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原创文章
第三场“汲古论坛”聚焦陈介祺与晚清金石文化的振兴
2019年11月19日 16: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霍明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10月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举办了主题为“格古鼎新:陈介祺与晚清金石文化的振兴”的学术活动。论坛邀请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陆明君、北京语言大学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所长朱天曙、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金石组副研究员卢芳玉、故宫博物院器物部金石组馆员熊长云、中国传媒大学中国书写文化研究院博士宋玖安五位学者主讲,陈介祺后人陈建受邀出席。论坛由中国文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谷卿主持,中国文化研究所副所长喻静评议。

  作为晚清金石学的杰出代表人物,陈介祺集藏古、鉴古、释古、传古于一身,收藏最富、鉴别最精、传拓最佳、贡献多方,对古器物及铭文考释多有创见,研究成果丰硕,其交游也囊括了当时几乎所有重要的金石学者,直接影响和推动了晚清金石文化的振兴。2019年是陈介祺逝世135周年,“汲古论坛”第三场即以此为契机,聚焦其以金石为中心的鉴藏、研究和交游活动,为全面认识和理解陈介祺的学术成就和他所影响的晚清金石学展开对话与研讨。

  卢芳玉担任国家图书馆善本特长部金石组组长多年,对陈介祺深有研究。国家图书馆曾出版《国家图书馆藏陈介祺藏古拓本选编》四卷本,其中《铜镜卷》和《古砖卷》即由她主编。论坛开始,卢芳玉首先结合自己多年来的整理和编纂工作,向大家介绍了国家图书馆馆藏簠斋藏古拓本的情况,包括古陶、青铜、钱范、铜镜、古砖以及古玺印、封泥、石刻等,借由大量图片展示,呈现出陈介祺的金石收藏、传拓以及在藏传过程中所做的考释和编纂工作。透过对一些具体拓本的分析,例如著名的《十钟山房印举》的成书过程,可以窥见陈介祺治金石学之严谨、细致、周详。卢芳玉特别提示,陈介祺的学术理念是藏古和传古并重,他跟拓工研习技法,形成“陈簠斋拓法”,为他的同辈和后学所称道。此外,由拓本整理中的相关问题出发,卢芳玉还提出一些对拓本制作年代、方式以及印谱钤拓成书过程等问题的追索考证,将讨论引向深入。

  熊长云博士专门做古代度量衡器的研究,他以大量图片展示了陈介祺所汇存的秦汉度量衡器及拓片,以及他在鉴藏、传拓方面所做的工作。陈介祺开创了以实物为资料研究度量衡的新风气,肯定了他在整个度量衡史研究中的先驱地位;陈介祺对度量衡器所反映的单位以及表针量值的重视,这使得度量衡器超过了以往“证经补史”的局限,从而开创了科学研究古代度量衡的新思路;陈介祺关于度量衡的定名和研究,例如一些秦诏量、秦诏版的定名及考证,深刻影响了现今学界对于秦代历史文物的认知。

  朱天曙教授是研究明清印学、印论、书写史的专家,他的发言勾勒了明末清初直至现当代金石学与书法篆刻创作的渊源与互动脉络,认为随着清代金石学的振兴,书法篆刻创作也随之出现了可贵的新思路,即从金石、碑版中寻找新的创作材料,促进书法篆刻艺术不断地丰富。他指出,陈介祺的金石收藏品类繁多、年代久远,为艺术家提供了很多珍贵的参考资料,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印外求印”等新的艺术创作方法影响至今。将陈介祺的金石收藏及研究置于这一历史和学术背景之下,可以更好地观照其在艺术史上所作出的贡献。

  透过大量史料,宋玖安博士介绍了陈介祺与金石圈友人的古文字交游,还原和展现了以陈介祺为中心的晚清金石学知识群体进行知识交流、知识生产和知识传播的状况。他首先介绍了陈介祺为友朋著述所作的批注,以及与友人之间围绕古文字学的往来商榷,肯定了他们所持学术立场的客观性。特别提到,陈介祺与友人金石拓本的交换极为频繁,且数量庞大,这使得友朋之间对彼此的藏品有及时的了解,有利于新的学术观点的切磋和形成。清代学术重金石考据,在陈介祺给友人吴大澂的书信中,就曾表达了以金石研究中发现的新材料对《说文》篆字做互证的观点,并为吴大澂提供了大量古玺、古陶文等拓片文字,促成吴大澂《说文古籀补》的成书。此外,陈介祺对友朋拓本多有资助和赠予,对友人遗著的整理更竭尽心力。

  陆明君是较早开始研究陈介祺的专家,相关著作得到了学界的重视。他首先肯定了陈介祺在晚清金石学的杰出地位,随后具体分析了陈介祺在藏古、鉴古、传古、释古等方面的成就。他指出,在藏古方面,陈介祺注重收藏早期珍贵的先秦三代之器,且把文字之器视为考索古代文明的重要载体和最真实的材料。他的收藏眼力高、藏品精,且兼顾藏品出土信息的考证。在鉴古方面,陈介祺独具慧眼、鉴别力高人一筹,这也得益于他的广闻博识和考古学修养。在传古方面,陈介祺的拓本数量众多、品类全面,且拓工精良,他对传拓方式特别是全形拓的探索研习颇具特色。在释古方面,陈介祺对陶文的发现值得重视,用古文字补阙《说文》的观点亦颇有创见。在他的倡导下,促成了新的释古学术思想的开拓和学术成果的出现。最后,陆明君特别提到陈介祺书札所包含的大量史学、政治学、宗教学信息,并强调了清代书信题跋研究的价值和意义,同时对当代学者研治金石学的知识结构、有关史料的辨伪问题提出了反思。

  在评议环节,陆明君应邀对各位主谈人讲述的内容进行了点评,还就陈介祺著述整理工作面临的困难、十钟山房印谱版本问题的复杂情况、陈介祺碑学思想的传承等问题,与各位学者展开交流与对话。

  喻静作总结发言。她指出,古人素重金石,以金石为永恒价值的载体,北响堂山《唐邕写经碑》碑文曰:“缣缃有坏,简策非久,金牒难求,皮纸易灭”。金石学将成为中国文化研究所未来的学科建设方向之一,“汲古论坛”也会持续关注相关研究的最新成果。

  (作者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霍明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