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学 >> 综合研究
新时代、新运河、新声音 ——2019中国·扬州大运河音乐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述评
2020年05月13日 15:45 来源:《艺术百家》2019年第6期 作者:胡亮 胡斌 字号
2020年05月13日 15:45
来源:《艺术百家》2019年第6期 作者:胡亮 胡斌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胡亮(1980—),男,汉,江西余干人,博士,扬州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教授,南京艺术学院特聘教授,西藏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音乐学,艺术学理论。 胡斌(1976—),男,汉,河南洛阳人,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后,扬州大学音乐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音乐学,艺术理论。

  基金项目:扬州大学音乐学院与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院共建基地研究阶段性成果;扬州大学青蓝工程“音乐学”优秀教学团队阶段性成果; 江苏省双创计划(文化创新)研究阶段性成果; 江苏省第五期“333工程”第三层次人才计划研究阶段性成果之一

 

  2019年11月8日至9日,由扬州大学主办的“2019中国·扬州大运河音乐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扬州大学召开。本届会议由扬州大学音乐学院、扬州大学大运河研究院、中央民族大学艺术人类学研究所共同承办,江苏省文化艺术研究院、《民族艺术》编辑部等多家艺术科研机构、媒体单位协办。

  本次国际研讨会共分为三个议题:大运河音乐文化(江浙沪)研究、大运河音乐文化与地方性认同研究、大运河音乐文化与音乐学学科建设(院长与研究生论坛)。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运河文化带”的重要指示精神,本次会议以上述三个议题为中心,来自京、津、冀、湘、皖、苏、浙、豫、桂等地的五十余名国内学者与来自韩国、菲律宾、美国、英国等十余名国际学者一起以多学科的视角对大运河音乐文化带富集的音乐舞蹈历史文化资源进行了深入、富有成效的探讨。在大运河文化之都扬州市举办大运河音乐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尚属首次,举办这次国际学术研讨会旨在落实2019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办印发的《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文件精神,充分挖掘大运河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这一祖先保留的遗产。

  一、历时与共时相结合,探索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的方法与视角

  大运河音乐文化兼具发展、流变的历时性特征与地域、空间的共时性特征,它不仅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音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更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文化形成有着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如何夯实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的理论基础,探索新的研究方法与视角,正是此次研讨会学者关注的热点之一。

  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节庆专业委员会主任李松教授从乡土社会与城市化进程谈及文化变迁问题,认为应当在城乡二元结构中认知大运河音乐文化的发展轨迹。大运河音乐文化是中华民族历史中一个富有创造性的文化区域,以运河为连接要素所构成的系统性特质,为多学科的介入与融合发展划定了一个极富学术对话条件的场地,使不同的学术方法论体系间的相互影响与合作成为可能。通过对大运河音乐文化的空间意义上进行系统研究,能够进一步厘清中华传统音乐的历史,对于所在区域的学科体系建设也具有重大意义。

  复旦大学民族研究中心主任纳日碧力戈教授则从长城文化和运河文化的“合声”功能出发,探讨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动”与“静”的关系。认为长城是静止的空间,运河是流动的空间,都属于人造的景观,二者的结合促使城市逐渐发展繁荣,体现出人的主观性以及人的主观愿望。对于世界万物本质的探究,只能通过人的器官、人的主观意识来认知,因此,人的主观性、主观愿望以及伦理道德对于认知世界和创造世界都有重大作用。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社会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所长范可教授以文明的视角来看待大运河音乐文化的发展,认为运河修筑本身就是一种文明过程,运河出现之后必然会出现新的社会分工,也促使大规模运输得以可能,从而产生与主流文化有别的文化,形成社会学意义上的“次文化”。同时,运河也是一种音乐文化地理概念,作为富集音乐文化的运河流域既保留了地方传统,又因流动性而成为文化杂糅的区域。

  扬州大学秦宗财教授以文化带建设为背景就运河音乐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利用问题进行了讨论。认为需要增强音乐类文化遗产的传承活力,开展音乐类非遗宣传活态展示,强化社会教育引导;提出弘扬运河音乐文化的核心在于加强运河音乐的专题创作以及讲好运河故事,加强对运河民间戏曲等阐释的力度,促使运河成为中华文化传播的载体。

  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副院长杨曦帆教授认为运河流域以及和运河相通的太湖流域促进了表演场所(如酒坊、茶肆)的发展,为音乐提供了生存发展的空间;运河连接南北,推动江南地区的发展,并形成由官员、文人、士绅、商人及流动人口组成的城镇式群体的社会阶层;传统文化、传统音乐以及生活方式等地方特色在士绅阶层得到统一,江南与运河成为互为依存的经济文化整体,在历史发展中形成了具有特色的文化底蕴。

  中央民族大学艺术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王建民教授提出,作为影响全国的区域音乐文化,大运河音乐文化集燕赵文化、中原文化、江南文化于一体。那么如何建立起与大运河音乐文化相匹配的方法是研究者们面临的首要问题。对于运河音乐文化的研究,在方法论上要使运河文化成为流动的、活着的文化,要从文化艺术实践的细节入手来做更多的探讨。

  扬州大学胡斌副教授对会议主题来源进行说明,对大运河音乐文化的概念、范畴进行探讨,提出应就“大运河音乐文化”的核心与外延进行明确思考、明晰内涵,重点对依托大运河而存在的、因大运河存在受到深刻影响的、沿大运河实现异地文化传播与流变的音乐文化现象进行关注与研究。历史上大运河码头所在地以及叙述运河音乐文化历史的诗词、典籍也应成为研究运河音乐文化重要的参考依据。

  扬州大学音乐学院刘永福教授认为“大运河”不同于一般的区域概念,具有非自然属性,是人为的、两千多年“动态”发展的结果。运河音乐(文化)更注重物质及精神层面的内容,如开凿“大运河”时产生的音乐、通过“大运河”传播的音乐以及描绘“大运河”场景及“劳作”场面的音乐等。

  在大运河音乐文化带的个案研究当中,各位学者的报告也是精彩纷呈。浙江音乐学院孟凡玉教授以浙北传统婚礼仪式歌曲“浪柳园”为例,认为“浪柳园”是当地婚礼的一种音乐文化符号,同时提出“浪柳园”是明清戏曲歌唱衬词“啰哩嗹”遗存的重要观点,认为二者在发音、演唱方式、使用场合、风格和性质上基本一致。

  中央音乐学院李月红教授及博士毕安琪、硕士孙晴炜以京杭大运河文化带传统音乐分布及小曲“无锡景调”为个案进行探讨,提出京杭大运河(江浙段)的音乐品种呈现出从“田间”到“雅集”的特征。苏北地区以劳动歌曲和民间器乐合奏为主,苏中地区以“戏台文化”为主,剧场的出现推动了说唱、戏曲等艺术形式的发展,而苏南和浙北地区则以剧场型音乐和雅集型乐种为主。

  浙江音乐学院南鸿雁教授以船民兼说唱艺人沈煌荣为个案对运河船民与传统音乐文化的延续进行研究,通过口述史的方式对浙江嘉兴地区的曲艺嘉善宣卷进行调查,发现地方传统音乐与船民联系密切,认为嘉善宣卷面临“即将消失”的现状,主要与所依托的环境和空间(寺院、班社、茶馆等)缺失有关。由此引发出对运河音乐文化研究的反思。

  淮阴师范学院李延红博士以江苏淮安为例,认为运河流经地的传统文化可视为一个“文化带”,且因不同区域存在的独特性又形成“文化区”和“色彩区”。“运河音乐文化”(带)所流经的地方,通常娱乐性、表演性较强的音乐品种普遍发达,且多表现在与运河漕运有关的劳作、生活和民俗信仰仪式中。

  聊城大学何丽丽教授以客腔曲牌为个案,认为“东柳”特指柳子戏,是弦索声腔系统中具有代表性的古老剧种之一,其中的【乱弹】、【青阳】、【皮簧】、【高腔】、【昆腔】、【罗罗】等曲牌的发展都与运河文化有着密切的关联。柳子戏曲牌对客腔曲牌的吸收与演化是其发展的内在需要,同时又是运河文化多元一体化的必然结果,柳子戏与其他声腔多变交互影响的成果以合力的形式共同融入了运河文化,成为现今研究各大声腔的“活化石”。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板俊荣教授认为京杭大运河文化带上的五大宫调不是乐理理论中的“宫调”,亦非“宫词”,而是文人雅调(曲),是散曲曲唱在民间的音声遗续,为诸多单曲曲牌的典型代表。五大宫调是由两淮盐商铸就的“高文化”,是以文人和高水平艺人合作的曲唱艺术,多为“以文化乐”之作。

  安徽师范大学朱玉江教授从音乐哲学角度对京杭运河文化带上淮剧生成的文化模式进行探究。

  温州大学音乐学院张寅教授认为江南音乐作为区域音乐文化的概念范畴,应当站在“时间”和“空间”双维的动态变化视角,结合流域音乐文化特有的背景、声音、意义予以整体观照,将具有同质性或共趋性的音乐文化纳入到区域中来,力求将江南音乐文化研究范围的设定更为科学,研究内容的取舍更为全面。

  扬州大学马千里博士认为传统音乐类非遗的传承包括自然状态、社区、政府、专家主导等多种方式,需要倡导社区主导的传承模式,发挥传承人和村委会的核心作用,发挥政府行政效率,保护濒危或有重大影响的非遗项目。

  南京艺术学院李小戈副教授提出清代扬州思想学术推动广陵琴派的发展,也促使广陵琴派从其他学派汲取精华,集古琴艺术之大成而开宗立派。常熟理工学院王小龙副教授以“水”为基础的时空观探讨运河音乐文化中吴地音乐文化的特征。徐海准博士(韩)借鉴大运河历史文化变迁的思路就《礼记·乐记》在古代朝鲜半岛的接受与运用进行了讨论。

  当然,大运河音乐文化的研究依然面临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难题,如运河音乐文化的研究对象、学科性质与范围的界定、学科研究方法的运用与选择等等。但就全国范围而言,积极推动大运河音乐文化带的深入研究,对于整个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与发展又是不可或缺的。只有积极关注音乐文化在大运河文化带的流变,才能突破学理建构的瓶颈,准确找到其未来发展的学术定位。

  二、继往开来,推动运河音乐文化认同

  音乐与认同是国内音乐学术界当下研究的热点,音乐作为一种个体认同的媒介与途径,对文化的交融与表达、族群的认同与维护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近年来,在人类学及其他交叉学科研究新成果、新方法的影响下,以中央音乐学院杨民康教授领衔的“音乐认同”研究小组在民族音乐学界取得了一批重要的学术成果。跨学科对话,推动区域音乐文化认同已成为学术研究新的发展趋势。基于此,本次学术研讨会设置了运河音乐文化与地方性音乐认同研究的分论坛,旨在通过超越区域、音乐品种、学科的研讨来实现对大运河音乐文化进行整体研究。

  中央音乐学院杨民康教授以运河流域文化为切入点,探讨传统音乐传播与区域文化认同的问题。20世纪80年代以来,学术界在汉族传统音乐与少数民族音乐研究中明显采取以“宏(中)观—微观”或“区域—个案”区分的不同策略,其内在原因多与自然地理条件有关,而外在原因则是受到国外经验影响。从方法论看,中国传统音乐研究多吸收东欧民族音乐学的经验,少数民族研究则接受了北美民族音乐学的研究观念。

  中国音乐学院刘嵘教授将“通道”音乐文化与运河音乐文化相结合,做出相关定义与阐述。运河音乐文化属于跨地域且流动性较强的文化种类,作为文化“通道”中心城市,扬州运河音乐文化囊括在“通道”音乐文化的研究范畴之内,因此,“通道”音乐文化研究理论与方法,对运河音乐文化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扬州大学魏琳琳教授以“走西口”的移民现象为例,探讨“路文化”音乐研究的地方性与族群认同,旨在对推动运河文化认同研究做出相关示例。“路文化”本身的流动性,使音乐文化得以广泛传播。运河文化基于运河的流动性而形成,运河音乐文化的形成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漫长积累与融合的过程,运河作为“路”的一种,是“路文化”形成的代表性构建。

  湖南师范大学赵书峰教授认为流域、走廊、通道这一系列地理文化概念,既是历史上政治、商业与社会交流背景中的文化传播、文化涵化之道,又是跨文化互动交流中产生的音乐“在地化”与带状区域音乐认同之道。运河文化作为我国带状跨地域文化的代表,其政治性、商业性与社会交流方面充满着各色各类的元素,“在地化”与运河的传递性不可分割。

  江西师范大学胡晓东教授以客家音乐对罗汉寺佛教音乐的影响为例,阐述川江古道对巴渝音乐文化的濡化与涵化,借此对以运河为主体形成的音乐文化展开对比研究。客家文化以燎原之势迅速向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广为传播,有力推动了华夏民族多元文化的互融与演进。而大运河作为中国古代以来沟通南北的重要渠道,在各因素的作用下,最终形成了多元风格的运河音乐文化。

  中央民族大学曹静博士认为,运河流域的民间艺术往往是更为真实的社会表征,它的形态和演变裹挟着时代更迭、国家在场、政治权力、地方利益、社会分层、文化认同和个体能动性等等多重因素。通过深究民间艺术演变的细节,提醒我们不但要共时性地、也要历时性地认识和理解地方性文化。

  上海音乐学院副编审张延莉博士以评弹音乐为例,针对运河流域的城市音乐研究提出将区域化与地方性的观念纳入城市音乐的研究,既是对城市音乐研究的进一步深化,也是对城市文化、区域文化研究的有益补充。上海音乐学院徐欣博士以蒙古族音乐为例,认为对于运河音乐文化认同的研究不仅要从中国民族音乐视角展开,也需兼顾西方认同文化的研究视角,做到全面化考察,以利于运河音乐文化的国际化传播与发展。浙江传媒学院苗金海教授着重阐述了祭祀仪式音乐对于运河流域民族认同的重要作用,仪式组织者作为文化精英和认同引领者,以其责任感和号召力塑造了新形势的主体意识,并使祭祀仪式中的音乐超越了原生文化层次性质的民族民间音乐,成为代表族群音乐创作水平的再生层音乐文化。在仪式音乐与认同方面,广西艺术学院蒋燮副教授认为运河音乐文化的存在与发展也是维系运河流域各个地域、族群心理认同的重要纽带。

  意大利罗马第一大学的Francesco Serratore博士从社区角度对跨国音乐实践和身份认同展开研究;美国康奈尔学院的安迪保尔博士以图瓦呼麦研究为例,认为研究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更好地与在本地从事“民俗方面的民间研究”的当地人互动、交流与合作。越南河内大学的阮氏芳簪博士认为,一种音乐文化的社会功能对其社区的凝聚力与认同感产生有巨大影响。上述内容以多国家视角为运河音乐文化的传播与认同研究提供了相关参考。

  三、集思广益,探索运河音乐文化特色学科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运河文化带”的重要指示精神为运河音乐文化带所在高校的学科建设、研究生人才培养提供了新的发展契机与空间。就音乐与舞蹈学学科而言,利用好、传承好运河音乐文化,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音乐文化资源,一方面可以拓展音乐与舞蹈学学科规划和建设的国际视野,通过国际运河城市的音乐文化资源共享与合作,提升学科建设的水平与国际化程度;另一方面也可以拓宽音乐与舞蹈学的学科范围,使音乐与舞蹈学的学科建设、研究生人才培养主动与国家战略相对接,这也是体现区域音乐文化研究对于学科建设、研究生人才培养独特贡献的核心要素。

  在大运河音乐文化与音乐学学科建设分论坛中,来自于国内大多数院校的导师、主管研究生工作的院长、研究生代表分别从各自的视角谈论了如何利用区域音乐文化,突破现有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的壁垒,努力构建符合区域文化发展需求、国家战略的一流学科,培养新时代急需的音乐研究人才等问题。

  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赵为民教授以地方音乐文化资源为视角,就地方高校音乐特色学科的建设问题进行了分析。他首先介绍了高等院校学科评估体系和框架,认为学校高质量的办学水平和层次除了需要具备优势学科、专业及师资队伍,成果特色也是学科评估的核心内容。地方院校需要取得相对优势,充分利用本地所特有的资源,通过对地方音乐资料的搜集、整理、研究、传承等寻找本校学科建设的突破口,在此基础上形成地方院校特色。

  安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汪海元教授提出运河文化特色学科建设所面临的三个问题,一是如何打造特色学科;二是特色学科的三位一体如何实现;三是特色学科建设有何标准。运河音乐文化作为一种地域特色文化,应当成为高校特色学科建设的优势所在,高校既应当对照核心指标进行学科建设,也需打破千校一面的桎梏,做好江淮文化的好“文章”,打好区域文化这张好“牌”。

  中国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杜亚雄教授认为运河音乐文化带蕴藏着大量的地理、人文、音乐文化信息,为研究生艺术修养的提升提供了取之不尽的艺术源泉。通过对大运河音乐文化带的戏曲、民歌、号子等艺术素材进行采集,可以为音乐学专业研究生表演、创作、写作、学术研究提供最为有力的支撑。

  温州大学音乐学院赵玉卿教授以温州大学“音乐舞蹈学”学科基本情况为例,阐述学科规划与建设以及实现关键指标的举措。温州大学以江南区域文化作为音乐学院学科建设与研究生人才培养的亮点,通过打造江南音乐文化中心来推动学科建设,提高研究生人才培养的质量,进而服务于社会。

  鄂尔多斯应用技术学院音乐学院院长李红梅教授认为在大运河文化协同的发展背景下,高校音乐学科与文化产业二者应进行融合发展。应以大运河长三角区域文化发展需求为依托,加强音乐学科发展与文化创意及文化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使高校的音乐人才培养符合大运河音乐文化产业化发展需求,并使之成为学校的品牌学科。

  江西财经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樊凤龙教授认为运河区域音乐研究在梳理其流传分布、体裁类别系统、曲目/剧目使用、音乐风格及其功能的同时,追溯该空间的自然环境、古代文化状貌、方言语言、民俗民风等与相关音乐现象的深层联系,为传统音乐研究建立一种人文地理学研究的新视域。

  西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陈建红副教授认为,扬州作为运河音乐文化的中心,从古至今逐步形成了较为突出的琴筝文化,高校人才培养即可抓此重点,利用琴筝文化优势打造属于自身的舞台文化团队,以舞台艺术实践的方式培养音乐文化人才,同时传播扬州独特的地域文化。

  广西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周楼胜副教授着重介绍了广西师范大学音乐专业研究生培养的特色与路径,以期能够为运河音乐文化带所在区域的研究生人才培养提供相关参考。

  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吴蓉教授认为运河音乐文化作为区域文化的一种,在区域内的影响极为广泛与深刻,加强区域文化与研究生人才培养的联动性,势必能建立更具特色的音乐学科,培养专业能力更强的艺术高级人才。河南师范大学音乐与舞蹈学院院长段续教授认为,可以将人才引进作为地域学科建设的有效手段,将运河音乐文化研究推向更广阔的平台,进而增强学科建设资源,丰富运河音乐学科研究内涵。苏州科技大学音乐学院院长黄祖平教授认为大运河区域音乐文化与学科建设之间的结合要以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创作表演与文化传承为主题,以多维度、多层次、多视角为结构,拓展与提升学科内涵的建设。台州学院音乐系副主任邱国明博士、河南理工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孙娟教授分别对近年来以大运河为题材的原创艺术作品、流派进行了解析。

  四、结语

  大运河作为贯通南北的水利工程,在其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也促成了南北音乐文化的传播与沉淀。运河的形成不仅推动了沿岸经济、交通及艺术的发展,而且还形成新的音乐文化格局和文化圈,如江南音乐文化、燕赵音乐文化、中原音乐文化等。基于此,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需顺应学科研究趋势,促进不同区域多元化研究方法的探讨与跨学科的互鉴与交融,通过理论的碰撞与渗透,梳理大运河音乐与文化变迁、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为未来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指明方向。

  此次国际学术研讨会气氛热烈,交流深入,整体呈现出三个特点:一是跨学科的对话成为未来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发展趋势。此次国际会议与会学者们或从民族音乐学、生态学的角度切入,对诸如浙北、昆山、淮安等沿运河文化带的江浙沪地区传统地方音乐进行个案研究和非遗保护设想。或以“大运河音乐文化”的研究方式为基础,结合认同理论对“走廊”“通道”等音乐文化进行研究。二是深度交流了大运河音乐文化特色学科建设的设想。本次会议学者们关注到运河音乐文化与研究生人才培养的联动性、与特色学科建构的融合性,他们从各自所在区域高校学科建设的现状出发,深入探讨了传统民族文化教育与高校音乐教育的关系,对传统音乐文化在高校音乐教育的传承与创新提出了各自的观点,这些理论与实践相融合的观点也是高校音乐特色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未来的发展方向。三是传承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的“文脉”。本次研讨会既有国内外高校学者、学院院长与学科带头人,又有艺术研究机构的研究员、学术期刊的编审。研讨会中精彩的个案展示,体现出不同机构、国别、年龄层学者们的学术创新能力,同时也是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队伍薪火相传的真实写照。

  总而言之,本次“大运河音乐文化”的专题研讨不仅可以帮助音乐学界全面理解大运河在音乐文化传播、社会及文化变迁中的重要功能,同时还将为国内区域音乐研究搭建一个交流与创新的平台,为深化大运河音乐文化研究提供新的思路。

作者简介

姓名:胡亮 胡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