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影视学
影戏由静到动 ——1887—1888年《申报》影戏广告研究
2018年05月02日 10:40 来源:《文化艺术研究》 作者:孙慧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对《申报》广告进行检视,不难发现,从1887到1888年虽然影戏广告数量不多,但每次出现时影戏的内容描述都较为详尽,且越来越强调影戏的“动感”。且这两年的静态摄影在上海也有了稳步发展,虽然照相馆数量不多,但照相器材、药水的更新换代,“逼真、无错”的品质保证,使得1887到1888年,真正成为静态摄影市场的蛰伏年,为上海地区1891年前后照相馆的爆发式增长埋下伏笔。

  关 键 词:《申报》/影戏/广告/徐园

  作者简介:孙慧(1983- ),女,江苏南京人,博士,南京艺术学院教师,主要从事电影理论研究。南京 210013

  标题注释:本文系南京艺术学院校级课题“《申报》影像广告研究”(项目编号:XJ2016020)的阶段性成果。

  倘以中国早期自主拍摄的剧情影片——1913年上映的《难夫难妻》为时间起点,向前或向后研究,都有许多历史学、电影学、社会学的重要课题。在IMDb数据库里,这部电影是目前可查的最早由中国人自主拍摄的剧情短片,被标注为由张石川、郑正秋导演,亚细亚影戏公司(Asia Film & Theatre Company)出品。以此为重要的时间节点往前追溯,《难夫难妻》上映之前的时期,将是内外部因素一齐作用,并最终促生此次拍摄实践的时期。这段时期,是外国电影的传入期,也是中国电影的发生期;是外国电影进入并影响中国的时期,也是中国电影吸取国外经验,学习、积淀并行的前史;是中国电影兼收并蓄,向各门类演出形式借鉴参考的一段历程,也是中国电影人由熟悉的演出形式中抽身并同时进行影像创作的酝酿期。

  因此,1913年以前的影像发展史,是中国放映和观摩外国影像的接受史,是外国影像和观念的传播史,是具有中国特征的影像的起步史,也是中国本土电影摄制的尝试史。

  《申报》①[1]是近代中国发行时间最久的报纸,它历经晚清、北洋政府、国民政府三个时期,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对《申报》广告进行检视,不难发现,从1887到1888年虽然影戏广告数量不多,但每次出现时影戏的内容描述都较为详尽,且越来越强调影戏的“动感”。

  1886年1月延续了1885年助赈的影戏广告,且同一广告主、同一条广告发布了三天。1887年则出现了三位广告主——品怀园、丹桂茶园、英国射影镜会,它们的广告分别在1月、10月、12月这三个月份较为集中地投放。因此,1887年的影戏广告发布情况,呈现出“壹、拾、壹拾贰,影戏动起来”的特征,即1887年虽然只有三个月较为密集地出现影戏广告,但每次出现时影戏的内容描述都较为详尽,且越来越强调影戏的“动感”。具体如表1所示:

  1887年1月13日,即农历正月初七,也是《申报》农历新年复刊的第二天,品怀园发布《新到外国影戏》广告一则②,用“奇巧异常,灵妙无比,种种花样与众不同,所最奇者,有西人骨节,全副散之则百节疏通,合之则一身活现”来描述影戏放映的内容。影戏的票价也由1886年1月的“每位洋三角”,减价为“每椅位价洋一角,小孩减半”,票价不仅大大下降,而且类似游园或传统戏曲演出也都逐渐有了优惠政策。该条广告在1月13日至18日,连续刊登了6天,广告尺寸及内容均无变化。

  10月13日,丹桂茶园发布《丹桂茶园,开演英国神妙影戏》③,该广告中将影戏内容描述为“自中外通商以来未遇,今次之巧妙,所到者均系中国皇城御道大高殿,皇上歇夏宫,园有万寿山、古铜牛,以及万里长城全境,并各国现在位之君主、太子、丞相等容貌,实难得见。又有奇鸟翼飞目动、行船走马等景,余外尚有无数神技,难以尽述”。从这一描述来看,影戏幻灯片已有了动感——翼飞目动、行船走马。本文猜测,此时可能是有了连续幻灯片,在播放时视觉上产生了运动感。此时,票价的相关优惠政策也更加完备——“价目正厅包厢每位洋五角,楼下边厢每位洋三角,起码一角。购票处日夜在本园”。该广告从10月13日刊登到15日,即清光绪十三年八月廿七至廿九,和广告中“八月廿九、三十等夜准九点钟在本园开演”的演出时间基本一致。10月20日,丹桂茶园发布《再演影戏一次》④,广告尺寸由3.1cm×4.1cm缩小为3.1cm×1.7cm,“前于八月廿九、卅两晚所演之影戏,今于九月初六晚准八点半钟仍在丹桂园开演一次,诸君有未寓目者,请至本园共赏,价目照前。”发布这条广告的时间是清光绪十三年九月初四,距离九月初六再次放映影戏还有两天。也许基于这个原因,次日即10月21日,丹桂茶园延续了前一天的广告,但文案有稍许变动,增加了一句“另添新色活动数十余件”⑤,再次强调了所放影戏幻灯片的连续性,广告尺寸也微扩到3.1cm×1.9cm。因为是“九月初六晚准八点半钟”的演出预告,所以该广告刊登到10月22日,即清光绪十三年九月初六止。在此之后,1887年的《申报》上便再未出现过丹桂茶园的影戏广告。

  12月14日,英国射影镜会发布《新开影戏馆》⑥,该广告中用“景致”一词,概括放映的影戏中的拍摄地,“先将所有景致开列子后:一各国京城;二中国京城;三西国京城;四西国奇迹——铁路、铁桥、风磨、极高灯楼等项;五日月星辰;六泰西服饰;七亚非利加洲及各岛野人之形貌、衣服、房舍、兵器、悍斗之状;八泰西各国之珍禽奇兽”。在该广告中有了对于当时影戏技术的进一步说明:“将各国之山川草木、名都大邑,以及人物衣服、天文地理等事一经影射镜中,令人望之靡不活现。”在此,《申报》的影像广告中,第一次出现较为详细的放映内容的预告。

  不仅如此,1887年12月影戏放映明显更趋成熟,从放映场地、放映时间(“除礼拜日外,每日六点钟开门,六点半钟西人奏乐,一终七点钟开会”)和票价的区间(“包厢在楼上并棹均是三角,楼下正棹每位三角,两边每位角半、又一角、又后钱五十文、又后钱三十文”)上都更加细分,也可能基于此原因,英国射影镜会才会在传统的戏园子——宝善街三雅园内,开设专门的影戏放映场地。上述《新开影戏馆》的广告从1887年12月14日一直刊登至21日,共计八天。

  12月27日,英国射影镜会发布《射影镜会谨白》⑦,也许是有新增的影戏幻灯片,因此从广告文案上看,影戏涵盖的“景致”范围有所扩大。但从放映相隔时间上看,也可能还是12月14日放映的那一批影戏片,但推广水准有所提高。总之,从文案上看,这则广告对于影戏拍摄地的描述更加吸引人:“所演景致有地球六七十处,先由上海至东洋,由东洋至美国各处,再至英国,再至欧洲各处,再至埃及,再至印度,游历既遍折回香港,仍至上海。”此外,12月27日戏园的开门时间和影戏放映时间,都整整推迟了一小时,“每日七点钟开门,八点钟开会”;票价上,“包厢在楼上并棹均是角半,楼下正棹每位三角,两边每位一角,又后钱五十文,又后钱三十文”。楼上包厢由三角降低为一角半,同时降低了楼下正棹两边的票价,由12月中旬的一角半和一角降为一角。这条广告的内容,是发布日当天即清光绪十三年十一月十三的演出预告,该广告从12月27、28日刊登了两天之后,在1887年乃至1888年的《申报》上都再未出现过英国射影镜会的影戏广告。

  1888年,仅出现两位与“影戏”相关的广告主——飞丹阁茶馆和鸣昌行,分别于2月和12月发布广告。飞丹阁茶馆广告中未提及影戏放映,但广告的“射影妙景”及其他描述显然是1887年英国射影镜会广告的延续。鸣昌行发布的则是出售影戏片的广告。

  1888年2月20日,飞丹阁茶馆发布《射影妙景》⑧:“现新到射影妙景,精奇异常,活动欲生,择于初九晚七点钟在宝善街中市飞丹阁茶馆开演,贵客欲扩眼界,请一往观。”广告沿袭了1887年英国射影镜会提出的“射影”一词,与1887年“射影”仅是协会名称不同的是,它直接用“射影”指代“影戏”。本文推测,“摄影”一词的产生很可能与此有关。鉴于1892年8月29日光绘楼的广告《四马路东首光绘楼谨启》⑨才第一次提到“摄影”这一概念,因此,1888年这条广告中的“射影”,本文理解为“投射的影像”之意,即仍是1888年以前放映的静态幻灯片。飞丹阁茶馆本次放映的幻灯片内容丰富,因此称之“精奇异常,活动欲生”。1888年12月22日,鸣昌行发布出售英国影戏片的广告《新到,难得一见出售》⑩,全文如下:“新到英国孔明灯、奇妙活动五彩影戏,全副均系中国北京城内之景致;并各国在位之皇帝、皇后、太子、宰相等真容,及行船、走马,灵动无比。并有中国迎聚新人图全套,共计八十余出。如贵绅商府中有喜庆或随时款客娱宾,均可携带,亦便真所谓难得一见,倘贵绅欲购者,目下在申只此一副,价廉物美。祈请速至三洋径桥北五马路东首南顺记对门,鸣昌行面议可也。”文案称影戏片内容“全副均系中国北京城内之景致”,继续强调影戏“灵动无比”。同时,作为出售商品,强调了影戏片的便携性(“均可携带”)和连续性(“全套”“八十余出”)。该广告接下来还在12月25日至27日连续刊登三天,之后1888年再无其他有关影戏的广告出现。

  1887年,仍有照相广告偶见报端。比如1887年2月18日,日本铃木照相馆发布《新设照相分馆》(11),预告“五马路开设多年”的铃木照相,即将“分设英界四马路鸿善堂书房对门”。此外,天福洋行2月24日的《照相纸出售》(12)属于常规售卖“照相银水纸”的广告,并无特别。而3月9日英界太古八号栈房发布的《照相镜出售》。(13)将“照相镜、照山水镜”区别开来,说明1887年在太古八号栈房,人像摄影和山水风景摄影有了区别。6月15日味莼园发布《味莼园照相》(14),提及因摄影师“少游外洋”,因此从国外带来了“电学照相”的新技术。

  除此以外,英昌照相店在1887年10月4日发布了《照相器具出售》(15),“本号新到英国顶上大小照相镜及美国捷快干片出售,价格外公道,蒙顾者请至五马路英昌照相店面订可也”。在翻阅以往《申报》的经验里,英昌照相店是较少发布广告的广告主,然而在1887年间,新的照相店层出,加上英昌的广告内容简单,很难给读者留下相对深刻的印象。1888年2月17日,在新年第一期《申报》上,可茂洋行发布《新开照相行》(16),称该“洋人照相行”对于人像摄影可以达到“照人相貌分毫无错”的水平。在1888年的摄影界,对照相术的追求就是“逼真、无错”。

  1888年7月1日,出现兼售照相镜头的广告《寄售影相镜》(17),“今有顶好照书镜、照相镜、山水镜数套。另有照相生财俱全,价甚公道,如合意,请至法界太古十三号栈内领看可也”。从广告文案来看,这应该是别人暂借太古十三号的店铺来售卖照相镜头。且此时,将照相镜头和疑似放大镜的“照书镜”,以及多年来都很流行的彩票放在一起售卖,更可见此时,照相镜已是上海读者们不以为罕的商品了。

  1888年7月31日,蓉镜轩发布《蓉镜轩电法照相》(18),这又是一家在1888年以前《申报》上鲜登广告的商家。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蓉镜轩可冲印的照片尺寸“由六寸起可映至六十寸高”,已经可以实现1893年8月1日耀华照相《硕大无朋》(19)中提及的尺寸,但又不及1893年可以实现的八十寸。本文猜测,六十寸照片应该是1888年上海地区照相馆冲印照片的最大尺寸。对此,日成照相楼1888年11月12日发布的一则《电光照相》(20)广告可引为佐证:“本号今有新法照相,能放一尺五寸至五寸大者。与旧法不同,日久不变颜色,价廉物美。欲意者请至五马路日成照相楼议价可也。并售放大镜。”其中将“能放一尺五寸至五寸大者”作为广告卖点出现,而这样的尺寸,比起蓉镜轩的照片放大尺寸着实小了不少。因此,蓉镜轩的六十寸放大,是1888年在《申报》照相广告中可以查到的最大尺寸。此外,蓉镜轩提及的照相配景——杨树木、竹篱、楼台、亭阁、石山等,应该是当时较为流行的照相布景,由这些可以揣测当时人的审美,在照相时以人融于景,人景相衬为主。在光霁轩10月26日发布的《味莼园照相连景》(21)中,同样可以一窥当时上海消费者的审美,文案较清晰地描述了当时流行的照相姿势“或登亭台、或倚假山、或小饮花间、或临流垂钓”。当然,光霁轩也提出,实现这些流行姿势的关键在于“得胜地”,因为“补景殊难清雅”。

  另外,天然氏照像的广告策略也很值得本文探讨。1888年10月29日,在四马路杏林春番菜楼上的天然氏照像,发布《天然氏照像》(22)广告:“天然氏照像,设在四马路杏林春番菜楼上,仆潜究西法,已得南针,肖影肖声,敢谓诣臻绝顶。或英、或法,伊真味擅易牙。因依大餐之楼旁,设照像之室,飞觞醉月,叠排外国之筵,壮志凌云共认非常之貌,英姿欲照,贵步请临。”该广告采用了之前的照相广告极少采用的“隔山打牛”之法——首先,为说明自身照相水平“诣臻绝顶”,不仅借“易牙”这位春秋时期齐国擅长烹饪的厨师之名,说明杏林春为擅制英国或法国美食的“大餐之楼”。又因为照相馆位置在杏林春楼上,才可以借饭馆之香,在“大餐之楼”里“飞觞醉月”的同时,展现不同于在家吃饭的“非常之貌”。这里的“飞觞醉月”,已不再是简单的“举杯邀明月”,而是文人们超凡脱俗的意境,让人向往。再次,杏林春作为西餐厅,常有外国人出入。天然氏照像对自身定位相当准确,将客户群定位为追求意境的文人骚客、尝试西餐的宴请者,以及接触外国人的本地人,大家也许渴望在杏林春吃饭时,留下人生“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的难得合影,或是记录下“壮志凌云共认非常之貌”的状态。

  1887年1月18日,格致书室发布《影戏灯出售》(23)广告,通过广告中所用量词“一具”可以判断,此时格致书室所出售的影戏灯不属于大物件,且和“山水人物玻璃画片百余张”放在一起出售,可见影戏灯是映照“鲜妍美丽、活动欲生”的玻璃画片的一种器械。由此,1887年1月18日之前《申报》所发布的影戏放映广告,可再次被认为是幻灯片的放映,即借助灯光来放映各色玻璃画片。当时的影戏放映,基本处于静态影像放映阶段,虽然影戏广告中对于影戏内容的描述,让人有运动画面的遐想,但此时单位时间内放映的画片没有确定的张数,因此,画片中的行动场景,难以形成接续的动感。这条《影戏灯出售》的广告在1887年1月18日至2月7日总计发布五次(24),止于清光绪十三年正月十五。1887到1888年,从影戏广告来看,影戏这一新生事物,经历由静止到有了动感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且这两年的静态摄影在上海也有了稳步发展,相比1891年前后的照相馆种类和照相广告诉求,1887年无论从数量上还是照相广告种类上,整体都较为单一。,但照相器材、药水的更新换代,“逼真,无错”的品质保证,使得1887到1888年,真正成为静态摄影市场的蛰伏年,为上海地区1891年前后照相馆的爆发式增长埋下伏笔。

  这两年间,对于上海地区社会文化生活颇具影响的是徐园的对外开放。此时的徐园作为上海地区戏曲演出、游园活动、焰火燃放等活动的主要承办方,旗下的悦来容照相馆于1887年12月4日发布《悦来容园景照相》(25),广告全文如下:“本馆寓老闸北徐园内所照之相与迥众别,因有亭台楼阁、树石花卉,以及文房宝玩、书画琴棋无不具备。或临池而垂钓,或倚石而闲吟,或藉苍苔以对弈,或就绿阴以眠琴,各有惬心之处,尽可随意拣择,若欲照西式样子,新设园内纪真楼,照片存馆,概不发售,凡有游园兼欲照相者,颇为便捷,特此布告。悦来容启。”广告文案中采用连续的排比“或临池而垂钓,或倚石而闲吟,或藉苍苔以对弈,或就绿阴以眠琴”,吸引消费者“随意拣择”。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家“悦来容”从名称上看,就让人觉得可以使来客高兴,使来客容颜喜悦的照相馆。特别提到“照片存馆,概不发售”这些保护客户隐私的词句,本文猜测,也许当时的照相馆在拍摄风景和明星照片之外,还会复制这些照片给需要的人。1887年的上海,肖像权的保护还不被人重视,因此,悦来容照相馆的文案,一定程度上提醒了消费者“肖像隐私”的存在,广告中也满足了消费者保护隐私的需求。不仅如此,广告中还区分了中式和西式的照相内容,中式的可以借助“亭台楼阁、树石花卉,以及文房宝玩、书画琴棋”做背景或道具,西式的可以去“新设园内纪真楼”。1888年4月1日,徐园再次发布1887年12月4日曾发布的《悦来容园景照相》(26)。

  1888年11月22日《申报》头版,作者高昌寒用超过四分之一版的篇幅发表《东篱采菊图记》(27),对于徐园菊会描述如下:“徐园今年菊花之盛,甲于他处。园主人为菊花之会者,四次罗列各家所执之佳种名葩,悉心位置,以供众人之赏玩,破费心神,计七日为一集,自九月二十四日为第一集起,至十月望日第四集止,恰恰列宿一周。此二十八日之中,无日不游人如织,而主人之招客宴会亦几无虚日。余亦无日不为徐园之游,每于公务既毕,辄与介玉同往,往则流连至晚,或饮酒,或不饮酒,或啜茗,或并不啜茗,其去也或车或步,随意所适。”对于徐园照相的感受是:“其于照相一法,尤为专门名家,凡所照诸片,莫不丝毫毕肖,虽以余之短视,去镜则失神,带镜则夺光,他家所不能肖者,亦复形似神似,则其技之精可知矣。加以园中景物,到处入画拍照,兼可以拍园景,其点缀更自天成。”1888年这篇《东篱采菊图记》的评论,以旁观者的笔触,描绘了徐园集赏菊、游园、摄影、戏曲演出等于一身的特点。

作者简介

姓名:孙慧 工作单位:南京艺术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