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舞蹈学
关于舞蹈艺术评论问题的思考
2018年05月30日 09:26 来源:《北京舞蹈学院学报》 作者:邓佑玲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从创作者、表演者、评论者与受众四者的闭环关系引入展开,通过分析人类历史的构成、构成要素间的互动,以及人类历史演进中的几个误区的认识,从哲学和历史角度对人类价值取向进行了深刻反思。在艺术本质的探讨上,笔者认为艺术是“无限性和回望性文化”并“面向未来”。进而,结合当下艺术现象,剖析了舞蹈艺术所面临的具体问题,指出当代舞蹈艺术理论和评论工作者,应站在人类历史和艺术的长河中,在精神文化的引领下,怀抱对现实生活的真心,坚定“刺刀见红”的批评态度,有跨学科的理论知识框架,才能成为真正的舞蹈艺术评论人者。

  关 键 词:艺术批评/闭环关系/人文精神/艺术本质

  作者简介:邓佑玲,女,艺术学博士后,北京舞蹈学院副院长,教授,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领域:民族舞蹈文化、少数民族美学、舞蹈教育。

  一、创、演、评与受众四者的闭环关系

  有人认为,中国现在没有好舞蹈作品,原因是没有高水平的舞蹈艺术评论家。评论家们不挑毛病或挑不出毛病,编创人员就认为自己的东西还是不错的。而编导对作品评论的态度,通常有三种:对评论专家的意见置之不理;或认为评论家都没有说什么,观众说什么更不必理会;或是听得认真,坚决不改。

  还有人认为,没有好的编创团队,就不配有高水平的舞蹈艺术评论。作品不怎么样,作为评论家,自然不予评说。如新版的《红楼梦》电视剧,很多人不仅看不下去,甚至失去了批评的冲动。因此,一部作品问世,如果不能感染受众,不能引发受众的情感和共鸣,就难以获得好的评价。

  也有人认为,观众观演层次太低。观众说看不懂舞蹈,必然是水平的问题。

  更有人认为,编创者和评论者有高低,观众却没有分野。换句话说,观众是观棋的,编创者、表演者、评论者是下棋的,臭棋篓子没有观众的事。

  这些观点相互争执,莫衷一是。实际上,编创者、表演者、评论者和观众是一个相互关联的闭环关系,谁也离不开谁。但是,在这个闭环关系链中,有一个核心,即引领者的问题。

  首先,作品从思考到发生、呈现,都不来自观众,观众在这个环链之中一定不是引领者,所以创作不能盲目迎合观众。电影行业就往往会有这样的误区,认为只有轻电影①才便于传播,错误的认识带来创作上的误区,不少创作者拒绝深刻、追求浅白,笃定这才是时尚,如此方能受到青年人的青睐。殊不知,我们正处在一个大变革时代,大众需要通过文艺作品来映照自身、认知自我、认知时代、观照理解他人,电影、舞蹈、文学只有以其独特的方式传达生活的广度、思想的深度、人性的高度,才能叫好又叫座,才能传至久远。

  那么,可能的引领者是谁?有可能是编创者,也有可能是评论者,但常态是必须有编创者和评论家、受众之间的高层次互动。如电影《狼图腾》就是较好处理商业和美学问题的电影,深入开掘了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以及个体的身心关系,使其成为大自然史诗一般的力作。所以,在这个闭环关系中,编创者成熟的思考、评论者深度的理解,才能共同催生既具有思想深度、人性高度,又反映社会大风尚、引领大众审美的作品,才能引领舞蹈等艺术创作由平庸走向高峰、走向划时代。

  然而现实情况并不是没有人编舞,没有人评论,而是缺少精品力作,这才是我们面临的真正问题。中国是拥有五千年文化的第一人口大国,舞蹈从业者也可以说是世界之最,又恰逢中国史无前例的盛世,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舞蹈作品每年产量之大,是其他国家不可企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仍拿不出好的、划时代的舞蹈作品,问题就显得严峻。简单用“太浮躁”来概括,并不足以回答。舞蹈从业者理应从更高、更宽、更远的视角看问题,跳出舞蹈看舞蹈,再回到舞蹈看舞蹈。即,先走出“舞蹈圈”,再回到“舞蹈圈”。

作者简介

姓名:邓佑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