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舞蹈学
舞剧构思刍论
2016年04月05日 08:55 来源:《北京舞蹈学院学报》 作者:张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纵观中国近半个世纪的舞剧创作,笔者认为在舞剧创作实践中存在“构思”能力薄弱的问题,构思环节缺少深思熟虑和独具匠心的艺术视角。本文针对这一现状提出了提高构思能力的方式方法,结合具体舞剧案例加以分析论证,以期对舞剧创作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帮助。

  关 键 词:选材/内在感受力/视角剧核/形象的种子

  作者简介:张麟,男,博士研究生,副教授,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副书记,主要研究领域:舞蹈创作理论、舞蹈批评与舞蹈美学,上海 200040

  纵观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中国舞剧创作,已经产生了一种特定的“故事型”的构思方式,通过连续的场景,按照故事发展的原委,分幕分场进行交代,甚至严格按照故事发展的引子——开端——发展——高潮——结尾来进行结构,这种传统的构思方式不能说不好,比较符合中国观众的欣赏习惯,但是舞剧的艺术表达会在这样的构思方式的制约下,难以透彻地去展示戏剧情节背后所蕴藏的强烈的情感冲突和人物心理,缺少了舞台的形象感和丰富感。大型壮族舞剧《妈勒访天边》是一部反映壮族历史的舞剧。该剧摆脱了流水账式的再现手段,将一部壮族的雄壮历史浓缩为一个再造的民间传说。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民族的精神追求得以完美的体现。独特的壮族人文内涵和精神底蕴相统一,既是对壮族历史的反映,也是对人类追求生命之勇敢伟力的讴歌。剧中环环紧扣的舞蹈情节,让观众在跌宕起伏中感受生命的伟大,感受壮族文化的多姿多彩。从这部成功的舞剧中我们也可以总结出一个道理:舞剧的艺术特征要求舞蹈编导要深刻地理解和感受舞剧题材,寻找到特殊的讲故事的手段和方法,来体现这一舞剧题材的艺术特色,同时彰显出舞剧作品自身的艺术特色和品格。再宏大的主题也需要一个小的切入口来展开,再雄壮的激情也需要一个小的情感点来衔接。这个切入口就是创作者的深思熟虑和独具匠心,就是创作者独特的艺术视角。如何提高这种构思能力正是本文关注的问题。

  一、恰当的选材

  选材就是作者所选定的艺术表现的对象(人物,故事,情节等),作为创作者进一步进行提炼和加工的创作材料。有人说题材选对了,作品就成功了一半。诗人歌德指出:“如果题材不适合,一切才能都会浪费掉。”[1]从中足见选材对艺术创作的重要性。的确,选材直接牵涉的是艺术作品的立意、思想内容和艺术呈现与传达。或者画地为牢,或者海阔天空,选材得当对于艺术作品是否能够打动观众起着先决作用,也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质量和艺术风格。舞剧的选材与一般戏剧的选材有共同的特点,但也有所区别。一般的戏剧选材要遵照的原则是要有生活,要有戏剧冲突,要有深刻的思想内涵,要有独到的艺术视角,而舞剧的选材除了上述几点以外,还要考虑到可舞性,也就是说在舞剧选材之初,就要考虑到舞剧艺术的本体特点,从本体特点出发来选材,选材是否适于用舞蹈艺术来表现。舞剧选材的过程其实已经融入艺术构思的过程。从主题思想的确立到中心事件的选择,从人物关系的安排到情节的发展,都要在“舞”的束缚和制约下,进行有限制的选择和构思。这里所说的可舞性并不是生活场景的机械模仿,也不是自然主义的再现,更不是生硬的用舞蹈来讲故事,而是指“情感”,是对生活现实进行高度提炼后的情感意象的表现。

  陆军教授在其《编剧理论与技法》中对小型戏剧的选材做了系统精辟的论述,这值得我们借鉴。第一,用“心”选。这是指选生活中令你怦然心动的东西,选你直接从日常经验中感受到的独特的东西,选留在你心里几年、甚至几十年,一想起来就使你颤抖的东西,抓住这种感受,再往深处寻觅,你就可以获得最珍贵的题材。第二,用“身”选。这要求你积极投身生活,参与生活,拥抱生活,选你自己身入其中的熟悉的题材。第三,用“眼”选。这是指要有艺术发现的眼光。一个出色的剧作家,应该长久地注视生活,只有擅于从生活中发现闪光的东西作为自己创作的材料,才有可能写出与众不同的作品,发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声音”。第四,用“戏”选。舞剧具有戏剧特征,要有冲突,通过动作来揭示冲突,通过冲突来显现情感,激发情感体验。

  我们生活的海洋广袤无边,历史更是留给我们无价的财富。乍看起来似乎可选的题材非常的宽广和多样,但是每每到创作之时,很多艺术家苦于找不到好的题材。这是为什么呢?是缺少感动,缺少发自艺术家内心的,由衷的感动。生活每天都在继续,就看艺术家从中是否能够发现和体悟到触动自身情感的“点”。舒巧老师大半辈子创作舞剧三十余部,其中既有重大题材的展现,又不乏众多小人物的塑造,说到底其实就是这些人和事,每每都触动过舒巧的内心,让她有思考,让她有一种情感,让她有创作的欲望。因此舞剧的选材,对于艺术创作者来讲首先是是否有情可发。戏剧家郭沫若在其剧作《屈原》、《蔡文姬》的创作中,虽然并不是直接写自己熟知的生活,而是写一个历史人物,但在其中却始终贯穿和融入了个人的生命体验。而对于古代题材或历史题材,除了阅读大量的资料以外,仍然需要创作者将自己生活的经验投射到你所关注的对象中,把你对生命、对人生、对世界的认识投射到创作中,那么这样的选材才会有“情”,才会有新意,才会有创作者自己的视角。

  二、内在感受力

  艺术家的审美体验,乃是对人的内在生命活动的体验。这一体验的能力是主体进入“他人”的心灵以及对人性理解的能力,是对主人公复杂灵魂的把握,是对人物处于各种情境中心理动机的体验以及把这种体验凝聚、集中的能力,同时也是基于创作者本身对于这个人物自身的一种判断和理解。在王玫的现代舞剧《洛神赋》中,我们看到了曹植人性最深处的悲哀,这部舞剧不同于以往之处就是创作者本人的感受力得到了无限的扩大和挥洒。舞剧源于《三联生活周刊》朱伟先生的一篇:《“洛神赋”与曹植》中对曹植的表述以及创作者由此而发的对个人生存境况的感慨。该剧除了背景、人物、关系和命运与历史相符之外,其中的情节都由编者编创。通过该作品,编导完成了一次和自己的对话:人究竟应当以怎样的方式,才能有尊严地活在这个时代?总编导王玫在导演手记中这样写道:“人到中年容易思考。但丁的神曲就诞生于此,他在自己的生命的‘黑森林’中,遇到了自己仰慕的诗人,后者带他游历了地狱和炼狱,在旅程的终点,女生贝娅特丽琪带他游历了天堂。在经历了这三个境界之后,但丁的心灵得到了净化。或许,曹植就是我的诗人,甄宓就是我的贝娅特丽琪,而这出戏就是我的《神曲》。”王玫还说:“《洛神赋》的诗句是男人写女人,赞美女人。历史上苟活了一生的曹植,最终却心驰神往写出了名传千古的《洛神赋》,其中的玄机就是苟活。是苟活的过程,供他成长,最终引导他至诗国的天堂:《洛神赋》由此诞生。舞剧虽然是个传统的题材,但表达的是对人的状态的思索。当然,这里并不提倡个人情感和判断无限的膨胀而遮掩了事实本身的面目,但就艺术家内在感受力的体现方面,这部舞剧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