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综合研究
艺术、身体与人工智能
2019年04月29日 09:24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张新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去年9月,上海召开了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此次大会的主题是“人工智能赋能新时代”。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谓如火如荼,甚至已成为新一轮产业革命的核心驱动力,在金融、医疗、教育等领域的作用愈发重要和突显。值得一提的是,人工智能已由一般性工作向具有创意性的工作扩展,其中人工智能在艺术领域的运用就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尝试。比如,已有人工智能可以写诗、画画、作曲、写剧本等现象,这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反思甚至恐慌:难道人类最后一块领地也要被人工智能占领了吗?

  其实,我们现在还没有必要如此悲观。因为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与人类本身的艺术创作是不同的。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人工智能可分为强人工智能与弱人工智能,前者可以像人类一样具有知觉和自我意识,后者则不具备这种能力。现阶段的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对于强人工智能能否实现,目前还有较多争议。为此,本文将所讨论的人工智能界定为弱人工智能。

  那么,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与人类自身的艺术创作的区别是什么呢?笔者认为是“身体”。也就是说,人工智能之所以是“人工”而不是“人类”,就在于它不具备人类的身体。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尤其是深度学习的应用,人工智能的计算、学习、推理等能力具有了质的改变和提升。但即使人工智能越来越接近人类身体的某些功能,它终究不是人类的身体。而艺术创作与人类的身体具有密切联系。

  首先,艺术家的身体对外界环境的感知为艺术创作提供了动力。艺术创作的触发是由艺术家主体和外部客体之间共同作用的结果。清代画家郑板桥画竹,正是因为他看到了“院中之竹”后,“胸中勃勃,遂有画意”,这个“画意”就是艺术创作的冲动。如果一个人看到竹子之后,没有什么感觉,他自然不会动笔画竹。所以,艺术家的身体对外界环境具有一种能动的选择性。这与人工智能艺术创作是不同的。虽然人工智能现在也可以通过看图进行艺术创作,比如微软小冰2017年就具有了“看图创作现代诗”的技能,但显而易见的是,人工智能的“看”与人类通过身体的“看”具有本质的不同。人工智能的“看”与其说是一种“看”,不如说是“数据分析”。也就是说,人工智能所看到的并不是事物本身,而是关于事物的数据、程序、编码等内容。通过分析所“看”之物的数据,人工智能再调动内存数据库,找到合适的模型、编程进行所谓的“艺术创作”。

  其次,艺术家的身体状态影响着艺术创作过程。不论是画画、写诗、唱歌、跳舞还是弹琴,艺术家的身体状态直接影响着整个艺术创作的过程。我们知道,艺术家在进行创作的时候,整个身体都会进入到一种不同于日常生活的状态。古希腊柏拉图认为,诗人在吟诵诗歌的时候会进入到一种“迷狂”状态。中国古代诗人写诗之前也强调要进入到“虚静”的状态,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其喜怒哀乐均会影响到他的艺术创作。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其实也是一种实践活动,而实践活动的本质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也就是说艺术家通过艺术创作将自己的想象、情感、志向、思想甚至情欲等内容通过艺术表达出来。而对于人工智能艺术创作来说,其艺术创作过程仅仅是数据的整合、模型的筛选等计算、推理过程。人工智能并不知道自己所“创作”的艺术为何物,对于它们来说,这些艺术仅仅是冰冷的数字与毫无温度的符号而已。与艺术家有生命的人的身体不同,影响着人工智能艺术创作的是它数据库的大小以及学习能力的强弱。

  再次,艺术家在创作艺术的过程中,也在改造着包括身体在内的整个自己。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当人通过劳动“作用于他身外的自然并改变自然时,也就同时改变他自身的自然”。毫无疑问,艺术创作也是人类的一种劳动实践,艺术家在艺术创作的实践过程中,一方面是把自己的本质力量通过艺术对象化出来,另一方面对象的特质也或多或少、或隐或显地对主体形成了某种反作用。正所谓“文如其人”——文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同时“人如其文”——人也会受到文的反作用。但是,对于人工智能的艺术创作过程来说,即使它可以对人工智能产生一定影响,但这种影响仅仅是人工智能对艺术创作的经验和情感的积累,而且这些积累是作为一种数据和符号保存在人工智能的储存器之中,这显然与人类本身的艺术创作截然不同。

  以上从身体的角度对艺术家艺术创作与人工智能艺术创作的区别进行了比较,并认为二者的根本区别在于人类的“身体”不同于人工智能机械化、数字化的“身体”。正因如此,我们才认为人类的艺术创作不可能被人工智能艺术创作所完全取代。当然,这里并不是否定人工智能艺术创作存在的合法性,在某种程度上,人工智能艺术创作终究还是人类的艺术创作,只不过这里的媒介不再是人类的身体和基本的艺术创作工具,而是变成了具有某种智能的工具而已。所以,人工智能艺术创作的积极作用可以表现为:一、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使得艺术创作变得智能化、模型化与便捷化;二、人工智能艺术创作可以使艺术品种类更加多样化,让人们的艺术欣赏具有更多选择性;三、为艺术创造提供更多可能性。

  毫无疑问,人工智能艺术创作也为艺术家带来了更多挑战,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艺术家如何让自己的艺术作品与人工智能艺术作品竞争?艺术家如何让自己的艺术作品不同于人工智能艺术作品?这些问题将促使我们去思考艺术家的艺术创作与人工智能艺术创作的关系,这篇小文就是针对这一问题所作的思考。另外,需要补充的是,如果说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人的智慧与创造性——如马克思所说的“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那么,人与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机器的区别则在于其活泼的生命性以及其作为“社会关系的总和”的本质。换言之,如果说强调人与动物的区别表明了人类在文明进步过程中对人的动物化的批判,那么我们在此强调人与人工智能的区别则是对人类文明进步过程中人的机械化以及人与机器边界消弭的警惕。

作者简介

姓名:张新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