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市场
解密元代谢楚芳《乾坤生意图》
2017年09月30日 21:35 来源:《艺术市场》 作者:樊袆雯 字号

内容摘要:《乾坤生意图》因其有画家题款及明确纪年,是迄今为止英国人收藏的最早的中国绘画作品真迹,也是大英博物馆馆藏最珍贵的10件中国文物之一,与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手卷(摹本)、奥雷尔·斯坦因捐赠的敦煌绢画相并列。

关键词:乾坤;昆虫;蜻蜓;朱文;蝴蝶

作者简介:

  《乾坤生意图》因其有画家题款及明确纪年,是迄今为止英国人收藏的最早的中国绘画作品真迹,也是大英博物馆馆藏最珍贵的10件中国文物之一,与东晋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手卷(摹本)、奥雷尔·斯坦因捐赠的敦煌绢画相并列。此卷可分6个部分,每一组皆以数丛花草相互交错为中心、多种小动物穿梭其中,看似生机勃勃、田园逸趣,实则描绘的是动物为生存而绞杀捕猎的场景,并借此比拟世事。后有多人题跋,以元人居多,由此可观元代文人心境。此图流传有序,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到了英国,都有迹可寻。此幅图卷绘制精良,代表了元代工笔花鸟写实画风的较高水平,也是承袭宋画写实画风的典范之作。

  图1 《乾坤生意图》全卷

题跋考证

  《乾坤生意图》绢本设色,纵27.8厘米,横352.9厘米。长卷引首处题“乾坤生意”,款为“尚宝司卿程洛篆”,后钤印:“凤池晓色”(朱文方印);画心上有题款“至治元年孟春楚芳为达善画”,款上有朱文方印一枚“谢氏楚芳”,包首有题签“元谢楚芳乾坤生意图。神品。半古轩珍藏。23017”,数字下方还有钤印“□□□□”(白文方印),画心最右下角还有一方印“耿会侯鉴定书画之章”(朱文方印)。

  拖尾有题跋五则,其一为“花香草色竞春晖,蝡动翩飞各有私。得失纷纷何日了,寸心天地更谁知。松华道人嗣汉”。钤印有二:“昭庵”(白文方印)、“松华道人”(白文方印)。

  其二为“小虫营食各自私,潜窥巧伺相苦噬。鄙夫谋利不以义,其智亦犹尔之类。陈深”,钤印“陈深”(朱文方印)、“宁极斋徒”(白文方印)。

  其三为“唯虫能天固,尔性亦各自纤微。纷然变化孰可测,皆出于机入于机。陈植”钤印:“陈氏叔方”(朱文方印)。

  其四为“九野围花神,百虫媚幽好。冲抱长一如,谁言古春老。冯勉”,钤印“冯勉私印”(素文方印),冯氏此方印未用红色,一般来说不用红色用素色和丧事有关,即钤印时正处于服丧期间。

  其五为“□□□□浓艳里(笔者注:疑前面文字有缺失),蜻蜓乱点方塘水。饮露玄蝉自高洁,钩股螳螂势雄峙。螳螂之势何足奇,黄雀在后良未知。横行妄作奸雄者,回头视此应三思。花间蝴蝶无足数,翩翩只任风前舞。颠狂缭乱无定时,好与轻浮少年伍。可爱蜻蜓欵欵飞,尤爱玄蝉栖一枝。无求自足两清洁,不比红尘污浊儿。良工绘此真有意,观之亦可观世味。世味纷纷似此图,岂特闲中清玩器。宁波袁诚”,钤印 “袁诚”(朱文方印)。(图1)

  小虫营食

  此卷是元代画家谢楚芳绘制于元至治元年(1321),以工笔方式绘制的昆虫和爬行动物捕食为主题的画作。全卷可分为6个部分,每组画面看似平静美好,实却充满杀机。

  第一组(图2-1)是以车前草为中心,画面最右侧半空中,一只蜻蜓在俯冲,翅膀撞得一只苍蝇翻滚起来;车前草下方是一群蚂蚁正在肢解蝴蝶,沿着既定轨道将肢解的部分运回巢穴;而一只蟾蜍正伏在最大的一片叶子下注视这一切,伺机捕猎;植物上方还有一只蝴蝶翩飞,这一切乍一看祥和宁静。植物左侧有两只蝗虫,一只俯卧进食,一只正振翅飞翔,画家以此常见的田园之景将画面引导至第二组植物。

  图2-1 《乾坤生意图》第一组内容

  接下来一组(图2-2)植物是以白绿相间波浪形大叶子的芸薹为中心,并有带浅黄色花朵及花骨朵的蒲公英和低矮的三叶草长在其周围。仔细观察发现,芸薹大叶子中隐藏着一只蜥蜴,其做好了捕猎正在进食的蝗虫的准备;还有一只蜗牛在顺着叶子背后慢慢爬上去;芸薹上面有蛱蝶一只,车前草叶子中的虫洞就是它蚕食所致;蒲公英上方还有一只凤蝶。

  图2-2 《乾坤生意图》第二组内容

  地面上的青苔将画面导入第三组(图2-3),这组以柳梢下螳螂捕蝉之景为中心展开。一组隐匿在柳梢中,螳螂在擒获一只蝉,趁其不备将其牢牢抓住。然而,一只树蛙隐藏在不远处,正盯着它们;另一组则是在柳梢之外,蝉落荒而逃,背部着地,有点束手就擒的意味,捕食者紧随其后,俯冲向它,这一组昆虫的色彩与柳梢呼应,也起到了平衡画面的作用。

  图2-3 《乾坤生意图》第三组内容

  再接下来一组(图2-4)是竹子、牵牛花相交错中,前几组均有绿色苔点衔接,而此处没有,如此处理代表的景象是在半空中。竹子细枝上有一个莲蓬状蜂巢,一只黄蜂正在其附近活动,忙于构筑巢穴;不远处,一只黄蜂袭击黑蜻蜓,蜻蜓因翅膀受伤仓皇而逃,而黄蜂则高举战利品,飞向巢穴位置;豆娘上方一只红蜻蜓立于竹枝上,似注视着这一切。

  图2-4 《乾坤生意图》第四组内容

  第五组(图2-5)是以地面上一株热烈开放的鸡冠花为中心,花头高挑,呼应上一组植物。仔细看其叶子上有虫洞,应为花下昂首阔步的螽斯所为,这绿灰色蝈蝈应该为雄性,而它上方有一只绿色螽斯在俯冲向它准备着陆,这应该是一只雌性蝈蝈,它们应该是一对(参见韦陀著《自然的魅力:元代绘画和陶瓷中的植物和昆虫》(1279—1368);画面上方有三只蝴蝶,近处有一只略大的是玉带蝴蝶,略小的是菜粉蝶,远处大小远近不一,在翩翩飞舞。

  图2-5 《乾坤生意图》第五组内容

  最后一组(图2-6)是长势旺盛的黄蜀葵,花朵绽放,骨朵繁多,一只蜜蜂从右侧飞向花丛,一只红色金凤蝶正在一朵绽放的花上采集花粉。

  图2-6 《乾坤生意图》第六组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有多篇文章提及此作绘制精良,对所绘昆虫观察细致入微,图中蝴蝶数只,种类皆不尽相同,蜻蜓也是如此。不仅如此,对于动物动作、形态及小动物之间的互动,皆符合它们的生活习性;更难能可贵的是,竟然将昆虫的捕猎过程刻画得惟妙惟肖。如螳螂捕蝉的过程,虽描写两次,但完全不同。还能通过昆虫的动作、趋势体现出其内在的心理状态,如等待时机的蟾蜍,仓皇而逃的黑蜻蜓,其状态目的,皆让观者一目了然。

  图3-1 不同昆虫的足部处理

  图3-2 不同昆虫的足部处理

  此作对动植物的描绘细致入微,是长期观察概括、目识心记的结果;并且用笔恰到好处,对于不同昆虫足部的处理也很不一样(图3-1,3-2)。如绘蜻蜓足部的时候,用实起实收且中间有转折的线条来画;而在绘制黄蜂的足部时候,则是实起虚收,且墨色相对较淡;两种昆虫的翅膀不同,处理方式也非常不一样,二者翅膀上也都有透明之处,但渲染勾勒不同,也让观者感到了不同的质感。像这样描绘极佳的小细节,画中不胜枚举。

  良工绘意

  仔细观察此图还会发现,上面塑造的植物虽看起来旺盛,但也会有枯萎的枝叶边缘及虫洞等,一方面表现了昆虫对植物的蚕食,另一方面,也是画家追求自然写实的画法体现。画家采用工笔设色画法描绘物体,体现主题,毫无疑问是承袭宋画画风。两宋是工笔花鸟画的黄金时代,前期花鸟画受“黄家富贵”即黄荃(图4)开创的华丽风格的影响极深,此时的画作造型写实,勾勒精细,设色浓丽,不露墨线。宋代后期,仍然以写实为主,亦逐渐开始表达意境及主观情趣。

  图4 五代 黄荃《写生珍禽图》

  元代的《乾坤生意图》仍是这一画风的体现,本幅刻画细致,虽颜色艳丽,画风却清新脱俗,正是这一趋势的延续。画家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体会,目识心记后将花鸟写生再现,体现了植物花朵叶子的向背、体现了昆虫对植物的蚕食及相互的猎杀,且把最富戏剧性、最精彩的一幕表现出来,这种再现非完全照搬,达到了以形写神的境界,更达到了以客观物象传达画家主观想法的目的。工笔花鸟画不再以审美为出发点,在追求极致的写实中表达画家的观念,这无疑是元代工笔花鸟画的又一进步。

  画家谢楚芳,画史对其记载并不多,迄今未有发现他的其他作品,此卷是其孤本作品。但据推测,他应该是元代诗人谢应芳的兄弟,谢应芳也曾写诗《答谢楚芳》,其中一句“无声诗与有声画,彼此赢得虚名传”。(谢应芳《龟巢稿》卷四,四部丛刊三编景钞本)说明他当时还是有些名气的,也可能是位地方小名家,应该属于毗陵画派,也可能属于艺匠类画家。较为被大家熟知的元代开创性画风,如元陈琳的《溪凫图》(图5),就崇尚意趣,此作应该是陈琳与赵孟頫合作完成的,动物采取写实画法,但远不如宋院体画工细,工写结合,且动物后面的水还是用写意方法所作。

  图5 元 陈琳《溪凫图》

  宋元时期,是毗陵(即常州)绘事兴盛之时,画家以虫草为能事,细观迄今留有散件的元明画家谢楚芳、百里、江济川和吕敬甫等画风仍延续前人遗风,虽未以创新载入史册,但已达到很高水平。

  画家在画后还有一则款识,此款非常重要,不仅交待了此作的创作时间,还特地说明此画为达善所作(图6)。达善,应该是蜀儒张须,字达善,4岁时从其外舅出蜀入寓浙,承朱熹衣钵,曾“特命为孔孟颜三氏教授邹鲁之人服颂遗训”(明·冯从吾《元儒考略》卷二)。其还喜好书画收藏、鉴赏,因为清李佐贤在其《书画鉴影》中载,其在《王叔明天香深处图短卷》上就有其收藏印(《书画鉴影》卷五《卷类》)。另据《墨缘汇观录》载,张氏还曾在《索靖出师颂卷》后题跋(清·安歧《墨缘汇观录》卷一《法书》)。

  图6 《乾坤生意图》(局部)谢楚芳款印

流传有序

  《乾坤生意图》后面的跋尾更是耐人寻味,跋尾者多以题诗展示了作品的更深含义:花香草色中一派春之美景;然而,小动物们因为营食而潜窥巧伺,有着各自的私利,它们在捕猎的同时也有捕食者在盯着它们。据此,有人感慨“得失纷纷何日了”;也有人说虽然变化莫测,其实都是大自然的规律,即“皆出于机入于机”;也有人说“鄙夫谋利不以义”,人和小虫有什么区别?也有人作诗借图像观世味,体会画中真意。跋尾借物喻人、暗讽世事,亦体现了异族统治下文人的复杂心情,并把自己的不满通过作画写诗等方式含蓄地表达出来。引首题跋是明人程洛用篆书写的颇具道教意味的题目“乾坤生意”。程洛,明宣德年间中书程南云之子,先以尚宝司丞在内阁司诰敕,明成化乙酉年取入文华殿东耳房书办,以至今官则中书(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九)。题此卷时,他还是尚宝司丞。

  跋尾的第一位就是元代的“松华道人”(图7),后又有“嗣汉”二字,表明其与道教有关。后面题跋皆为诗,而且还有应和前诗之意。

  图7 《乾坤生意图》(局部)松华道人题诗

  接下来是宋末元初学者陈深的题诗,陈深(1259—1329)字子微,号宁极,吴中(今江苏苏州)人。其人学古不群,为名流所尚,草书步骤急救(元·陶宗仪《书史会要》补遗)。本卷跋尾诗应为陈氏典型书风(图8),点画简约、凝重、含蓄,多隶意,字字独立内敛,章法笔画高古,受《急就章》及“二王”书风影响较深。陈植(图9),元朝人,字叔方,吴郡(今江苏苏州)人,其或许是陈深的后人,文献载其“画树石甚有意趣”(元·夏文彦《图绘宝鉴》卷五)。冯勉(图10),字彦思,建德(今浙江建德)人。其幼有文笔,(元朝)天历中对策《清庙瑟赋》为时所传,至顺中登进士第,授韶州路佥判。其著有《土苴集》《大清一统志》。其人素性恬淡,为政简要,民乐利之。去官之日,贫不能归。(清·阮元《(道光)广东通志》卷二四一《宦绩录》)

  图8 《乾坤生意图》(局部)陈深题跋

  图9 《乾坤生意图》(局部)陈植题诗

  图10 《乾坤生意图》(局部)冯勉题诗

  上述题跋皆元人,且此作从完成到冯勉这里,一直都在江南一带流传。本卷仅最后一位是清代人袁诚所书(图10)。袁诚,为江南人,清康熙四年(1665)任提标右栛。(清·阮元修、陈昌齐纂《(道光)广东通志334卷》广东通志卷五十九)袁诚所写诗跋并不完整,前面有所缺失。袁氏虽为宁波人,但其后来在广东一带做官,应该是他把此作由江南带去广东的。

  此图卷不仅在中国流传有序,事实上其在国外的流传痕迹亦清晰。18世纪末,它已出现在英国,这应该是当年华夏粤省沿海地区频繁的商贸活动的结果。它也应是最早被英国人收藏的中国画作——很可能是通过中国与东印度公司的贸易或作为礼物送给外交使者而流传到英国的。

  画卷丝质封套内有款“W.Butler”和1797年(图11),表明这幅画卷曾被威廉·巴特勒(William Butler)所有。后来,托马斯·菲利普斯爵士(Sir Thomas Phillipps,1792—1872)收藏此作,1964年伦敦古文物的图书经销商莱昂内尔(Lionel)和菲利普·罗宾逊(Philip Robinson)从菲利普斯手中购买了这幅画,两人共同拥有。1998年,此作归大英博物馆所有。

  图11 《乾坤生意图》(局部)袁诚题跋

    结语

  《乾坤生意图》是一幅有明确纪年且流传有序的作品,亦是元代花鸟画承宋代工笔重彩遗风的典型代表,甚至比宋画更加细微精确。元人绘画尚意,《乾坤生意图》虽不是元代最具代表性的工笔画风,但为我们展现了元代花鸟画的另一个侧面——极致的写实画法,画家在目识心记的写实基础上赋予画作深刻的思想表达。另外,这种画法也影响承袭到了后世,清代蒋廷锡是这种画法的传承者,同是常州画家的恽寿平又以此为源头,创立了没骨画风。本卷年代久远、制作精良、纪元明确,是画史上一件重要的元代写实工笔作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