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学理论
视觉音乐的视觉性表征
2017年04月20日 09:19 来源:《文化研究》 作者:陈芸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陈芸,浙江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音乐美学研究。

  一、视觉音乐

  何谓视觉音乐?杰瑞米(Jeremy Strick)认为:“‘视觉音乐’可以溯自过去一个世纪的抽象艺术的发展历程……‘视觉音乐’包括绘画、摄影技术、彩色风琴、电影、摇滚音乐会、装置艺术以及数字媒体……在20世纪初,适用于音乐与视觉艺术之间的联觉观念对于抽象艺术的发展被证明是不可或缺的。”“对于先锋派艺术家来说,音乐为视觉艺术提供了一种启发性的模式:一种基于抽象形式的语言,它暗示了无限的空间与进展中的时间。一言以蔽之,这种艺术就是视觉音乐。”可见,视觉音乐与20世纪初期的先锋艺术运动息息相关。

  1902年,卡米尔•莫克莱尔(Camille Mauclair)曾结合莫奈的绘画作品和德彪西的音乐创作得出结论:色度、和声、明暗度、主旋律以及主题动机是可以被音乐家和画家共同采用的。1912年,罗杰·弗莱(Roger Fry)第一次提出“视觉音乐”(Visual Music)这一术语,并以此描述康定斯基(WassilyKandingsky)的抽象绘画作品。在康氏看来,音乐就是艺术家的精神住所,艺术家通过音乐实现画面的节奏、重复、结构、运动等现代抽象艺术创作的内心需求。

  此外,现代技术也促使艺术创作要根据审美冲动寻求更高的创意形式。音乐,正是以其抽象的结构形式和最丰沛的情感力量直接激发艺术家的创作灵感与审美想象,尤为突出的是,音乐的律动性母体孕育了视觉音乐并赋予其强有力的动态特征。不论是抽象派绘画大师康定斯基、蒙德里安(Piet CorneliesMondrian),还是先锋派摄影大师曼·雷(Man Ray);不论是抽象电影大师维京·埃格琳(Viking Eggeling),还是视觉音乐家谭盾,他们共同的创作特征是:打破音乐与视觉艺术的界线,将音乐语汇与视觉形式的各要素相结合,进而把时间进程、空间形式与人类的情感结构相融合,创造出由空间与时间互为对话的情感形式的新视觉图像,由此营造一个以视觉的和谐秩序与观者的审美趣味交互对话的强大的生态性磁场,邀请观者感受律动形式本身的灵动趣味,携领人们探索并发现蕴藏于这一节奏形式中的无比鲜活的生命力!因此,视觉音乐的真正魅力正在于以音乐的情感向心力将观者从视觉符号的路径逐渐引向对人类精神世界的终极探索。

  二、视觉传媒技术与观看模式

  视觉传媒技术与视觉性的建构密切相关。作为载体和手段,视觉传媒技术的革新必然会引起观看模式的转变。在我们当今这个电子复制、影像和控制论技术的时代,视觉媒体逐渐趋于复杂、精致。无疑,视觉传媒技术及其历史演变对视觉音乐的视觉性表征起到重要的作用。它不仅决定艺术家所运用的视觉传达的表现方式,而且也反映了观者的审美态度。笔者从摄影术、电影与动画影像、数字新媒体这三大视觉传媒技术的发展来揭示视觉文化时代的技术现代化与审美现代性之间的复杂交互关系,从而理解人类视知觉模式的转换过程。

  早在16世纪,艺术家就利用“暗箱”(Camera obscura)来记录光影,直到18世纪末,暗箱成像技术确立了观者与外部世界的古典视知觉模式。关于暗箱的历史意义,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史教授克拉里(Jonathan Crary)指出,“暗箱不纯粹是一件无生命的、灰暗的零部件或组装的技术设备……而是通过它可以抵达深广的知识系统和观察对象。……(它)体现了观者及其感知外界事物的关系。”这便是观看模式与知识建构的递增关系。19世纪上半叶,摄影术的发明使观者与观看事物之间建立起新型的关系:主客体之间一种稳定空间的二元论经验主义再现模式,转化为主客体之间一种非稳定性的分镜头剧本模式。在现代主义时期,图像和符号的复制、转换、激增与扩散使观者与真实的世界分离,观者的观看方式转为一种更适应现代环境的、自主的、多重的、建构性的观看方式。

  1895年,法国的卢米埃尔兄弟发明的电影技术使传统的视知觉模式发生了裂变性的转折。其一,电影画面的运动特征引起观者视觉的动态感知,人们的观看方式由原来的凝视静态的单一图像转换为对分镜头的、连续性的、动态影像的视觉捕捉,形成分镜头剧本模式的观看方式。其二,观者的视野不再囿于暗箱拍摄的图像画面,而是呈现出系列性的连续镜头的有序承接和转换,这为建立空间意义上的观看方式提供了故事性发展的时间维度,增强了逻辑性、叙事性的视觉内容。其三,有声语言的进入使观看行为不仅仅依赖于视觉功能,而且还有听觉功能的介入和伴随,单纯的观看方式被视听的双重性所取代。其四,观者的主体意识失去重心,由于电影呈现的是虚构的动态幻象,其“情镜式”叙述方式容易使观者进入虚拟的幻象世界而迷失了现实中真实的自我,削弱了观者主观感知的中心地位。可见,电影的发明改变了传统单向度的看以及观者的主体意识,并由此改变了观者的审美眼光。对此,芝加哥大学哲学教授罗伯特•皮平(Robert B. Pippin)乐观地评价:“现代主义运动带来了富有活力的艺术新形式,比如电影和摄影术就足以证明艺术并非已成往事。”

  如今,数字新媒体的高科产业引发了集体性的精神和感觉的狂欢。数字新媒体的出现使观者的视觉经验越来越趋向对技术的依赖。人们被迎面而来的各种图像重重围困,观者的视觉经验已不同于以往基于客观真实的看见,而是各种虚拟的仿像、幻象。对此,克拉里指出:“在近20年里涌现的电脑绘图技术的迅速发展改变了观看主体和表现模式之间的关系,它有效废止了传统文化意义上建立起来的关于观者和表现这两个术语的基本含义。计算机生成图像的形式化及其扩散预示着虚构的视觉‘空间’无处不在的植入,这完全不同于电影、摄影术和电视的模仿。”克拉里想要说明的是,相较于电影、摄影术和电视,电脑图像技术彻底颠覆了观者的视觉经验,因为它不再基于真实的“空间场域”(real space)而是基于技术,由于电脑仿真图像是由电子数码技术和数学模型产生的而并非通过观者对真实世界的视知觉的把握。因此,视觉性将被束缚于一种抽象视觉的电磁领域和“控制论”之中,如此一来,观者的视觉经验以及由此形成的视觉模式逐渐转向对电脑技术的依赖,其结果必然导致作为观者的人类的认知论和知觉力的逆转:从对真实的光感世界的认知模式转向以虚拟图像表征的视觉竞技场的感知模式。然而,不论艺术家运用何种技术手段,也不论观者采取何种观看方式,视觉音乐的律动形式犹如开启生命情感之旅的引擎,终将实现视觉形式与内在精神的和谐对话,揭示人类共同的情感主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