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戏剧学
词场玉茗古今师 ——清代诗人对汤显祖的回望与热评
2016年05月31日 09:46 来源:《四川戏剧》 作者:江巨荣 字号

内容摘要:入清以后,著名文学家钱谦益、冒襄、陈瑚、顾嗣立、梁清标以及熊文举、谢良琦、唐孙华、李茹曼、陆辂等人,或观剧,或评诗,或议论,以回顾、评说前贤,继续对汤显祖的政治活动、文学与戏剧创作给予热情的关注和崇高的评价。

关键词:汤显祖;戏剧;临川;钱谦益;诗文;剧作;演出;评价;大雅;文学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明嘉靖、万历间,汤显祖登上文坛和政坛,他的文才、气节、风骨,他不事权贵,注重节操,关心国事,冒死上疏,林泉养志,高蹈啸歌的政治人格;他才思万端、搜奇八索、丽藻巧构、彩笔风飞之剧作,便受到师友和评论家如徐渭、帅机、屠隆、梅鼎祚、邹元标、邹迪光、沈德符、吕天成、王骥德、袁宏道等人的高度评价和称赞。入清以后,著名文学家钱谦益、冒襄、陈瑚、顾嗣立、梁清标以及熊文举、谢良琦、唐孙华、李茹曼、陆辂等人,或观剧,或评诗,或议论,以回顾、评说前贤,继续对汤显祖的政治活动、文学与戏剧创作给予热情的关注和崇高的评价。本文以清代诗文家的一些代表诗作为依据,考察清代诗家对对汤显祖的回望与热评。梁清标的诗句“词场玉茗古今师”,代表了诗家与剧家对汤显祖及其“四梦”极高的赞誉。清人这类诗歌是从明代到现代对汤显祖认识和研究历史中重要的一环,值得我们多加注意。

  关键词:汤显祖;戏剧;临川诗文;剧作;演出

  作者简介:江巨荣,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古代戏曲思想艺术论》、《中国戏剧史论集》(合作)、《剧史考论》、《琵琶记校注》、《元明清散文选讲》,并点校《六十种曲》四十一种和《才子牡丹亭》等,发现了汤显祖佚文六篇,发表研究汤显祖和“临川四梦”的论文二十余篇。

  王国维在《录曲馀谈》中说:“义仍应举时拒江陵之招,甘于沉滞。登第后,又抗疏劾申时行。不肯讲学,又不附和王、李。在明之文人中,可谓特立独行之士矣”。①由于这样的特立独行,汤显祖的风骨和见识,以及杰出的诗文戏剧成就,在当时就受到热情的推崇和高度评价。他离世以后,直至入清,社会环境改变,社会矛盾变化,他的“四梦”,仍然享有崇高的赞誉,得到持续的追捧。清代诗人不仅以众多的诗篇赞扬他的品格和艺术成就,剧作家还以汤显祖的“四梦”为标的,仿效他的构思、情节、文字,构建自己的作品,成为清代剧坛不间断的汤显祖热和“四梦”热。关于明清剧家于“玉茗堂”派的传承、仿作,“四梦”的余风遗响,学者多有论述,此处不赘。本文试以清人诗为例,研究清代诗人如何回望汤显祖,即在他们的笔下,如何评价他的人生经历,热评他的“四梦”,再塑汤显祖的形象。这在认识汤显祖和他的剧作的传承中无疑有重要意义。

  一、钱谦益:确立汤显祖“四梦”的大雅地位

  钱谦益年龄小于汤显祖三十一岁,他们平生也没有见过面,但二人曾有书信来往,交情很深,文学见解契合。汤显祖的文集编成,托人带到常熟请钱谦益作序。钱谦益也不忘汤显祖对自己文学道路上启发引导之功。钱氏在与友人书中,多次谈到,自己十六七岁学古文,一头钻进后七子复古的圈套里,是李长蘅、程嘉遂、汤显祖把他从剽窃唐宋的歧路上扭转过来。由于这种启迪,在七子之外,知道有六朝、有白居易、三苏父子,有宋濂、有归有光。②所以他为汤显祖文集作序时,反复为世上无人知道、理解汤义仍而愤愤不平。议论中“未尝不喟然太息也”。钱氏在《列朝诗集小传》为汤显祖写作传略时,也盛赞汤显祖的才华、风骨、以及诗文成就。③这些都是钱谦益对这位文学引路人深厚感情的流露。

  除了诗文,汤显祖的地位和影响主要在戏曲,在“四梦”。“四梦”固然受到明代诗文家和剧论家高度的评价和热烈的称赞,但在音律上也遭到不少质疑和非难。早期的批评家,大多是在高度肯定的基础上,以戏曲特有的演唱要求作语言音律的批评。如王骥德肯定汤显祖技出天纵,匪由人造,同时批评“四梦”不遵法度,尽是案头之书。沈德符称《牡丹亭》一出,家传户诵,几令《西厢》减价,又批评他“不谙曲谱,用韵多任意处”。到后来,一些人依样画葫芦,只会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说汤显祖的“四梦”,多落调出韵,或有一些戏剧“改手”,对“四梦”大加砍伐,如同凌漾初所言,是“斵小巨木,规圆方竹”的鲁莽之举,④造成对“四梦”内涵和精神的曲解和伤害,这就无法认识汤显祖与其剧作的真面貌了。

  钱谦益没有对汤显祖的“四梦”作过正式的评价,但他喜爱汤氏的剧作,观演过《邯郸梦》、《牡丹亭》,都留有诗。观演《邯郸梦》有“邯郸曲罢酒人悲”之句。(见《有学集》卷四《辛卯春尽歌者王郎》)观演《牡丹亭》则言“台上争传寻梦好,恰留残梦与君看”。(见《初学集》卷十六《春夜听歌赠秀姬十首》之二)这都是有感之言。

  他在《姚叔祥过明发堂共论近代词人戏作绝句十六首》第二、第三两首说:

  一代词章孰建镳,近从万历数今朝。挽回大雅还谁事,嗤点前贤岂我曹。

  峥嵘汤义出临川,小赋新词许并传。何事后生饶笔舌,偏将诗律议前贤。⑤

  钱谦益领袖明清之际文坛数十年。他曾选录有明二百余年、一千六百余人的诗作编为《列朝诗集》,并对这些诗家的成就得失作过精到的评述。这两首诗,前一首回顾明末至清初的诗文家、词赋家,他以万历以来的词家(即剧家)为前贤,认为他们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后辈不应该随意加以嗤笑。诗中提出:明末以来,是谁在挽回颓风,让戏剧回归大雅?是谁在磨砺锋刃,建立标的?这就把汤显祖的作品放在时代和戏剧发展的重要地位上来观察“四梦”的思想,观察他在艺术发展中的意义。后一首直说汤显祖。他以为这位诗文家和剧作家是磅礴而出,峥嵘而生的人物。他的词赋戏曲,都照耀当代,可以流传后世。一些后生,不知深浅,他们不能领会和认识汤显祖剧作的精神和文采,理解他的意趣神色,却假借诗律韵律,妄发议论,嗤笑前贤,这只是一种言不及义的饶舌工夫。从这里可以看出钱谦益对人云亦云、妄发议论的不屑。这与杜甫《戏为六绝句》批评当年轻薄为文者嘲笑初唐四杰一样,杜甫说他们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现今的饶舌者,自然也无法遮掩汤显祖的光芒,阻挡汤显祖被称作“小赋新词”的剧作传流后世,光照后代。

  这虽是两首绝句,却辞短意长,显示出钱谦益观察汤显祖“四梦”的成就、对“四梦”进行戏剧批评重要的着力点。在他看来,如果不能深入理解汤显祖的思想,“四梦”的社会价值和文学成就,而斤斤计较他的格律,就会一叶障目,以偏概全,落入陷阱。可以说,钱谦益的诗,其实就是以他深刻的眼光,广博的学识,批评了人云亦云的肤浅之见,引领读者对“四梦”作深入的理解。这是钱谦益为捍卫汤显祖的文学地位、戏剧地位所作的努力,在清人对“四梦”的评价中起有关键的作用。

  钱谦益的评价标准得到很多呼应。如王夫之《夕堂永日绪论》在比较明代复古派与高启、汤显祖等人的不同时,把李梦阳、何景明、王世贞等所谓大家,归于艺苑教师,而将高启、汤显祖、徐渭等人称为各擅胜场的风雅之士。王船山就教师与高手,艺苑匠人与有性情、有兴会、有思致、有灵警的风雅之士作对比。认为前者只有局格(框框),自缚缚人。后者则如绝壁孤骞,无可攀登。他引李文铙的话说:“好驴马不逐队行”。明复古派中,自立门庭与依傍门庭者皆逐队而行者也,也就不是好驴马了。⑥这是非常生动的比喻。这里所谓的“教师”,只指那些无见解、无创见,只会按照教条,循规蹈矩、照本宣科的教书匠,他们一立门户,就无性情。就像普通驴马,随着马队,逐队而行,不敢越雷池一步。就像艺术家中没有创造性的工匠,只能模仿,不能创新。这样既束缚自己,又束缚别人。这算不上是好驴马。而艺苑高手,风雅之士,则横空出世,飞行于绝壁悬崖。他们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道路,虽不按部就班,逐队而行,但光焰照人,无可掩抑,这才是好驴马。这就把汤显祖与一般的词曲家的不同区分得十分清楚了。这是对汤显祖所作的整体观照,与钱谦益的看法异途同归,在认识汤显祖的人格和艺术成就上有重要启迪。

  吴人评《牡丹亭》设问十七条,对此回答得更直接:

  或谓《牡丹亭》多落调出韵,才人何乃许邪?曰:古曲如《西厢》“人值残春蒲郡东”,“才高难入俗人机”,“值”字俗作平,则拗。《琵琶》支虞歌麻诸韵互押,正不失为才人。若齗齗韵调,而失斐然之致,与歌工之乙尺四合无异,曷足贵乎?⑦

  这就回答了戏曲创作中文辞与格律孰轻孰重的问题。如果涉及戏曲的文学与表演的二重性,自以词乐双美最为理想了。吴山的评论不避讳《牡丹亭》有落调出韵的状况,但重点则突出汤显祖的才华,剧作的斐然之致。这与钱谦益评价的重点是一致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