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原创文章
[文萃] 专题推介:中国美术古籍研究
2018年10月22日 09:20 来源:《民族艺术研究》 作者: 字号
关键词:美术古籍;古籍整理;美术史;校勘;民族艺术

内容摘要:《民族艺术研究》杂志2018年第4期“中国美术古籍研究”专题栏目刊出3篇文章。2.当代美术古籍校勘、标点及注释问题分析——美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倪志云.3.中国美术史中的疑年考证研究/华强、叶康宁本专题主持人韦宾(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在引言中指出,美术史研究,不是普通的图像研究,更不是器物研究,而是对有艺术价值的图像及造型的研究。当代美术古籍校勘、标点及注释问题分析——美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倪志云,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教授)。观点摘要:古籍整理研究通常包括校勘、标点和注释三项工作,也可以说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美术古籍整理研究自然也不例外。(摘编自《民族艺术研究》2018年第4期“中国美术古籍研究”专题栏目,胡子轩/摘编)。

关键词:美术古籍;古籍整理;美术史;校勘;民族艺术

作者简介:

  《民族艺术研究》杂志2018年第4期“中国美术古籍研究”专题栏目刊出3篇文章:

  1.中国古代画史画论分析法研究 / 袁有根

  2.当代美术古籍校勘、标点及注释问题分析——美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 / 倪志云

  3.中国美术史中的疑年考证研究 / 华强、叶康宁

  本专题主持人韦宾(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在引言中指出,美术史研究,不是普通的图像研究,更不是器物研究,而是对有艺术价值的图像及造型的研究。但今天的中国美术史恰以普通的图像研究为潮流,这种研究背离了美术史研究的初衷。美术史不能只是一些对图像有兴趣的人文学者关注的对象,更应成为画家关注的学问。美术史首先是历史,其次是有关有艺术价值的图像的历史,文献是中国美术史研究的第一要务。原因很简单,中国有一千六百年不间断的书画史著述传统,这些著述勾勒了一千六百年或者自有中国文字文明以来最重要的美术现象,我们对中国近一千六百年来的美术现象的理解,不能完全借用那些文献记载起步晚的艺术史研究传统,不能从随机、零散的考古发现出发,而应从文献记载出发。解读古文献需要艰苦的训练,在当代以西方艺术史模式为参照的美术史教学中,这种训练是极度缺乏的。既缺乏适合中国学术传统的评价机制,也缺乏能力胜任的老师,更缺乏对年轻人的鼓励和引导,这些对中国古代美术的研究带来很多遗憾。本栏目发表的三篇相关论文,其中,袁有根《中国古代画史画论分析法研究》,从方法论的高度,结合具体案例,讨论了古代画学文献解读中所应注意的方法问题,认为分析法是古代画史画论研究所应采用的主要研究方法。倪志云《当代美术古籍校勘、标点及注释问题分析——美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则认为整理古籍的第一关是校勘。校勘、标点、注释是整理美术古籍的前提。20世纪以来,美术古籍整理研究在校勘、标点、注释方面存在明显的问题。华强、叶康宁合作的《中国美术史中的疑年考证研究》则指出年代问题在中国美术史研究中有重要作用,并据具体案例指出疑年考证所应注意的问题。这三篇文章从不同角度探讨了美术文献研究的基本问题,文字平实,逻辑清晰,有丰富的经验之谈,读后令人深受启发。

  “中国美术古籍研究” 系列专题文章的主要观点摘要如下:

  中国古代画史画论中的分析法研究

  (袁有根,山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观点摘要:分析法是中国古代画史画论研究所采用的主要研究方法。在文艺研究中,分析法又可被分为古汉语分析法、文学语言分析法和逻辑思维分析法等几种。古汉语分析法的具体运用主要有从分析字义、词义入手,从分析语法结构入手,从分析语言逻辑入手,从分析语言环境入手。文学知识分析法是运用文学方面的知识来分析画论,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逻辑思维分析法是运用逻辑思维对古代画论以及与此有关的资料进行逻辑分析,从中找出带有规律性的东西,得出合乎逻辑的入情入理的结论。

  当代美术古籍校勘、标点及注释问题分析

  ——美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

  (倪志云,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教授)

  观点摘要:古籍整理研究通常包括校勘、标点和注释三项工作,也可以说是古籍整理研究的“三关”,美术古籍整理研究自然也不例外。然而20世纪以来,相较于文史古籍整理研究的高水平成果,美术古籍的整理研究,在校勘、标点和注释三方面,都存在明显的差距,问题严重的应视为未过“关”产品。美术古籍整理研究者应重视“三关”标准,提高整理研究的水平。

  中国美术史中的疑年考证研究

  (华强,常州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叶康宁,南京艺术学院艺术学研究所副教授)

  观点摘要:中国美术史中的疑年研究名著,前有汪宗衍的《岭南画人疑年录》,后有汪世清的《艺苑疑年丛谈》。疑年问题最主要的是生卒年问题,“年代的记载是历史记载的一个基本条件,年代不明,就弄不清历史的进程。年代错乱,就会造成历史研究上的混乱。”疑年考证可以更好地解决我们对艺术家的作品界定,有助于我们了解艺术家的社会关系与交游以及便于了解艺术家在艺术道路上不断求索的过程。

  (摘编自《民族艺术研究》2018年第4期“中国美术古籍研究”专题栏目,胡子轩/摘编)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