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前哨
“东方与西方——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举行
2018年10月25日 10: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项江涛 字号
关键词:布莱希特;表演艺术;中国戏曲;世界戏剧;梅兰芳

内容摘要: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项江涛)10月 22日至23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梅兰芳纪念馆承办的“东方与西方——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会议旨在从世界戏剧的大格局中考察,探讨梅兰芳戏曲表演体系与斯坦尼、布莱希特戏剧表演体系的关系,进一步总结中国戏曲规律,探索中国戏曲未来的发展路径,探讨中国戏曲在世界戏剧版图中的格局和地位。梅氏家属代表、梅兰芳纪念馆名誉馆长屠珍表示,梅兰芳是20世纪杰出的京剧、昆曲表演艺术家,他毕生经历奉献于中国传统舞台表演艺术,在中国及世界戏剧舞台上占有重要一席,与20世纪享誉世界的斯坦尼、布莱希特巍然并峙。

关键词:布莱希特;表演艺术;中国戏曲;世界戏剧;梅兰芳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项江涛)10月22日至23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梅兰芳纪念馆承办的“东方与西方——梅兰芳、斯坦尼与布莱希特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来自国内高校和研究机构以及日本、韩国、新加坡、俄罗斯、美国、挪威、意大利等国家和地区的3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会议旨在从世界戏剧的大格局中考察,探讨梅兰芳戏曲表演体系与斯坦尼、布莱希特戏剧表演体系的关系,进一步总结中国戏曲规律,探索中国戏曲未来的发展路径,探讨中国戏曲在世界戏剧版图中的格局和地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韩子勇认为,梅兰芳不仅是20世纪杰出的京剧表演艺术家,还是较早走向海外并享誉世界的文化使者。梅兰芳纪念馆近年来大力推进学术转型,契合中国艺术研究院科研立院的高端定位,努力践行党在新时代对文艺工作者提出的要求与使命,本次国际学术讨论会必将对中国戏曲和世界戏剧及其理论的交流、对话具有重要意义。

  梅氏家属代表、梅兰芳纪念馆名誉馆长屠珍表示,梅兰芳是20世纪杰出的京剧、昆曲表演艺术家,他毕生经历奉献于中国传统舞台表演艺术,在中国及世界戏剧舞台上占有重要一席,与20世纪享誉世界的斯坦尼、布莱希特巍然并峙。20世纪30年代,这三位艺术大师分别相识于苏联,今日学者们以研讨会的形式,探讨他们近百年来在世界戏剧舞台的深远影响,从学术的角度研究他们,客观地评论他们,从而得出有价值的结论。

  梅兰芳纪念馆馆长刘祯认为,梅兰芳的京剧艺术创造了20世纪的奇迹,梅兰芳的思想精神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推进戏曲艺术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对梅兰芳艺术、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的研究和建设就显得尤为重要。梅兰芳海外戏曲文化的交流和传播,他与各国戏剧家、艺术家、理论家的对话和沟通,为中国戏曲与世界戏剧的对话,为中华文化走出去贡献良多。他介绍,今年梅兰芳纪念馆还争取到了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的重大项目《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及相关文献收集整理与研究》,这个项目也必将进一步推进梅兰芳表演艺术体系的深入研究。

  台湾世新大学讲座教授曾永义在发言中说,梅兰芳不只是一个歌唱家、舞蹈家、音乐家,他还是个文学家、艺术家,乃至于绘画的艺术家。可以说,各式各样的艺术荟萃于他的一生当中,所以他能把中国两大系统的表演艺术——板腔体的表演艺术和曲牌体的表演艺术,融萃于一身。梅兰芳先生可以作为中华民族表演艺术的代表性人物,而这样一种表演艺术,可以说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是值得我们民族骄傲的。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王安奎作了题为《从美学角度看几种不同的戏剧观》的发言,他认为戏曲与西方戏剧最根本的区别在于美学价值的不同,因此需要做比较研究。中国戏曲表演与斯坦尼的主张,与布莱希特的主张,与狄德罗的都有相通之处,但与他们所主张的都不同。因此我们需要从美学的观点对戏曲表演特点努力做出阐释。

  美国爱荷华大学中国研究图书馆馆长田民认为,梅兰芳的艺术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和定位并不取决于它对布莱希特或其它戏剧艺术体系的形成产生了多大 的影响或刺激作用, 也不取决于它是否体现了布莱希特或斯坦尼斯拉夫基体系的最好的东西,而取决于它在本质上不同于这些体系的固有的差异性和独特性。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周华斌在发言中认为,在20世纪国际戏剧界,苏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德国布莱希特都作出过杰出的贡献,其经验值得当代中国的戏剧戏曲吸收。至于以梅兰芳为代表的中国戏剧,也值得国际戏剧借鉴。他认为,严谨地说,“梅兰芳戏剧体系”应是“梅兰芳戏曲表演体系”,总体属于“中国戏曲表演体系”。 在21世纪新的历史时期,各民族都在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在新的态势下,各国各民族的戏剧无论先后、大小,未必能互相取代,都有值得借鉴的营养,从而做到“互利共赢”,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必菲薄。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胡芝风认为:“斯坦尼认为角色创造的过程就是体验的过程,要达到人物和角色的合二为一。布莱希特也认为要体验角色,但是演员跟角色要保持一定的距离,要冷静地演戏,防止演员投入太多的感情,更不要让观众动情,让观众冷静地思考舞台上发生的事情。而戏曲中要求演员将心比心、设身处地,要体验角色。有的演员几出戏演出来都一个面孔,千人一面,这是演员的责任,他没用功去体验。戏曲的体验跟他们不同,体验之后要加以深化、升华,变为戏曲的舞台逻辑,这就是诗化的心理节奏。”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孙惠柱认为,梅兰芳体系的特色并不仅仅体现在其表演技巧和表演美学方面的博大精深,梅兰芳和他的同侪们从表演出发进行编剧策划的总体戏剧创作模式也同样值得深入研究—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有据可证的真正全方位的戏剧体系。纵览创作所涵盖的方方面面,甚至可以说梅兰芳超过了与他同时代的那两位欧洲戏剧大师。因为他们分别只关注于导演、表演和编剧、导演。斯坦尼的导表演只是编剧完成以后的“二度创作”,布莱希特虽然身兼编剧、导演二职,但他对表演的独特要求在他自己的大部分戏里也难以真正实现,更不用说大量的布氏剧本是别人导的。

  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麻国钧认为,东方古典戏剧呈现一种广泛的艺术一致性,即王国维所谓“合言语、动作、歌唱,以演一故事。”不过,在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艺术因素,即行当体制。 中国戏曲的很多东西是通过梅兰芳的脚步和他优秀的表演使得外国人初步认识了中国戏曲。但是,这种外国人通过梅兰芳先生的演出所认识的中国戏曲或者说京剧,仍然是带有一定的片面性。他认为,在讨论东西戏剧体系的语境下,我们完全可以把梅兰芳作为中国京剧乃至中国戏曲的一个“符号”。

 
作者简介

姓名:项江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