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设计学
芒福德对现代设计的反思
2019年11月07日 15:30 来源:《齐鲁艺苑(山东艺术学院学报)》 作者:李青青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刘易斯·芒福德作为世界级的文化巨匠,其研究领域十分广泛,包括科技、城市、文化、艺术等方面。他常常因为建筑、城市规划等方面的突出贡献为中国读者所熟知。实际上,他对现代设计也有着独到而精辟的见解。他通过对城市、建筑、技术、文明的描述表达了他对现代社会、现代设计的独特看法。他认为现代社会造就的生活环境存在着两个极端:一是城市、建筑设计在纵横向上的巨型化发展趋势;另一个则是产品设计以及人类生存空间的精小化趋势。芒福德对现代设计的反思与批判为我们理解现代设计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关 键 词:芒福德/现代设计/反思

  作者简介:李青青,女,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设计理论研究,上海 200444

  刘易斯·芒福德①作为世界级的文化巨匠,其研究领域十分广泛,包括科技、城市、文化、艺术等方面。他常常因为建筑、城市规划等方面的突出贡献为中国读者所熟知。实际上,他对现代设计也有着独到而精辟的见解。他通过对城市、建筑、技术、文明的描述表达了他对现代社会、现代设计的独特看法。他认为现代社会造就的生活环境存在着两个极端:一是城市、建筑设计在纵横向上的巨型化发展趋势;另一个则是产品设计以及人类生存空间的精小化趋势。芒福德对现代设计的反思与批判为我们理解现代设计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一、形:“巨大症”

  1.微观:建筑的纵向发展

  现代设计早期是通过建筑设计体现并蔓延到其他领域。芒福德对现代设计的关注也是从建筑开始的。在其作家生涯的前期,他著有许多建筑相关的论文与著作。他认为“建筑不像绘画或诗歌,它的成型过程和结果都要服务于人类生活的目的。所以建筑首要责任是社会责任,帮助社会提高日常生活的品质。”[1](P183)可见,芒福德将建筑视为一种文化意义上的家园。然而,随着现代设计在全球的蔓延,一栋栋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向世人展示着现代设计的权威。用芒福德的话来说,“他目睹了一幢幢摩天大楼拔地而起,组成雄伟军阵,自海岛尖顶开始雄赳赳一路行进直至新城的中心地带。”[2](P187)芒福德把摩天大楼、工厂厂房、大规模生产以及城市向郊区的蔓延统称为现代社会的“巨大症”。这种追求体量、数量、规模的巨大化,让生活于其中的人饱受折磨。芒福德对其进行了尖锐的批判,他认为这是一种物质诱惑,是一种对建筑、对城市的误解。正如他在《棍棒与石头》中试图论述的理论一样:“若妥善、正确理解,建筑就是文明本身,二者密不可分。文明又是什么呢?文明就是人类通过社会的人化过程……”[3](P186)而现代建筑却将这种人文因素剥离,试图建造一种“供人居住的机器”。

  芒福德对现代设计造就的“巨大症”最深刻的反思体现在他对摩天大楼的批判中。芒福德曾经生活的纽约城经过现代商业设计的洗礼,已经成为高楼林立的现代大都市,很多纽约人都满怀欣喜的欢迎这种“建筑界的新事物”,高楼大厦在很多人眼里成为了城市发展的坐标,成为了美国进步的标志,“象征着国家和城市无法阻挡的上升前进势头”[4](P188)。而在芒福德眼里,“摩天大楼则是许多谬误的主源”[5](P188)。城市太大、太拥挤、喧哗吵闹、快节奏都令生活于其中的人头晕目眩。在他看来,“高层楼简直算不上一种建筑,而是‘一种大批圈人、提高地价、大把搂钱的做法'”[6](P482)。在摩天大楼还是一种新生事物向全球蔓延的时候,芒福德就警觉到事态的严重,他认为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将带来一系列的城市问题,剥离人们对建筑家园的情感寄托,会影响甚至危害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在芒福德的年代,这些言论可能被认为是危言耸听、杞人忧天,如今当我们再去回望这段历史,我们会发现许多大城市甚至中国当今许多大都市的发展都已经或者正经历着他当初的预言。

  当然,芒福德对这些巨型化的大楼、厂房不是全盘的否定。他也承认建筑高层化是技术进步、城市发展不可避免的。他也推崇一些好形式的高楼,比如沙利文设计的一些摩天大楼,运用了现代技术、采用了新型材料,高大结实,为城市的大型车站、工厂等提供了所需的空间。芒福德还花笔墨褒扬过许多隐姓埋名的建筑师作品,他认为这些建筑作品能够在现代化的思潮下,运用新材料并结合本土特色,具有时代和地域魅力。可见,他对现代建筑并不是持全盘否定的态度。

  2.宏观:城市的横向蔓延

  而从宏观层面来讲,芒福德对“巨大症”的批判也是对工业城市无节制膨胀、蔓延的批判。芒福德一度认为城市应该是人类“爱的器官”、温情的家园。然而由于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城市无限的膨胀,城市内部交通拥堵、人口爆棚,城市内部贫富悬殊。工人阶级的生活处境越来越差,工业的发展一方面带来了极大的物质满足,另一方面有又迫使人们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环境的恶化、资源的匮乏、交通拥堵、住房紧缺……

  这种不断蔓延的都市状况,不断追求巨大的物质增加和消费,在芒福德看来属于“超大都市”阶段②,已沦为“衰落中的城市”。而伴随着世界大战的威胁,芒福德看到这种衰落的速度和趋势越来越快、越来越明显,并已在世界各地逐渐蔓延开来,正如他所说“过度增长的城市,不再是孤立的现象或单纯政治集中的象征,而开始成为主导的模式”[7](P264)。并且这种大都市的不断蔓延还会带来城市扩张的恶性循环,就像马克思所认为的一样:“城市愈大,搬到里面来就愈有利,因为这里有铁路,有运河,有公路;可以挑选的熟练工人愈来愈多;由于建筑业中和机器制造业中的竞争,在这种一切都方便的地方开办新的企业……花费比较少的钱就行了;这里有顾客云集的市场和交易所,这里跟原料市场和成品销售市场有直接的联系。这就决定了大工厂城市惊人迅速地成长。”[8](P301)所以说工业城市的无节制蔓延会不断的陷入巨大症的漩涡中,直到走向最终死亡。

  芒福德对城市巨大化发展的批判不仅仅针对城市居民、工人阶级的生存状况恶化。由于芒福德生态学的立场,他对城市巨大症的批判还指向城市蔓延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他认为“城市与其周围环境的这种密切联系,不幸却被现代人类瓦解着:他们计划以种种受消费者欢迎的人工形式代替复杂的自然地形和生态联系;这对他们自身是危险的。”[9](P12)近代工业城市环境污染严重,生态恶化,资源枯竭,芒福德曾经说过,“大都市蔓延区即生态灾难区”。可见,芒福德已敏锐地发现,城市“繁荣”发展是以对“人类家园”破坏为代价。他认为这种发展模式从本质上是反人类的,它给人类生存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以至于在市中心想呼吸新鲜空气、看蔚蓝天空都成为一种奢望。“在这个世界里,玻璃、橡胶,玻璃纸完全地把他和禁欲的生活隔离开。大都市人最精彩的生活,就是离不开纸的生活”[10]。大都市人的生活已经完全被物质世界禁锢了。“世界上有些地区原有的宜人的生活方式在‘向四面八方蔓延的城市’(laville tentaculaire)的冲击下受到损害。”[11]

  芒福德认为,城市原本作为人类生存的场所、心灵的家园,作为人生的大舞台,如今却因为无休止的城市扩张,人们丰富多彩的生活因高昂的地价、高昂的交通延误费、工人缺乏保障、资源存贮匮乏,环境污染而变得越来越没有生气。

作者简介

姓名:李青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