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前哨
用音乐小说奏响少年成长的动人旋律 ——董宏猷《牧歌》新书首发暨作品研讨会召开
2020年01月10日 1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胡子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会议现场。本网记者 胡子轩/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胡子轩)2020年1月10日,青岛出版集团主办的董宏猷《牧歌》新书首发暨作品研讨会在京召开。作为一部原创儿童文学力作,《牧歌》是作家董宏猷调动自己超凡的音乐素养,与丰厚的历史与现实相结合,谱写的一首时代之歌。作者将厚重的历史不着痕迹地告诉现在的少年儿童,将曾经战斗在隐蔽战线上的优秀共产党员的牺牲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作品既是一曲绵长而辽远的心灵牧歌,也是一曲隐忍而激越的精神牧歌,具有震撼灵魂的力量。

  在丰厚的历史与现实中表现中国少年的成长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理事长邬书林认为,《牧歌》是一本通过儿童成长、生活展示我们国家七十年社会变迁、文化变迁的一本好书,不仅适合今天的孩子们阅读,也值得大人好好看一看。中国作协副主席、诗人高洪波用“歌声飞过70年”生动阐释了《牧歌》的特点和意义,他认为这是一本特殊题材的儿童小说,也是一本独特的诗体小说,更是作家董宏猷首次以个人记忆中的童年为共和国70年奉献的一部高质量作品,旋律清纯,目光清澈,文字清秀,阅读感觉轻快,一气读完欲罢不能。儿童文学作家刘海栖认为,《牧歌》凝聚了作者的热情与深挚的情感,他从作家的个人经历和社会关怀两个角度,高度肯定了这部作品的意义。作为曾经的出版人,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克文被《牧歌》具有的革命现实主义、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所深深打动。

  用“音乐小说”织造出可触可感的少年成长世界

  《牧歌》是一首被广泛传唱的蒙古族歌曲,作者用《牧歌》作为书名,暗合了作品“音乐小说”的特质。《牧歌》讲述的是一个新中国成立之初武汉一个儿童合唱团的故事,作品巧妙地以歌曲作为重返那个时代的介质,小说中的故事情节与各种美好的歌声相互交织,形成叙事和抒情上的变奏与共鸣。儿童是与音乐最亲近的群体之一,音乐所具有的涤荡心灵的力量,让小说的内容甩掉了陈旧岁月的羁绊,时空的变化随之消弥,小读者在跳动的音符与旋律中,触摸小主人公的成长之路,感受一颗童心从狭窄、犹豫和脆弱走向坚定、坚强和博大。

  《牧歌》所具有的音乐性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赞赏,作家张炜说,“《牧歌》就像一场中气感十足的歌唱,作品流畅而不稀薄。一种歌牵动着一种文化,一种歌拓展了一个时代,一种歌引出了一代民俗。作品牵出了一段民间史和民俗史,把一个本来十分激烈的世俗故事浪漫化、意境化,就变得越发有意思,有趣味,耐读。”以音乐为媒介,传递时代语言,《儿童文学》杂志原主编徐德霞认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生活,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语言,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歌曲,那些歌、那些言、那些人勾起了我们共同的记忆。作品匠心独运地以老歌作为那个时代的符号,让老歌为时代代言。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将《牧歌》放置在宏大的国际视野中去审视,认为这本书是有道德、有尊严的写作。“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小说涉及和引用了十几首中外名曲。因此,这部作品又具有了一部“音乐小说”的性质。就像柯罗连科的小说《盲音乐家》里,那位老马夫约西姆的悠扬笛声,一直在引导着五岁的盲孩子彼得鲁思的成长一样,《牧歌》里的那些诞生在不同年代里的乐曲,也是小江南和他的童年伙伴们成长中的精神养分。”儿童文学作家徐鲁为大家细致地分析了《牧歌》作为音乐小说的写作特点。

  儿童文学作家陆梅说:“我看到了一个孩子和武汉这个城市命运般的友情,因为写这样一部小说我邂逅了董宏猷童年的自己。”风格多样的音乐与节奏感十足的文字珠联璧合,成为表现少年成长的魔力符码,共同织造出一个可触可感的少年成长世界。这个世界里,音乐声时而辽远,时而激扬,时而柔软,时而坚强;这个世界里,长江码头上高亢的号子声、滔滔大江的浩荡江声、江汉关的悠扬钟声,还有老汉口市井里巷的叫卖声,把少年的真实生动的乡土背景、日常生活环境和丰饶的成长土壤一一展现,巧妙地描摹出一幅充满烟火气息和码头文化色彩的乡土风俗画和“浮世绘”。

  儿童文学出版题材的一大突破

  成长路上的脆弱、迷茫,不时被提及却又唯恐避之不及的父亲之谜,活色生香的乡土文化图景,武汉独特的码头文化,随着小说情节的逐渐深入,抽丝剥茧般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也是作者结构文本的高妙之处,直到最后才点出父亲的神秘身份,原来他是一位新中国成立之前战斗在台湾隐蔽战线上的共产党员。少年成长中父亲的缺位和父亲身负的家国重任构成情节上的矛盾,父子情又在宏大的家国情怀中融为一体。

  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香评价:“合唱团里只有‘我们’,没有‘我’。”一句话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董宏猷将如此沉重而宏大的现实题材,以涤荡心灵的音乐小说的形式来呈现,这也是儿童文学出版题材的一大突破,作品将灵动的儿童性与深厚的历史感完美结合。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说:“《牧歌》是歌曲之外的一种理想,一种对时代予以记录,对家国情怀予以表达的一个典型和一个写照”。 中国海洋大学中文系教授徐妍表示:“《牧歌》以音乐的形式隐喻了新中国初期的历史图景以及海峡两岸人民的血肉关系,由此生成了如交响乐与小提琴一般不断交替的明亮又忧伤的小说结构。”太原师范学院教授崔昕平认为,作品的前半部分凸显了意识流小说结构的特质,是非常高级的书写。儿童文学评论家刘颋将《牧歌》的结构方式与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做类比,阐释了《牧歌》结构上的张力,小说的重点后置,其结构的张力和前后的意境、语言,包括叙述方式和叙述情感的状态形成了巨大的张力,这个张力恰是作品的魅力所在。

  《出版商务周报》的盛娟对于作品的传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她看来,《牧歌》特别适合办一个面向儿童的音乐会。“未来像这样的书也可以进行多元化的产品结构开发,比如说舞台剧或者音乐剧。”

  

作者简介

姓名:胡子轩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田粉红)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