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艺术学理论
叩问初心 行稳致远 ——关于艺术学理论学科定位的思考
2020年08月27日 10:54 来源:《艺术教育》2020年8月刊 作者:李心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李心峰,深圳大学特聘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艺术学理论学科评议组成员 

  有关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的学科定位问题,一直为笔者所密切关注和思考。艺术学升格为门类学科以及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得以设立,均是在2011年那个孕育着希望的春天得以实现的。自那时算起,今年已是第10个年头。再过大约半年时间,我们即将迎来艺术学升门、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设立整整十周年。正因如此,在笔者的建议下,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于今年的6月2日,举办了首场“云”中相“会”网络学术论坛,邀请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艺术学理论学科评议组全体成员,围绕“艺术学升门十年:未来的展望”这一主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各位论坛嘉宾、学科评议组成员认真准备,系统阐述;业界众多师生积极参与,共同思考,取得很好的效果。而该次论坛的一个中心内容,就是回顾总结过去十年艺术学理论学科走过的轨迹、取得的经验、存在的问题,展望该学科的未来发展前景,探寻该学科更好前行的有效路径。而无论是对过去的回顾与总结,还是对未来的展望与规划,在笔者看来,都离不开对于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究竟应该如何定位这一关键问题的思考。 

  在笔者看来,如要比较准确地把握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的学科定位问题,需要时时叩问当初设立该学科的初心为何、我们为什么需要这样一个一级学科。只有时时叩问初心,不忘初心,方能使这一倾注了从事该领域研究与教学工作的同仁们许多情感与心血的学科行稳致远,拥有更加美好的未来。 

  那么,艺术学理论这样一个艺术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的“初心”究竟为何?

  它从何处来

  叩问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初心”,需要首先梳理清楚该学科的前世今生。对于这样一个前所未闻的学科,需要追问一句:究竟它从何处来?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整个艺术学在升格为门类学科(13)之前,它的前身乃是作为门类学科的“文学”(05)之下的一个一级学科,即艺术学(0504)。笔者这里指的是1997年6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国家教委所发布的经过最新修订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1997年颁布)(以下简称《97’目录》)。在这个《97’目录》中,艺术学是文学门类(05)全部四个一级学科之中排在最后面的一级学科(0504)。然而就是在这一版的《97’目录》中,被列为文学门类之下的一级学科艺术学(0504),出现了由8个二级学科所构成的学科体系。由于这个二级学科体系对于我们今天所探讨的“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形成过程十分重要,不妨引述如下: 

  艺术学(0504 

  艺术学(050401 

  音乐学(050402) 

  美术学(050403) 

  设计艺术学(050404) 

  戏剧戏曲学(050405) 

  电影学(050406) 

  广播电视艺术学(050407) 

  舞蹈学(050408) 

  在今天回顾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形成的历史之际,需要浓墨重彩书写一笔的,就是在上述艺术学一级学科(0504)下属的8个二级学科中,赫然出现了一个与其一级学科“艺术学”(0504)完全同名但在学科代码上显现为二级学科的代码的艺术学”(050401(这里的下划线及文字加粗,均为笔者所加)。这个作为二级学科的“艺术学”(050401,就是后来学科目录调整、修订后出现的作为学科门类的艺术学(13)中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1301的前身。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与关键的问题在于,《97’目录》中的一级学科艺术学(0504)之下的8个二级学科中出现的学科代码为050401的“艺术学”,其与排列其后的其他7个二级学科(从050402到050408),是一种怎样的逻辑关系?形成了怎样的学科结构? 

  对此,只要稍加分析便很清楚:这8个二级学科,从各自的研究对象上看,明显属于两种不同类型的学科:后面7个二级学科,都是针对艺术世界某一个具体的、特殊的艺术种类、艺术门类,即针对音乐、美术、设计艺术、戏剧、电影、广播电视艺术、舞蹈而设立的艺术学科。显然,它们都属于“特殊艺术学”学科。而排在8个二级学科之首、学科代码为050401的“艺术学”,与后面的7个二级学科存在着显著的区别,即它不是以某一个具体的、特殊的艺术类别、艺术门类,如音乐、舞蹈、戏剧、电影等为对象。就是说,它明显不属于“特殊艺术学”。那么,这个二级学科的“艺术学”的研究对象是什么呢?它是一种怎样的“艺术学”学科呢? 

  在笔者看来,这个二级学科“艺术学”(050401),就是与其他7个“特殊艺术学”相互依存、相对而称、相并而立、相比较而存在、相对于对方而产生、相因于对方而具有自身的逻辑的合理性与必然性的“一般艺术学”。它也就是在20世纪第一个十年由德国艺术学家玛克斯·狄索瓦(MaxDessoir,1867—1947年,又译德索)在由他主编的《美学与一般艺术学》杂志,以及他一生中最主要的代表作《美学与一般艺术学》中所率先提出、大力倡导的“一般艺术学”学科构想在当代中国的成功实践。尽管在当时正式颁布的学科目录中并未使用“一般艺术学”这一学科名称来命名当时艺术学一级学科(0504)下的二级学科的艺术学(050401),但这个卓然独立、明显区别于其他7个二级学科艺术学(作为“特殊艺术学”的二级学科)的艺术学二级学科(050401,其本质性的内涵、实质性的内容,只能是“一般艺术学”而非其他。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笔者曾于2009年即艺术学于2011年升格为门类学科之前的一年多的时候,撰写并发表一篇题为《重提“一般艺术学”》[1]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笔者明确认为:“作为二级学科的艺术学(050401)的设立,具有极其重要的学科建设的意义。一方面,它的设立体现了艺术学内部对于艺术的基础理论研究、一般的、整体的、综合性的研究的高度重视,而这个领域恰恰是具有众多新的生长点、无限广阔的空间而在过去受到严重轻忽的地带。另一方面,由于这一学科的设立,实际上构建起了艺术学学科体系内部‘一般’艺术学科与‘特殊’艺术学科互补共存的学科体系。”而且笔者还谈到当初如果“把二级学科的‘艺术学’直接命名为‘一般艺术学’”,将是一种“更为合理而不致发生歧义和混乱”的选择。 

  尽管当初在艺术学一级学科之下设立二级学科的艺术学(050401)并没有使用“一般艺术学”这一学科名称,但我们实际上已经抵达当初设立该二级学科艺术学(050401)之初衷:“虽然当时并没有使用‘一般艺术学’这样的学科名称,但是,当时的作为二级学科的‘艺术学’与音乐学、美术学、设计艺术学、戏剧戏曲学、电影学、广播电视艺术学、舞蹈学这7个二级学科,实际上已经客观地构成了‘一般’与‘特殊’的逻辑关系和学科结构,为一般艺术学争得了与其他7个艺术学二级学科相平行的、作为二级学科的一席之地。”这一“一般艺术学”的“初衷”,在笔者看来,其“在当代艺术学学科建设和学科发展的历史上,是件值得大书特书的历史贡献。当时参与并促成了这一学科体系设置的专家团队对于艺术学的学科建设与学科发展功莫大焉,我们对他们表示由衷的敬意。”[2]而当初艺术学一级学科下的这个二级学科艺术学(050401),恰恰就是今日艺术学学科门类(13)下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理论”(1301)的前身与由来。

  “艺术学理论”何为

  当弄清楚了“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的“前世”“由来”与“初衷”后,对于目前艺术学门类(13)中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1301)之“今生”,当会有更深一层的体认。假如也要叩问它的设立之“本意”或曰它的设立之“初衷”的话,那么,它无疑就是之前作为二级学科的艺术学(050401)在新的学科体系中的接续与重构。从它与同为艺术学门类学科(13)之下的另外4个一级学科的音乐与舞蹈学(1302)、戏剧与影视学(1303)、美术学(1304)、设计学(可授艺术学、工学学位,1305)之间的逻辑关系与学科结构而言,尽管升级为一级学科的这四个学科,因受到一级学科总体数量上的限制,比起之前的7个“特殊艺术学”学科来,在数量上由以往的7个压缩、集中为4个。但这4个一级学科与艺术学理论这一个一级学科之间的逻辑关系,与升门前的艺术学二级学科同其他7个特殊艺术学二级学科的关系一样,并无实质性的改变,它们依然客观存在着一种“一般”与“特殊”的逻辑关系,或整体与局部的关系,用中国古代哲学术语来说,它们也就是一种“一”与“多”的逻辑关系。 

  关于升门后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的命名,笔者在艺术学尚未实现门类升格目标之前的2009年的论文《重提“一般艺术学”》中,已经提出这样的观点:“目前作为二级学科的艺术学在升格为一级学科后,不要再继续沿袭过去二级学科与一级学科在学科名称上完全重复的缺陷,而是应从长远考虑,以科学审慎的态度,将作为一级学科的艺术学命名为‘一般艺术学’。”[3] 

  后来,在艺术学真正实现升门的目标时,从二级学科的艺术学(050401)升级而来的一级学科艺术学的确避免了与门类学科的艺术学学科名称完全相同的缺陷,没有继续沿用“艺术学”这一学科名称,而是赋予其“艺术学理论(1301)”这一全新的名称。这一名称,尽管未使用“一般艺术学”的学科名称,但在笔者看来,它在实质上,只能理解为“一般艺术学”。对此,笔者也曾多次在有关文章中表明笔者的这一基本看法。对于这一观点,笔者至今依然坚持,无任何的变化。而且,笔者还认为,假如将来要对目前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专业目录》进行新的调整、重构,艺术学门类下的五个一级学科的体系也要进行必要的调整、完善、重构的话,笔者仍然建议将目前的“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1301)的学科名称,修正为“一般艺术学”。 

  从学科定位的视角来看这一本应命名为“一般艺术学”的“艺术学理论”一级学科,它应具有怎样的学科自性或区别于那些“特殊艺术学”的学科规定性呢?换句话说,什么样的艺术研究,更能体现艺术学理论学科的初衷呢?笔者认为,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学理论研究,应体现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第一,艺术学理论学科对于艺术的研究,应该是有关艺术中一般的、共性的规律的探讨。例如,与其他文化形态、精神生产形式、社会意识形态形式相比,艺术的本质、特性究竟为何?艺术在人类的社会系统、文化体系、精神生产系统中的地位、功能、作用究竟如何?艺术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伴随着人类的物质生产与精神生产的发展,艺术究竟遵循着怎样的规律向前发展?等等。这些有关艺术的基本原理、共同规律的探讨,是艺术学理论的核心之所在。 

  第二,艺术学理论学科对于艺术的研究,应该把艺术世界看作一个系统整体,对这种系统整体进行探讨。例如,有关艺术的体系的探讨,就必须涵括整个艺术世界。艺术的世界究竟由哪些艺术的基本种类所构成?这些艺术的基本种类又可以概括为哪几个艺术家族?等等。这种概括,就必须系统、完整。再比如,有关艺术活动的基本要素构成、主要环节的描述、整个活动系统的理论阐释,也必须以整个艺术系统为对象。像马克思把艺术看作一种生产、一种精神生产、一种特殊精神生产,它是一个由艺术生产所加工的世界(自然与社会生活)、艺术生产者(艺术生产主体)、艺术生产的产品(艺术作品)和艺术生产的消费(艺术接受)这样几个环节所构成的完整的动态的活动系统。艺术学理论的一个重要理论使命,就是完整、科学地描述、阐释作为一种特殊精神生产的艺术活动的系统。此外,像美国学者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中所概括的世界、艺术家、艺术作品、艺术接受四大环节或四大要素的理论,也是对艺术活动的系统整体所做的理论概括。这样的对于艺术世界系统整体的探讨,是艺术学理论学科所必不可少的。 

  第三,艺术学理论学科对于艺术的研究,应该广泛包括那些有关艺术世界中跨艺术种类、跨艺术媒介、跨艺术学科乃至横跨艺术与其他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以及跨文化、跨民族、跨地域的探讨。在这个方面,艺术学理论可以说具有无限广阔的学术空间。 

  第四,艺术学理论学科对于艺术的探讨,还可以包括对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艺术事实、艺术现象、艺术行为进行自觉的比较研究的“比较艺术学”的探讨。这种研究,笔者曾称之为艺术学研究中既不同于那些以艺术世界系统整体为对象的宏观研究,也区别于那些仅仅针对某种个别、具体的艺术现象所进行的微观的研究的“中观的研究”。这种属于艺术学研究中的“中观的研究”的比较艺术学研究,笔者自1989年连续发表《比较艺术学:艺术世界系统联系之“桥”》[4]《比较艺术学的功能与视界》[5]这两篇论文(这可能是国内学者撰写并发表的有关比较艺术学最早的两篇论文)之后,一直对比较艺术学这一现代艺术学重要分支学科持续予以关注。在上个世纪90年代出版了由笔者编选并组织翻译的《国外现代艺术学新视界》[6],其中收入了多篇重要的外国学者研究比较艺术学的专论,也跟踪国内的艺术比较研究的进展,撰写了数篇有关比较艺术学的研究论文 

  第五,艺术学理论学科对于艺术的研究,还应该包括艺术学的元科学、元理论、元艺术学研究的内容,即对于艺术学、艺术理论自身的科学学、元科学的探讨。这方面的内容是笔者30多年来思索、探讨比较集中的课题,在此不多赘述。 

  第六,艺术学理论学科有关艺术的研究,还必须包括与艺术密切相关、在现实中具有重大理论与实践价值的一些交叉应用学科,如文化艺术政策研究、文化艺术管理研究、文化产业与艺术创意研究、文化艺术遗产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艺术教育研究等。 

  第七,那些虽然主要是针对个别艺术种类现象的研究,只要其研究能够遵循由个别上升到一般的思维路径,实现特殊与一般的辩证统一,具有一般艺术理论、一般艺术学的学术价值的探讨,也应包括在艺术学理论学科探讨的范围之内。 

  第八,艺术学理论学科自其诞生的那一天起,就非常明确地将它的核心构成表述为:艺术理论、艺术史与艺术批评。因此,除了一般艺术理论方面的内容外,艺术学理论还包括了艺术史与艺术批评方面的内容,只是属于艺术学理论的艺术史与艺术批评,必须具有一般艺术学的理论思维与学科视野。这里的艺术史,除了艺术史理论或曰“元艺术史”外,作为对于艺术的实际历史的史学研究,应是整体的、系统的、综合的、比较的艺术史,而不是个别艺术类别的艺术史。这里的艺术批评,除了艺术批评原理、元艺术批评外,作为针对现实中的艺术现象所进行的艺术批评,作为“运动的美学”,也应该具有一般艺术理论、一般艺术学的理论思维与系统整体的视野,应是能够实现由一般、由整体观照个别、解析局部、由个别上升到一般、由局部一斑窥豹揭示系统整体的艺术批评,而不是单纯的个别艺术类别内部的艺术批评。 

  综上所述,只要我们时时叩问艺术学理论之初心,不忘初心,就一定能够行稳致远,让该学科在未来获得更好的发展,为构建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学学术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注释 

  ①在《97’目录》中,文学(05)门类下的另外三个一级学科分别为:中国语言文学(0501)、外国语言文学(0502)和新闻传播学(0503)。 

  ②笔者拙作《比较艺术学:现状与课题》《比较艺术学在今日艺术学学科建设中的重要作用》《艺术比较研究的崭新收获——几种比较艺术学新著评介》分别发表于《文艺研究》1998年第2期(人大复印报刊资料《文艺理论》1998年第7期全文转载)、《上海艺术家》1998年第5期和1996年第6期。这三篇比较艺术学研究的文章,与前述发表于1989年《百科知识》《文艺研究》的两篇比较艺术学研究论文一起,已被收入笔者的论文集《开放的艺术——走向通律论的艺术学》(中国文联出版社,2014年12月版),成为这部论文集“第四辑:比较艺术学”的内容。 

  参考文献 

  [1][2][3]李心峰.重提“一般艺术学”[J].艺术百家,2009(6). 

  [4]李心峰.比较艺术学:艺术世界系统联系之“桥”[J].百科知识,1989(6). 

  [5]李心峰.比较艺术学的功能与视界[J].文艺研究,1989(5). 

  [6]李心峰.国外现代艺术学新视界[M].南宁:广西教育出版社,1997. 

作者简介

姓名:李心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