在这里,可以美国人的西部作为参照案例。“西部”成为一个特殊的词,与美国文化有很大关系。美国人讲西部,是因为其新移民身份在美洲大陆找不到自我认同,他们通过向西部进发重新定义自己。那个时期,美国出现了大量植根于西部的行动、文化与艺术创作,包括产生了经典的牛仔形象。在这个形象塑造的过程中,美国人塑造了自己的文化,确立了自己的文化形象,摆脱了欧洲的文化印记。虽然中国与美国的历史背景很不一样,但我们在今天面临着相似的文化处境,即如何定义自身。与美国恰恰相反的是,中国的情况是原本拥有非常丰厚的历史资源,但在渐进开发的模式中忘记了自身。所以,我们需要再次回到西部,重新认识自己。

  因此,在今天思考西部设计时,更应该注关注我们所拥有的不一样的起点,采用不一样的策略,走不一样的路。这些正是中国文化存续和发展的希望所在。在西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有两个值得警惕的误区:一是大城市化。中国是以农业为基础的国家,西部农业所占比重很大。目前中国的城市化发展非常糟糕,通过第一轮城市化运动,把人口从乡村抽离出来,最近又开始搞“美丽乡村建设”,而美丽乡村往往结合着土地流转,土地流转之后,又进行村镇的拆迁和更新。然而,人没有了,房子没有了,传统文化可以依托的东西也就没有了。西部本身的自然条件不应该走大城市的道路,而可以采取城市组团、城市集合的方式。二是旅游化。很多人把西部发展寄希望于旅游业,称其为“无烟工业”。但目前中国的旅游开发模式,似乎全都在模仿丽江,最终,旅游业在无形之中成为摧毁当地文化的利器。若想避免这些,需要明确和清晰认识的还是我们的价值标准,即文化立场,否则西部所谓的发展实际上是一种自我否定的开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