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前哨
近年中国动画电影暨2021春节档动画电影作品研讨会观点撷英
2021年07月03日 15: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字号
2021年07月03日 15: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1世纪以来,随着国家政策扶持与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中国动画电影产业深度复苏,呈现出蓬勃生机。《姜子牙》《哪吒之魔童降世》《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白蛇:缘起》《风语咒》《大护法》《大鱼海棠》等,以及2021年春节档上映的《新神榜:哪吒重生》《熊出没·狂野大陆》等,适应市场需求,同时广泛汲取中国文化元素的营养,以强有力的文化、美学精神元素和创新性,呈现了与西方动画电影迥然不同的“东方神韵”  。在国家建设文化强国的战略中,动画作为艺术表现力最为多元的优势传播媒介之一,发挥着重要作用。

  为此,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和动画研究中心日前举办“近年中国动画电影暨2021春节档动画电影作品研讨会”。此次研讨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动画研究中心主任丁亚平研究员主持。与会专家对近年来中国动画电影的现状、发展及春节档动画电影进行了探讨。

  动画作为“生产性文本”

  丁亚平(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所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动画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国产动画的中国特色,系指有分析、有批判的继承、借鉴中外的艺术传统和艺术经验,在认真进行生活观察和素材积累的基础上,经过民族化过程而努力创造出的融入中国叙事与时代自觉的民族性特征,在此基础上,才形成了作品的创作年代的特征,或特殊时期与特殊风格,这是创作者们超越纯粹经验式兴趣而坚持不懈选择的结果。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日渐融入全球化语境,国产动画的中国叙事、中国意识作为一种构建性与对抗力量再次凸显。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来说,中国动画若要在国内国际市场上立足,必须展现鲜明的中国特色与民族风格。中国观众能理解的还是自己的东西,自己的题材、人物、价值观,一部中国国产动画,你不是熟悉而又陌生,怎么能赢得中国观众的关注与喜爱?而对于西方观众来说,他们也并不需要自身文化的复制产品。

  在我看来,春节档动画电影《熊出没·狂野大陆》《新神榜:哪吒重生》,尽管存在有待改进与拓展空间,但它们兼具开放和易懂的民族性特点,凸显了文本本身的“构建性”。动画作为“生产性文本”,蕴含不同语境和时代下的观念的变革和自觉。

  动画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赵卫防(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新世纪之前,中国动画电影大都遵循纯粹的民族化路线,如《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等。《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对中国传统进行了新的转化与改编,融入了共享价值书写,使其和当下观众的欣赏口味和情感体验进行对接,实现了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此后,中国动画电影取得了较大发展,涌现出了《大鱼海棠》《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优秀之作。

  2021年春节档,《熊出没·狂野大陆》《新神榜:哪吒重生》两部动画电影基本上沿袭了上述路径:主题内容层面将中国元素和共享价值对接,形式层面多采用科幻元素,力图实现创新。其中,前者叙事层面还借鉴西方的叙事模式,如父女亲情与拯救众生的设计等。《新神榜:哪吒重生》将现实与哪吒神话的IP对接,以营造代表反抗与自由的朋克风格为主,也是对传统文化的创新性发展。但后者的叙事节奏较乱,最终陷于炫技而叙事逻辑和人文性都缺失了。

  国漫的呼声:如何实现传统文化资源的现代转化?

  秦喜清(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

  2021春节档的七部影片中有两部动漫作品——《熊出没·狂野大陆》《新封神:哪吒再生》,这表明中国动漫在中国当下电影市场中的重要地位。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热映开始,国漫的呼声一直很高。《姜子牙》《白蛇:缘起》《大鱼海棠》《小门神》等动漫作品的后续推出,都在延续和推进着国漫的创作,这些作品展现出“传统资源+数字技术”的探索方向。作为封神题材影片,《新封神:哪吒重生》以重生和转世为创意点,使哪吒这个人物在古今两个不同时空穿梭,在与龙王的斗争中找到自我认同,完成个人成长。影片用浓郁的朋克风、带有末日感的废土景观描写出人物的挣扎,在哪吒题材的现代化、当代化转向上做出了有益的尝试。影片的场景设计丰富多元,特效十分细腻,应该说代表了中国电影数术特效的当下水平。然而,影片过分拘泥于传统哪吒故事的结构和主题,没有给这个故事注入更具有当代性和现代性的意义,多少有题材重复之嫌。可以看出,中国动漫在实现传统文化资源的现代转化上,还需要做出更多的尝试和思考。

  让“民族的”走向世界

  许婧(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

  2021年春节档上映的两部动画电影《新封神:哪吒重生》和《熊出没·狂野大陆》,前者是中国家喻户晓的古代神话传说经典IP,后者是深耕多年的“熊出没”系列IP。“哪吒”题材影片这两年风生水起,刷新了中国人既有的艺术形象认知。先是在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用创新性的现代解读,以50.35亿人民币创造了位列中国影史票房第二的佳绩,诠释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抗争精神,也刷新了世界动漫的票房纪录,堪称国漫电影巅峰,名副其实的“爆款”。第二部《新封神:哪吒重生》两年后面世,仍然力图出新意,融入年轻人喜爱的“背景架空”“人物穿越”等元素,让本就具有“朋克精神”的哪吒,转世重生为一个酷爱机车的现代少年。而《熊出没·狂野大陆》系列近年来逐渐摆脱低幼向创作,更多的加诸成人视角,反映社会现实,这也是它之所以能够每年在春节档上映,并成为首个挺进春节档的国漫电影系列IP的重要原因——适宜家长带着孩子共同观赏。

  应该说,中国动画电影近10年来成绩斐然,艺术质量在提升,技术进步明显,可圈可点的作品诸如率先出现的“现象级”动画电影《西游记之大圣归来》(2015),风靡日本国风意味的“黑马”《罗小黑战记》(2019),首部国产爱情题材动漫《白蛇:缘起》(2019),走本土化中国味路线的《昨日青空》(2018),表现当下时髦的电子竞技题材的《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2019)等等,都让人看到了可喜的势头:中国动画界正摒弃简单模仿日美作品,转而立足中国传统文化,在内容、题材、主题和类型上进行走心的本土化创新。

  目前中国动画电影的两大创作趋向

  吴涤非(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

  就中国动画电影的现状而言,《新神榜:哪吒重生》《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动画电影各有其值得关注的意义。《新神榜:哪吒重生》在题材与主题方面有重大突破,将一个古典神话赋予了强烈的现实色彩。不仅时空、故事、人物等方面均有了大规模的现代化(甚至是未来化)的改造,同时也首次将爱情引入哪吒神话之中。李云祥/哪吒的形象,更加疾恶如仇,也在形神两方面更接近于现代的叛逆青年。此外,在视觉奇观与音画品质方面,影片也给人以深刻印象。而《熊出没:狂野大陆》,则着重讲述一个正邪较量的故事。情节、人物和动作场面,中规中矩,在紧张进行的剧情之中,潜藏着正义战胜邪恶的主题。但缺乏《新神榜:哪吒重生》那样的挑战精神和创新品质。两部影片,一个专注于探索,另一个则重在继承和发扬传统,象征着中国动画电影目前的两大创作趋向。

  国产动画电影的突破与边界

  李清(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

  春节档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可以说是在《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又一部具有突破性意义的国产动画片。它的突破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影片将哪吒设定为现代青年,具有浓厚的后现代“赛博朋克风”是国产动画的首创。其次,影片的电脑CG和特效是国产电影的新高度。据统计,全片2103个镜头,有特效元素的达到1838个,占比90%,影片的造型和场面设计都给观众带来极为惊艳的观赏效果,细节上尽善尽美。这部动画的出品,预示着国产动画电影在视效上已经达到国际水准。最后,在主题内涵上也有一定深度。如果说2019年的《哪吒魔童降世》塑造了一个后现代“丧文化”式哪吒,以及对亲情的重新演绎,那么这一版的哪吒则带有一定的“西西弗斯”的悲壮。无论如何,《新神榜:哪吒重生》拓展了国产动画电影的边界,也预示着传统文化中的经典IP改编具有鲜活无限的生命活力。

  近年动画在文化与制作层面的发展

  孙承健(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

  近几年中国动画电影的发展,已呈现出从未有过的繁荣景象与发展态势。在历年电影票房排行榜上,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以503540万的票房收益,位居中国影视票房第二。这种发展态势的出现,首先,在文化层面,主要表现为网络文化、二次元文化,以及游戏文化所产生的影响。并且,诸如此类的影响,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影片中,通过角色与情节设置,以及本文所蕴含着的价值取向与美学追求等,都得以具体的体现。其次,在制作层面,当下动画电影的迅速发展,毋庸置疑是得益于数字视觉技术的有效支持。并且,与胶片时代相比,数字技术的发展让电影的制作门槛有所降低,对于在数字技术在制作层面具备优势,业界资源相对匮乏,同时又具有强烈主体意识和表达欲望,并拥有游戏化虚拟经验的年轻创作群体而言,显而易见是最佳的选择。

  2021春节档有两部动画电影,无论是在社会效益还是票房收益层面,这两部动画电影都表现平平。究其原因,一部是在技术美学层面,缺乏创造性,而另一部则是在叙事层面,缺乏动画电影应有的叙事魅力。动画电影如何叙事?如何塑造角色?如何在技术应用与美学追求层面,有效建构起属于动画电影自身的视觉表意范式,这或许是今年春节档动画电影值得思考的问题。

  中国动画电影的“IP”改编与原创

  类成云(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编审)

  我国现在的动画电影大致分为两大类:一类是“IP”改编类。“IP”改编类又分为四大类:(1)根据电视动画片衍生的动画电影。(2)根据中国传统故事衍生的影片。(3)根据网络游戏衍生的影片。(4)根据红色故事改编的动画电影。另一类是原创类。《熊出没·狂野大陆》《新神榜:哪吒重生》均是“IP”改编类。《新神榜:哪吒重生》在风格上是工业风+民国+机械糅合在一起,内容上是《西游记》和《封神演义》的融合,虽有拼贴之嫌,但相比类似题材的影片,已经有了一定的进步,也提供了进一步创作的空间。《熊出没:狂野大陆》既有对未来社会人工智能应用和人类社会共存的讨论,也有对人类情感的反映,超越了其同系列影片。希望中国动画电影一方面能够提升自己的原创、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开放技术合作,提升技术,形成自己的美学风格和艺术特色。

  对于一部商业影片不能用艺术影片的评价框架去衡量

  支菲娜(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高级编辑)

  2021年春节档获取了78亿元票房,两部动画影片显示了中国在动画电影工业化方面的努力。重点谈谈《熊出没·狂野大陆》。《熊出没》系列迄今一共完成7部影片,在国内票房逐年上涨,形成认知度较高的品牌。这一系列一直致力于对外传播,发行区域覆盖了120余个国家和地区,尤其在东南亚落地效果很好。2021年春节,作为“普天同映”的作品,落地动漫强国日本市场。有些影片注定是要有所担当的。这种担当可能是艺术的,可能是技术的,也可能是产业的。可能是打前站的,可能是殿后的。商业电影和经典传世之作不同,有瑕疵是普遍现象。对于一部商业影片,用艺术影片的评价框架去衡量不妥。事实证明,在西方既定话语体系中,试图以接近西方视点来讲述中国故事、扩大中国电影海外市场份额和国际影响力,一向很难。2019年全球市场前十部高票房中国电影,在北美市场占比都不足1%,其票房主要还是靠国内产出。可见,《熊出没》系列有海外市场布局的能力和尝试。

  快乐的意义以及科学技术作为双刃剑的反思

  储双月(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

  两部动画影片都上演正邪对峙并聚焦新时代家庭代际关系。在《新神榜:哪吒重生》中,龙王与三太子是一贯的反派定位,影片揭露其种种伪装下隐藏的阴险狡诈的本质。影片采用阴谋论视角将邪恶的东海政治解读为个人在强大的利益驱使下追逐霸主地位,并且为阴险、嗜血、偏执、腐败的恶所主导。从李云祥与其父亲的关系则可以看出,父亲既不像李靖那样带有强硬专断的家长作风,也不像龙王那样对闯下弥天大祸却不知悔改的儿子助纣为虐,而是成为李云祥救赎世界行为之下无辜的受害者。李云祥从事的工作与父亲的意愿不一致就是忤逆,他在父亲死后向其赎罪,影片通过父亲的罹难来呈现李云祥成就英雄事业即神化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也展现了中国式父亲的牺牲式大爱。《熊出没·狂野大陆》则展现了中国家庭中父女关系坚不可摧、父爱如山的另一面现实。在科技发明巨大冲击和挑战之下,正是对生命有深刻反省能力的英雄崛起的良机。影片中挽救时代危机的不是超级英雄,而是平凡的小人物。影片通过父亲对孩子的爱、正邪对抗的展示,引发了快乐的意义以及科学技术是双刃剑的反思与探讨,使生命的深层意义为之彰显。

  动画电影的失真与魂魄

  孙萌(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研究员)

  春节档两部动画电影现场观感很热闹,但看完后给人回味的东西太少,总结有两点:一是拼凑感,《新神榜:哪吒重生》汇集了经典改编、神话、黑帮、赛车、蒸汽朋克、年代戏、现实题材、好莱坞超英桥段等多种元素;《熊出没·狂野大陆》是《西部世界》《头号玩家》《疯狂动物城》与《升级》等的组合,拼凑感的背后是原创性不足。二是动画造型设计的游戏感与低俗感,《哪吒之哪吒重生》集结了日本动漫造型的迷恋、廉价CG的塑料建模、毫无质感的皮肤毛发、人物空洞的眼神,女主角有着网红、狐族的既视感,动作特效场面的堆积与叙事节奏的脱节消减了电影感,增强了游戏感;《熊出没·狂野大陆》的人物造型有着先天的不足,光头强与熊大熊二的造型设计缺乏审美意蕴,这两点导致影片走向失真的抽象。动画电影更注重美术美感的创造性、独特性以及写意美感的品质与境界,美术在电影中的位置至高无上,美术设计师的艺术水准,直接决定着动画片的艺术高度和命运,就像张光宇的《大闹天宫》,其刻画出的以孙悟空为首的众多人物形象,映射着他所处时代的背景和个人境遇、理想、精神、美感等投影,呈现出中国文化的自由光辉、仁和之爱与逍遥之美,有着鲜明的民族风格与中国气派,成为中国动画艺术难以回去的家乡。

  儿童的审美需求和对世界的愿望

  金燕(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研究员)

  从2014年开始,《熊出没》春节档大电影已经生产七部,几乎是孩子们最盼望的春节档重头戏。七年来,从制作到剧本都有明显的进步。道具从电锯到水枪,内容从暴力到玩耍,主题从惩罚复仇到亲情友情的快乐,这个转变非常符合儿童的审美需求和对世界的愿望,所以很成功。而《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定位就有点模糊,对于孩子来说,剧情过于成人化,大段对白导致的节奏缓慢,让孩子们不厌其烦。对成人来说,简单的善恶较量,又过于低幼化。对比来自同一IP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对成年观众的收割,不难看出区别,《哪吒之魔童降世》有成人可感的成长伤痛、孤独感及对友情的渴望,所以不仅能以熊孩子的调皮捣蛋收获孩子们的共鸣,同时也能触动成人观众的内心。所以,准确的市场定位很重要。

  动画电影受众已经分层

  赵远(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研究员)

  动画电影受众已经分层,按照现今的创作方向,大致可分为两种类型,一是以儿童为主要观影对象带动合家欢的类型,《熊出没》系列是典型代表;二是以青少年为主要受众的类型,譬如今年春节档的《新神榜:哪吒重生》,这类影片其实依托于游戏、网络虚拟文化,更迎合当下青年亚文化群体。《熊出没》系列从2014年开始,每年春节档推出一部动画电影,实际上是跟随了好莱坞动画电影的风格,整体叙事简单,没有特别的说教,是符合当下儿童审美趣味的儿童动画片,产业发展上值得观察和分析。《新神榜:哪吒重生》这类动画电影,大多依托传统文化资源,试图建立一个具有东方文化的神话宇宙体系。数字技术的突飞猛进将曾经通过文字《封神演义》《西游记》《山海经》想象的神话世界能以视觉方式呈现。这类题材在叙事上试图突破旧的叙事模式,进行现代化讲述。《新神榜:哪吒重生》视觉上营造了一种怀旧风,赛博朋克的美学风格达到较高水准,从人物造型、社会场景都接近视觉认知中的三四十年代以上海为代表的中国城市风貌,但是故事的讲述缺乏新意。

  动画电影的“土味”与国际化

  王乙涵(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2年春节档有这三个现象:第一,七部影片同时出现在春节档,用时下流行语说是一种内卷。除了《你好,李焕英》《唐人街探案3》,剩下几部处于内卷消耗的状态。第二,基本上都是系列电影,形成内容宇宙矩阵。宇宙化的内容整合是现在影视行业的一个趋势。内容宇宙对于影视产业来说就是取之不尽的宝藏,就看怎么挖掘怎么利用。大小屏幕的影剧联动和角色联动都是对内容宇宙的开发。第三,几部电影在内容层面和技术层面有着较量。李焕英主打的是情感共鸣。不管内容宇宙如何开发,作为电影的情感内核是最重要的。

  具体到两部动画电影,《熊出没》是合家欢电影,剧本相对来说算比较工整的好莱坞动画叙事,故事完整有悬念,最后也有反转。影片诠释了一个相对简单的主题“什么是快乐”以及科技对人的影响等,适合全家一起探讨。“熊出没”这样一个“土味”IP,实际呈现出来的效果比想象中更加国际化,在技术层面上水平也很高了。这个IP在历年的春节档占据的票房比例相对固定,甚至是稳步上升的。《哪吒重生》是赛博朋克风格的成人动画,呈现出来的与众不同的国漫风,肉体与机械的结合,神与人,个体与强权的对立。这种神话与科技感的融合,确实令人眼前一亮。在叙事层面,《哪吒重生》有一个美学突破,将传统故事进行了现代性叙事。但是,在故事层面就显得逊色很多,主题立意和人物动机的缺乏让整个影片流于定位不清的炫技。

  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画视听语言体系和风格

  徐建华(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研究员)

  在建构中国电影学派的背景下,怎样形成中国特色的动画美学、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动画视听语言体系和风格是学界和创作界应共同关注的问题。在《封神榜:哪吒重生》中,医院、龙宫、街道等场景的设计,色彩、光线的运用都具有美学设想,却较少展现出中国传统美学的精神。在中国传统美学史上,老子等古典美学家关于审美客体、审美观照及艺术生命的讨论,都认为“象”必须体现“道”,体现“气”,才能成为审美对象。审美观照要把握事物和宇宙的本体和生命。声音设计层面,中国动画电影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如怎样通过音响进行表意、建构声音空间和情感空间?怎样通过音乐赋予电影灵魂,带给观众的记忆点和审美体验,并使音乐具有层层推进的叙事力量?怎样通过音响、音乐升华影片的精神与理念?怎样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声音美学等命题都需要业界和学界思考。

  对于中华传统文化元素的选取与运用

  陈晓红(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副编审)

  近年来,国产动画电影的表现屡屡让人刮目相看,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曾以超50亿元票房创下票房纪录。这就不由得让观众对2012年的贺岁档影片《新神榜:哪吒重生》有所期待,然而《哪吒重生》的票房反应平淡,无论票房和口碑都不及制作方——“追光 动画”的上一部影片《白蛇:缘起》。《新神榜:哪吒重生》对古老的传说故事进行了架空处理,背景放在有老上海风情情的“东海市”,而“转世”哪吒——李云祥则设定为身穿钢铁盔甲、脚踏高能机、峻眉高发的炫酷青年。影片不仅有青春成长与黑恶势力顽强抗争的主题成分,也增加了国产动画影片中惯有的自我觉醒与“拯救世界”的内核元素。值得一提的是,制作方在对于中华传统文化元素的选取与运用,在3D特效制作上颇为用心,一些场景精奇酷美,达到眩目的视觉效果。但不得不说的是,影片的制作者还是有很多想法急于表达,却受限于时长,因此呈现出来的影片给人以杂糅、拼贴之感,人物设置有些扁平而缺乏力度。

  重建对国产动画电影的信心

  黄海贝(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就《新神榜:哪吒重生》谈几点感想。第一,题材。封神及哪吒系列故事一直是中国动画的经典题材。因为经典,想要出新、出彩特别不容易。可以体会到主创努力试图在现代的语境下讲述一个中国传统神话中的超级英雄的故事。可以说,他们基本做到了。虽是动画电影,但影片涉及了不少现实话题,比如亲子关系、比如贫富差距等。但比较遗憾的是,影片在这方面的陈述比较粗线条,缺乏亮点,没有更深入的展开,而是一笔带过了。第二,人物刻画。除主角之外,妹妹的角色塑造得非常立体。可惜她不是女主,否则可以有很多可挖掘的点,比如从小梦想是济世救人,当了医生却发现学医救不了所有人。此外,面具人的刻画也比较丰富。第三。美术和特效。独具中国风,却不落古风的俗套。暗黑机车+蒸汽朋克+工业市井与东方奇幻+传统文化,融合得还不错。从配乐到画面的细节也都比较用心,极速飞车和打斗等细节的动感和节奏感都不错。比如海啸的场景,巨龙抡起金属柱子的画面,极具视觉冲击力。第四,片尾彩蛋比较精彩,杨戬帅气登场,与新哪吒李云祥相见,3000年前封神之战中的两大超强战力重聚,令人对新封神系列充满期待。

  英雄个体的成长与狂奔

  刘斐(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新神榜:哪吒重生》中哪吒需要不断重生这件事,能不能说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怕也未必。尽管影片配乐以密集重复的朋克乐段勉力支撑起金属式的史诗篇章,尽管点拨/协助者“面具人”屡屡越俎却反致自身在悟空与猕猴间摇摆不定,今年的哪吒终于不再以横施暴虐的小霸王形象刷新集体耐受力的下限,或可称作逆流中的一次回心。借自港片和国产剧的市井气氛,四大家族披着洋装苦心经营的水下迷宫,连同游戏机时代遗留的寺庙空间所承载的疗愈与救赎,变废为宝的算珠历历可数。当然,摩托与汽车竞速的场面中,社会冲突依稀可辨,也不难在影院中激发起挺身抗暴、以弱胜强的共鸣。可惜,主人公却仍囿于那个虚妄的名分而不能自拔。面对前所未有的世界变局,英雄个体的成长与狂奔,如果并不是为了去充当打手或凶器,那只能说,道路依然是曲折又漫长。

    (资料来源: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