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设计学
经验、断裂与连接:成都设计生态对话录
2016年11月16日 10:42 来源:《装饰》 作者:彭宇 汪燕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本文围绕与五位设计人的对话,共同考察成都的设计生态,以此呈现西部设计的经验和状态。通过此考察,重新绘制设计与社会、文化以及地域的种种联系,尝试以批评的眼光看待当代西部城市化进程、互联网浪潮中产生的新思维。

  一、2015,创意之城

  2015 年版的Lonely Planet 丛书向世界这样推送成都:“成都自三国时在政治舞台上惊鸿一瞥后,便在‘水旱从人’的护佑下,认真贯彻起生活的雅趣。天府的上空飘荡着麻辣诱惑,城里的人踏奏出安逸的生活节奏,无论是古代文人骚客,还是时下弄潮儿,无不陷入这张温床,在身与心的双重满足后,不舍离去。”这样的描述,无疑是成都最愿意向世界展露的面貌。成都市政府对于未来也充满信心,在官方宣传中写道:“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不断强化的区域合作与竞争,使得传统地理意义上的边缘地区逐渐摆脱远离中心的困境。我们工作的重点是要着力创新驱动,统筹推动创意设计与三次产业深度融合,促进我市经济和社会发展能力现代化,加快建设服务业核心城市,不断提升城市国际竞争力,形成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区域性创意设计中心。”[1]

  在政府的规划下,2015 年9 月第二届成都创意设计周如期举行,设计周设有论坛、讲堂、展会、大赛等主题活动。这次设计周被民众分享最多的项目不是主展场的活动,而是魁星楼街的艺术节——“少城有明堂”:艺术、设计与摇滚齐聚这条文艺小街,大家摆起摊,沉醉于摇滚和啤酒之中,用四川话聊着艺术与创意。明堂艺术节策划方非常明确这是一个作为创意孵化器的作品,艺术节带来的影响力和关注度已经让这个策划团队介入成都市青羊区文化品牌的建设中。三天之内艺术节吸引了近十万人的参与和关注,换来的是300 万元的资金投入。作为另一个青羊区政府重点扶持、成都市文化局首批命名的市级文化产业基地——成都西村大院,也于2015 年初投入运营。西村项目支持了建筑设计师刘家琨的理想主义情怀,但为这个设计追加的预算让整个建筑群的成本大大提高,也让这个房地产项目本身背负了太重的经营压力。虽然西村一直坚持与艺术保持密切的关系,但从招商情况来看并不理想,大家都期待着西村可以基于建筑和环境本身,展开更多元的文化和艺术项目。

  2015 年的成都,还有广州著名的文化品牌“方所”的开业,带来了体验式多元文化空间的成功范例;远洋太古里开放的商业空间里穿插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时尚品牌和公共艺术;在城市的一环和三环之间,更有436 文化创意机构成立,广告产业园区IBOX 成立,U37 创意仓库成立,东湖艺术公园成立……

  2015 是成都创意文化沸沸腾腾的一年。然而这一年对于大多数的成都设计企业和设计人来说,却是另外一番感受,他们和他们的企业正在经历寒冬降临前的瑟瑟凉意。2015 年,成都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0800亿元,增长8% 左右,比上一年度下降了两个百分点。从2012 年就开始持续的经济放缓,特别是房地产危机带来的连锁反应,对设计业的影响十分明显,许多优秀的设计机构也面临着业绩急速滑坡。与此同时,移动互联网时代铺天盖地而来,在新的变革浪潮的冲击下,传统设计行业第一次感到茫然而无力。

  成都,曾一度被媒体认为是中国宜居第一城,被艺术圈看作是继北京、上海之后中国当代艺术的第三城,被《新周刊》热炒为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最适合投资的第四城。但是今天,在政府的大力宣传和扶持下,我们却很难看到成都设计业与这些排名相匹配的成绩,它甚至在各种创意的繁华中显得更加沉寂,并与当代中国艺术与设计发展的线脉渐行渐远。是过度依赖政府,还是创意的土壤不再?成都今天的设计生态怎样?它过去的经验是什么,未来的格局会怎样?这是成都的设计人共同关心的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