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前哨
人性论与文人艺术的三种呈现方式 ——第十期“当代艺术学与美学论坛”综述
2018年07月10日 09: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孙晓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018年6月28日,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在院第五会议室举办了第十期“当代艺术学与美学论坛”。论坛议题为“人性论与文人艺术的三种呈现方式”,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余开亮教授主讲,北京师范大学哲学院刘成纪教授担任评议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人类学研究所李修建研究员和科研管理处副处长杨明刚副研究员为对话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石中琪副研究员担任主持。北京师范大学哲学院副教授朱会晖、《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何峰、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所长孙伟科、《艺术时空》编辑部赵倩、《艺术评论》编辑部雍文昴、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副所长鲁太光及研究生院的部分同学参加了本期论坛。

  主讲人余开亮从人性论角度对中国古典文人艺术与生命体验之间的内在关联进行了探讨,辨析各种艺术呈现方式背后不同的生命体验类型。文人艺术以精神自娱为旨趣,从这一事实出发,余教授认为,首先,对自我生命价值的展现与追求是文人艺术的核心精神;其次,中国古代人性论包括三种类型:性善论、自然心性论、气性论,它们作为对生命存在状态的认识决定了各自的外在显现方式。以此为基点,余教授从性善论到艺术的“大我”之境、从自然心性论到艺术的“无我”之境、从气性论到艺术的“有我”之境,深入剖析了文人生命体验与艺术呈现方式之间的关系,并在这种诗与哲学之间的、艺道合一的传统美学精神中探索中国艺术理论的发展路径。

  评议人刘成纪对这一理论架构表示赞赏,他指出,受王国维影响,学界往往多强调艺术的“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余教授通过“大我”之境把儒家道德自然主义的艺术思想补充进来,无疑是对中国美学史研究的一个贡献。但心性论强调以心传心式的传达,较难诉诸知识的对象,与现代知识体系有不兼容的一面,这是建构中国艺术理论体系时要着力解决的一个问题。借用张法教授提出的“美的虚体”概念,刘成纪教授强调,中国美学或艺术表达中有很多用现代逻辑和知识难以把握的内容,它们与心性论一样占据着传统艺术和美学思想的主导地位,是其主干,只是这些理论并不构成中国美学和艺术理论历史的全部。同理,“文人艺术”这一概念也有其特定的历史和空间指向,此处用“文人性艺术”可能更为准确。刘成纪还提出,对儒学而言,只以宋明理学重塑的思想特性逆向式地对历史进行重塑,就容易带来对儒家美学思想的狭隘化,例如对孔子诗论中认识论的忽视,对早期国家政治美学的贬抑等,这一点也值得我们注意。

  李修建认为,艺术研究中存在着不同的进路,一种是形而上的哲学的思辨方式,另一种是从艺术史研究出发的实证性的、文献的研究。余开亮通过哲学思辨在艺术理论中建立了很多的对话关系,这种高度概况的、凝练的,对于注重实证的经验性研究是一种非常好的补益。同时他认为,儒家的这种超越道德评判的、上升到整体性的宇宙生命体验的“大我”,与原始道家的虚静、坐忘、天地氤氲、元气浩荡等之间似乎也有相通之处。通过分析思想史中存在的四重境界,李修建指出,真正的“大我”之境是超越“有我”和“无我”之境的,理解中国美学、中国艺术应该有更纵深的视角。

  杨明刚认为,在貌似松散的、缺乏体系化的中华艺术理论中有一种贯穿性内容,那就是对主体精神的表现,余教授以“有我”、“无我”、“大我”三种艺术呈现方式呼应人性论,对自己所开展的“古典文艺理论中的中华美学精神”这一课题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他同时讨论了中国哲学思想与传统艺术之间的互动关系,提出在艺术自身中也有寻求自我突破或对影响自身的思想进行消解的可能。

  朱会晖认为,“有我”之境突出的是个人的生命力与性情,“越名教任自然”要求回归到世界天地本人,与“大我”之境也有相通之处。博士研究生陈志伟认为,中国艺术精神强调“小我”通过不断的修为实现“大我”,但“有我”、“无我”最终汇通到“有我”,“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也是一种心性和感情表达的“有我”。张新科从主客二分的角度区分了“有我”之境与“无我”之境:“有我”之境是有我有物;“无我”之境则有主客融合的无我有物、主客分离的无我有物以及主客分离的无我无物三种类型。

  对上述的观点与问题,余开亮指出,理解中国美学并不能以心性论来笼盖所有,但哲学中的心性论概念已相对清晰,它是进入中国艺术与美学理论的重要路径。余开亮对“文人艺术”与“文人性艺术”之区别表示赞同,并指出此处的“文人艺术”并不只指向在南宗意义上的文人绘画,而是侧重诗歌、书法、绘画等注入个人生命体验的、在精神层面倾向文人化的艺术。对于三种境界的关系,他认为三者既彼此联通,又互有区别,关联处在于对人性天道的理解,区别在于道禅的境界是宇宙生命体验的,儒家则是有道德意识贯彻的。

  针对杨明刚提出的应该如何从哲学的视角思考当代的艺术原理写作,如何形成通行的理论范式等问题,在场学者展开了热烈讨论。余开亮首先强调,历史研究不同于艺术原理研究;过去,艺术原理集中在艺术本质、分类、艺术与宗教等基础理论的分析归纳,而今天的艺术哲学更加注重通过概念的辨析来回应艺术的本质等问题,难点在于如何将艺术原理的研究与传统艺术理论、当代艺术思维等结合在一起。孙伟科指出,中国哲学及美学思想博大精深,极为丰富,问题是如何统筹。通过例举周汝昌、毛泽东及马克思等思想中的人性论与艺术之关系,他认为不同理论系统对艺术的理解会有差异,要从多个侧面进入,才能做到对艺术更趋完整的把握。鲁太光强调,应加强对艺术哲学问题产生的历史、政治、社会等方面的研究。刘成纪指出,美学与艺术理论的研究不能离开哲学,要以“哲学的深度、史料的硬度、精神的高度”为艺术史研究补上哲学维度,让艺术进入哲学,从哲学解释艺术,在艺术与哲学的交互地带寻找艺术的精神性问题。此外,多位学者都提到了宗白华对意境问题的梳理和研究,认为其明了细致兼具有知识系统的完整性,是中国艺术原理研究的经典范本之一。

  从中国美学的当代架构出发,刘成纪还提出,受近代西学东渐的影响形成的学科范式有其合理性,当前的中国艺术和美学体系建构,并不能全盘丢弃西方的知识体系或艺术观念。客观地看,未来或需要在中西的知识体系之间进行一定程度的妥协,在积累了一定的西方理论之后向中国问题回归,确保中国艺术理论的主导性地位。主持人石中琪则强调,受西方美学思想影响而形成自身理论体系的王国维强调的,恰恰是不必执着于学术的中西新旧之别,重要的是思考具有永恒的、普遍性价值的问题,余开亮所提出的论题引发深入思考和广泛争议,正说明此问题不仅非常重要,而且有很大的探讨与研究空间。最后,石中琪指出,正如陈寅恪在《赠蒋秉南序》开篇所称明清嬗蜕之际魏丘诸子之事迹一般,“当代艺术学与美学论坛”聚合诸学者探讨学术、求索真知,十分难得,期待以后能就此问题继续交流。

  作者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孙晓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