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市场
中间价拍品缘何成为“尴尬”存在
2019年06月18日 10:09 来源:美术报 作者:乔智华 字号

内容摘要:原标题:中间价拍品缘何成为“尴尬”存在2019年北京地区艺术品春季拍卖会逐渐接近尾声,朋友圈少了几件超高价拍品成交刷屏感,拍卖现场的感受就是艺术品收藏的两极分化,形成了一个“M”型。所谓的“M”型是指在拍卖场上,低估价拍品和超高估价拍品获得比较高的人气,介于两者之间的拍品就有点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感觉。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9年北京地区艺术品春季拍卖会逐渐接近尾声,朋友圈少了几件超高价拍品成交刷屏感,拍卖现场的感受就是艺术品收藏的两极分化,形成了一个“M”型。

  所谓的“M”型是指在拍卖场上,低估价拍品和超高估价拍品获得比较高的人气,介于两者之间的拍品就有点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感觉。在北京诚轩、中国嘉德和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专场中,低估价拍品不时引来众人争抢,超高估价拍品也会在几位电话委托中顺利成交,但是中间价位的拍品就让人感觉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其中原因我们先从选择购买这些不同价位拍品后面的藏家动机说起。

  低估价拍品后面的藏家一般而言在捡漏和喜欢这两种心理摇摆,这些作品价位不高,如果有捡漏的价格那就是快速获利的良机,相信每一个在市场的人士都希望得到此种机会。另外加上作品的价位也不高,有些作品确实画得比较好,自己也能承受这个价位,买来就当作消费,关键这些作品在将来有一个大概率升值的可能性,所以这部分藏家才会在低估价拍品上争得你去我来,好不热闹。

  其实经过分解购买低估价拍品中的捡漏和喜欢这两种心理,一种能够短期快速获利,一种在将来有大概率获利,归根结底还是作品具有投资潜力,大家才能争得头破血流,看看中国嘉德当代艺术专场黄予收藏的作品落槌价就能明白一二。

  对于那些超高估价拍品,背后举牌的藏家的根本目的还是看重作品的投资性价比,他们的动机其实和收藏低价拍品的藏家一样,只是这两个价位的藏家圈子不一样,类似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高价位拍品的藏家圈子有一套他们的游戏规则。他们想的是如何将蛋糕尽量做大,而不是像那些收藏低价位拍品的人士天天盯着自己的利益得失。

  这两类人对于价格的敏感度比较低,一来是低价位的作品价格就那么一点,能够在拍场举牌的人士已经经过海选,一般这些低价位拍品在入场客人的承受范围之内。收藏高价位的藏家,他们更加在乎的是投资收益比,而不是刚开始投入的资金多寡。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他们也不会去举那种价位的拍品,所以价格高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事,只要接下来还能以更高的价位卖出去就行。

  但是对于中间价位的藏家就没有这样的感想,他们对于拍品的价格弹性非常微弱,也就是说他们会在一个非常逼仄的价格范围购买一幅中间价位的拍品,一旦突破最高心理价位,他们就会果断放弃。我们可以尝试想一下,能够收藏中间价位拍品的藏家除了中间阶层以外,应该还有那些收藏高价位拍品的藏家。如果中间价位的藏家将手中的货卖给收藏高价位拍品的藏家,那样大概率他能够得到一个比价高的回报,可是一般高价位藏家只会等到这些中间价位拍品涨到一定高价才会去接手,如果作品的价格涨不上去,它是不太可能入那些收藏高价位作品藏家的眼,证明作品暂时还不在他们的关注范围。然而中间价位的拍品向下流动到收藏低价位拍品的藏家的概率也非常低,所以中间价位拍品大概率还是在收藏中间价位藏家之间流动,正如前文说的一样,他们对于作品的价格弹性非常低,超过一定的价位就不太可能有人来接手,这样就导致作品没有流动性,艺术品的流动性本来就非常差,加上这样内在的因素让流动性更加差,那就导致我们在拍卖场看到的现象:低价位和高价位作品被玩得热火朝天,中间价位作品无人问津。

  这样的现象正常吗?肯定不正常。就如一个社会的稳定发展应该是依靠庞大的中产阶级,艺术品市场中间价位的拍品应该是最热闹的区域,这才应该是一个良性的艺术循环发展市场,毕竟它们向下空间有限,但是向上有无限的可能性。现实却刚好相反,那我们就只能站在拍卖场之外来看拍卖,分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将艺术产业放入到整个经济产业链条中。我们将艺术品三种价位背后的收藏人士归置到整个社会中,他们对应着社会上中下三个群体。上面的群体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非常低,但是却拥有整个社会绝大部分的财富。中间阶层类似于中产阶级,他们理应占据社会的绝大多数,对于整个社会的发展繁荣起着压仓石的作用。下面的人士在社会中也只相应只有少数的人口,社会会给予他们比较多的关怀。

  现在遇到的一个大问题就是中间阶层逐渐失落,他们向上的可能性逐渐降低,但是向下的概率倒是慢慢提高,这也让中间阶层倍感焦虑,也是他们在艺术市场或者其他消费场所缩手缩脚的主要原因。在艺术品市场,高价位拍品的价格不断创新高,让中间阶层藏家望洋兴叹,他们努力跨越那道拦着他们的门槛,可是发现进入的门槛逐年在抬高,当他们收入的增长速度没法跑赢门槛的抬高速度时,那么他们就会有下沉的风险,让中间阶层如履薄冰,在拍卖场上小心翼翼,因为一不小心会损失比较大的机会成本。下面阶层就没此忧虑,在拍场中那些购买低估价拍品的人,就算购买的拍品造成损失也不伤大雅。

  在这种“M”型的市场形态中,艺术品市场的整体发展状况就可能不会让绝大部分人满意,因为占绝大多数的中间阶层没法从市场得到相应的回报。尽管市场的发展形态有些畸形,但是市场的运转机制又极其合理,因为在任何投资或者投机市场,游戏规则都是会造成极少数玩家赚钱和绝大部分人亏钱。要是人们觉得在这个市场没法赚钱,可能在他醒悟之后会逐渐选择转身离开,逐渐找到自己的人生新方向。但是我们绝大部分人会选择在一个极大概率会输的游戏里面,还尝试着用尽全身力量去博取一个好的结果。那为何在开始不做出一个好选择呢?

作者简介

姓名:乔智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