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前哨
[文萃] 蒂帕·梅塔电影研究
2017年09月28日 09: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朱星辰 字号

内容摘要:《民族艺术研究》2017年第4期发表朱星辰文章《印度电影导演蒂帕·梅塔电影研究》。作为当代优秀的印度电影女性导演,蒂帕·梅塔的作品关乎政治、历史、民族、文化、宗教,充满了对印度社会现状及女性生活的关注,具有鲜明的个性化风格。在叙事内容层面上,蒂帕·梅塔力图通过时空、视点及叙事结构来强化印度面临的社会矛盾、种族矛盾以及男女之间的性别鸿沟。而经由视听语言所建构的电影形式,则将印度人当下的生存空间及本体能量释放外化地显现出来。印度音乐在蒂帕·梅塔电影中的运用也独具特色。原文标题:《印度电影导演蒂帕·梅塔电影研究》。

关键词:印度;蒂帕·梅塔;叙事;影片;导演;梅塔电影;时空;视听;民族艺术;音乐

作者简介:

  《民族艺术研究》2017年第4期发表朱星辰文章《印度电影导演蒂帕·梅塔电影研究》。作为当代优秀的印度电影女性导演,蒂帕·梅塔的作品关乎政治、历史、民族、文化、宗教,充满了对印度社会现状及女性生活的关注,具有鲜明的个性化风格。蒂帕·梅塔的《我的希腊婚礼》《水》《土》《火》等几部经典代表作品所包含的主题及价值观念彰显了她对印度本土宗教文化所带来的传统生存环境的反思。在叙事内容层面上,蒂帕·梅塔力图通过时空、视点及叙事结构来强化印度面临的社会矛盾、种族矛盾以及男女之间的性别鸿沟;而经由视听语言所建构的电影形式,则将印度人当下的生存空间及本体能量释放外化地显现出来。

  文章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蒂帕·梅塔电影的叙事表现;第二部分,蒂帕·梅塔电影的视听语言呈现;第三部分,蒂帕·梅塔电影的主题表达。

  文章指出,印度电影导演蒂帕·梅塔的作品尤以浓厚的政治色彩见长,这种政治性更由于她1973年移民加拿大的原因而带有客观冷静的色彩;她向来喜爱以一种旁观的角度来探讨印度历史文化的冲突,并对众多禁忌话题加以挑战。在电影的世界里,梅塔用最基本的“生命元素”竖起话题的靶心,力图使更多的人也来思考掩藏在现实背后的哲学蕴涵。

  从叙事的特征来进行分析,蒂帕·梅塔的大多数影片是对过去时空及当下现状的描述,未来时空缺失。实际上,即使是对过去事件的描述,游走在那段时空中的人物或事件精髓却从未在当下时空(在场)中缺席过,种族、仇恨、宗教、妇女问题一直是梅塔对印度社会问题的几大关切对象。时空在梅塔的电影里就像一条永不间断的直线,指引作者对印度本土存在的各种社会问题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形而上的探讨。

  蒂帕·梅塔几部主要影片的人物设置体现了她精心布局的故事结构。与通常按照情节设置人物不同,在梅塔的电影里人物设置的关注点是人与周围元素之间的关系。这是因为梅塔电影的主题大都与政治或宗教相关,因此人与政治、人与宗教、人与民族等关系就显得更为重要。纵观蒂帕·梅塔的几部主要影片,她似乎习惯于运用无所不至的全能视角来看待事件,审视印度社会。依然是三部曲中的《火》《土》和《水》,《火》与《水》的叙事视角较为明显地体现为全知视角,片中几乎没有独白或旁白的出现,导演是叙事的“大影像师”,如同上帝一般将目光集中在受到宗教礼法迫害的印度妇女身上。

  视听语言方面,蒂帕·梅塔的影像也独具特色。其景别与镜头时长呈现出两种趋势:一种是客观叙述并且无音乐元素出现的场景,镜头长度较长,景别也很大;而当音乐出现时,镜头长度偏短,景别变成近景或特写。色彩鲜明是蒂帕·梅塔电影中的又一特点。《火》中的红、《土》中的黄、《水》中的蓝,既是美学三原色,又是生命三部曲的三色基调。

  印度音乐在蒂帕·梅塔电影中的运用也独具特色。由于本民族独有的特点,印度的电影离不开歌舞,蒂帕·梅塔的作品也不例外。其中,器乐作品承载了抒情功能,而歌舞作品则提供了影片的叙事动力。虽然歌舞音乐在梅塔的电影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可以独立出现的,当片中音乐响起时,电影的各种表现手法都被积极调动起来,为歌舞服务;但是其歌舞的作用和传统意义上的歌舞片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即歌舞所呈现出的欢乐场景与其娱乐性并未挂钩,而是为了映衬以后故事里所表达的悲哀。

  蒂帕·梅塔的电影音响同样分为动效和环境声,但是比较独特的有三点:一是梅塔更愿意将音响用在现实空间中,当虚幻空间出现的时候,则用音乐来替代音响。同时,梅塔也倾向于用音响来烘托人物命运。最后,在梅塔的影片中,音响同样有着作为象征符号的作用。

  蒂帕·梅塔的影片在剪辑过程中应用了大量的蒙太奇对比或隐喻镜头,造成与众不同的视听效果。而这样应用的首要原因取决于影片复杂的主题及文化内涵,其次直观上这样的剪辑方式也给观者带来了全新的内心体验。

  叙事及视听的建构是为了更好地彰显影片主题,在主题呈现手法上,片名隐喻是蒂帕·梅塔最常用的主题表现手法,如她的早期影片《宝莱坞/好莱乌》隐喻着两种文化的冲突,而三部曲《火》《土》《水》则分别象征着生之欲望、人性本能和爱的救赎。

  有学者曾说,在世界主要国家中,印度女性的社会地位是最低下的。作为女性导演的蒂帕心中有着强烈的反抗意识,“我的电影就是要打破陈规陋习,挑战盲目的传统。所以我的电影在印度拍摄十分重要。”“我希望可以消除世人对殖民统治、王侯欺压和神秘主义之下所产生的那个异国情调的印度的印象,因为它并不是真实的存在。”“‘阿普三部曲’里展示的生活方式多少年来不曾改变,这才是印度社会的现实。”蒂帕·梅塔的电影带着鲜明的政治、宗教意识。她关心现世的人际命运,尤其是处于被统治阶级的女性的命运。因此,她的电影不仅是她个人的声音,更是当代印度妇女的话语。如果说伟大的电影背后站着它们国家的话,那么“生命/元素三部曲”则为我们做出了印度式的回答:《火》里的妯娌、《土》里的保姆、《水》里的寡妇这些根植于印度土壤中的人物描绘着局部,却又书写了全体。

  原文作者: 朱星辰,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部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原文标题:《印度电影导演蒂帕·梅塔电影研究》

  原文出处: 《民族艺术研究》 2017年4期

  (中国社会科学网 胡子轩/摘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